宇宙启示录 第一百四十四章 天照

作者:身经百战书名:宇宙启示录 类别:科幻灵异更新时间:2017/02/12 16:43:13字数:6804
  洛阳照面之间便暴起杀人,下手之狠毒、果决,像根本没有经过大脑的思考,给人的感觉就像个性情暴躁、做事不计后果的疯子。

  其实恰恰相反,在琥珀流烟出现的一瞬间,洛阳就已明确了目的,就是要杀掉此人,之后的执行过程,更是冷静到了极点。

  杀掉琥珀流烟最为省心,不仅是他想先下手为强,以避免被报复。更深层次的原因,是他不想就武田明音一事跟神道教的人反复纠缠或者对质,因为此事有些地方经不起推敲,例如武田明音带走现在却‘下落不明’的那份资料,神道教和日本方面肯定没得到那份资料,而他又声称那份资料已经被神道教的人转移了。

  只要双方一扯皮,就难免出问题。

  因此洛阳一早就打定主意,只要见到神道教的人,就立刻下杀手。

  但就在洛阳抬手准备补刀时,却是有人出面阻止了。

  而且不仅仅是言语求情,话音未落,那人已是移动到了身前咫尺处。

  “徐瀛道友,手下留情。”

  玄意殿深处到门外广场上,直线距离仅二三十米,对气海境的宗师来说,就是一瞬之间的事情。

  洛阳自知已失去杀人灭口的最好的时机,总不能当着一名气海境的宗师的面,强行杀人,不提后果,光是过程中的风险,便是他不愿承担的,他理智的将手收回来,同时拂袖一挥,一道浩浩荡荡的罡风席卷过去,将那人拦在了半途。

  虽然不好继续痛下杀手,但并不意味着别人就能对他指手画脚。

  那人倒也识趣,被罡风一阻,又见洛阳没有进一步的危险举动,就顺势停了下来,与他隔了三四米远,以免引起误会。

  出面替琥珀流烟求情之人是基石联盟的主席史蒂芬·斯特兰奇,那个穿着马甲、气质雍容闲雅的老人。

  “史蒂芬先生要替她求情?”洛阳冷漠问道,手中的刀继续将琥珀流烟高高挑起。

  “大家都是修行中人,何必因为一些小事就互相残杀呢?”史蒂芬·斯特兰奇神情和煦的说道。

  “她执意要杀我,我不杀她,便是将自己置于险地,还望史蒂芬先生能够理解,不要多管这闲事。”洛阳冷声说道,心中杀意并未减退多少。

  “不是我多管闲事,我与琥珀宫主也算有些交情,实在不忍看她命丧于此,不知阁下能否卖老朽一个情面?放她一马。同时,我也希望做个中间人,说和二位化解这段恩怨,打打杀杀的,太伤和气,对彼此都不好。”史蒂芬·斯特兰奇不依不饶的说道,但态度格外谦卑,完全是一副请求的口吻,倒让人难以翻脸。

  “我若是不肯呢?”洛阳瞥了一眼被挑在刀尖上的琥珀流烟,她此刻的神情已不那么凶戾了,变得有些萎靡,当自己杀意真实流露出来时,她就已经怂了。

  洛阳知道,只要此时给她一个台阶下,这恶妇定然会忍辱负重与自己讲和,那他就没有杀人灭口的机会了,因此没松口。

  这一声质问,让气氛瞬间变得有些凝固了。

  史蒂芬·斯特兰奇脸上的那一抹和煦消失不见,变得有些阴郁,但这人脾气相当好,或者城府相当深,依旧未动怒,沉默了片刻,转身望向李如意,冷声说道:“希望李宗主站出来说句话,您是东道主。”

  李如意不好推辞,看向洛阳,轻声劝道:“做人留一线,算了吧。”

  “她若不死,我心难安。”洛阳摇头拒绝了,言语虽然不带烟火气,但神情却格外的冰冷。

  李如意本就不愿插手这事,由于历史、地缘、道统、修炼方式等种种原因,汉唐修行界对日本神道教素来就没好感,相互敌视了数千年,琥珀流烟有媲美气海境的实力,却无缘进入玄意殿,就是最为直观的体现,若不是顾忌杨曦,他绝不会让琥珀流烟踏入老君山半步,因此他其实情愿看到徐瀛除掉琥珀流烟。

  此刻见洛阳态度强硬,他象征性的劝了下,没有效果,也就讪讪作罢了。

  “我说了,他不听,这是他二人之事,我不好插手。”李如意对斯蒂芬·斯特兰奇说道,态度摆明的敷衍。

  斯蒂芬·斯特兰奇终于是有了些情绪,眉头紧锁起来,但没有正面硬刚洛阳,而是望着李如意,平静的说出了一番诛心之言:“今日琥珀流烟若是被杀,不知我们这些外族人士是否也会步其后尘,大家都是应杨曦仙子法诏而来,还未献身于大业,便惨遭你们汉唐觉醒者屠杀,仙子若是知晓,怕也会为我等鸣不平。”

  此言一出,周遭的空气都似乎冷了几度。

  在座十几位宗师,无一蠢人,自然知道史蒂芬·斯特兰奇这话是故意在挑拨。

  但他说的未尝不是事实。

  汉唐觉醒者自古排外,今日徐瀛杀琥珀流烟开了头,谁知下一个被清洗的人又是谁?

  杨曦仙子给出的名额就那么几个,若汉唐觉醒者抱团排外,想要独占,谁能够抗衡?

  尤其是在场不少人,与汉唐觉醒者关系都不算融洽,这种担忧更为强烈。

  譬如血族该隐氏,差点跟李家兵戎相见,在杨曦的调停下,才得以收场;拉赫曼·阿卜杜拉,两河流域的先知,一直想传道入中原,抢占东方的修行资源,手段阴险,无所不用其极,与四大宗氏发生过无数次摩擦;天衣派更不必说,野心极大,想占据汉唐龙脉起源之地。

  “李宗主应该对我们这些外族人没有成见吧?”便连从头到尾都神态安详似乎超然世外的兰顿七世,都有些沉不住气了,开口询问了一句。

  这位震慑西方光明黑暗两道的影子教宗应该是此间年龄、辈分最高的了,李如意对其都十分尊重,同时也感觉到了场间的气氛变化,赶忙表明态度:“教宗多虑了,天下觉醒者是一家,我怎会对各位抱有成见,肤色、血统、民族,那是凡夫俗子才会在意的东西,我们追求的都是永恒的大道,即是同道、同族,应当团结一致,不分彼此。”

  “那就不要让琥珀流烟的血寒了我们这些外族同道的心。”兰顿七世雍容大度的说道。

  李如意点了点头,不能除去眼中钉,也没有表现出惋惜,先前确实是他考虑欠妥,只想隔岸观火,坐享其成,却没考虑此事会引发怎样的负面影响,此刻他已经改变了想法,与洛阳认真的说道:“徐瀛,就当卖我一个面子,放她一马如何?这琥珀流烟也是受杨曦仙子法诏而来,算是我老君山的客人。”

  洛阳眉头微皱,似在考虑,暂未做出明确的答复。

  “你若是担心琥珀流烟事后找你麻烦,我可以出面做个担保。”李如意说道。

  说罢他走出玄意殿,来到二人身前近处,与被挑在刀上的琥珀流烟冷声说道:“我替你担保,让徐瀛道友放我一马,但你须向我保证,绝不再找徐瀛道友的麻烦,我不管你们之前有什么恩怨,你若不敢保证,我只能置身事外了。”

  琥珀流烟气的嘴唇发青,此刻她无疑是受到了巨大的屈辱,跟本是徐瀛杀他神道教的人在先,她找上门理论不成,反被对方一刀穿胸而过,吃了大亏,但在众人眼里,她却成了理亏之人,简直没任何道理。

  但觉醒者的世界一向如此,拳头大的就是道理。

  琥珀流烟心里虽是屈辱万分,但生死面前,却没第二选择,只能忍辱。

  “我保证。”

  短短三个字,似耗尽了琥珀流烟最后一丝力气,说完喉咙里便涌起一股腥臭的鲜血,染红了下颚。

  “你听到了,琥珀流烟已是向我做了保证。”李如意与洛阳诚恳的说道,见他迟迟不语,心底也不由焦虑起来,若洛阳依旧不肯让步,又该如何?难不成要与他用强?洛阳境界或许不如在场许多人,只是气海初境,但他与琥珀流烟交手所展现出来的实力,是人都看在眼里的,绝对胜过在场多数人。

  场间足足安静了半分钟,洛阳终于是开口了。

  “李宗主的担保我自然放心,但是……”

  “但是什么?你若有什么要求,直接开口讲便是,我会尽力满足。”李如意现在只想息事宁人,不怕洛阳开什么条件,反正羊毛出在羊身上,最终出血的还是神道教。

  “我倒没什么要求,只是觉得倭人不可信,即便李宗主替其担保,但出了老君山,只怕又要与我纠缠,要让我放过她也行,只要让我心安即可。”洛阳说道。

  “你如何才能心安?”李如意问道。

  “神道教的主要力量来源于式神,让她将式神的祭炼之法告诉我,这样我能做到知己知彼,即便将来神道教的人再找我麻烦,我也无所畏惧了,只有这样我才能心安。”洛阳说道。

  “你休想……”听到这要求,被挑在刀尖上的琥珀流烟终于在屈辱中爆发了。

  只是不等她说完,洛阳手腕一拧,武士刀直接将她肩上伤口搅成了一个窟窿,令她发出一声痛苦万分的哀嚎,伴随着血沫从喉咙里喷了出来。

  “若是不行,今日就只有杀了她,才能让我心安了,并且日后,神道教的人我要一一杀尽,永绝后患。”洛阳并未理会琥珀流烟,甚至未回过头看她一眼,自顾与李如意说道,他言语中流露出来的杀意,让在场所有人都感受到了一股侵彻心扉的寒意。

  李如意未怀疑洛阳这番话的可信度,也不敢与他讲条件,只能呵斥琥珀流烟,让她弄清现状,“你是真不知死活,你若不照办,今天没一个人救得了你,你神道教的式神祭炼方法也不是什么无上秘术,没人觊觎,为此丢掉性命不划算。”

  连番的恐吓威胁,而且又没人替她说句公道话,琥珀流烟终于妥协了,拖声哑气的说道:“好,我说。”

  “你就这么说吧。”洛阳依旧没将她放下来意思,用刀将其挑着,“我杀武田明音时获得了一些关于式神的秘密,真假我能分得清,你若骗我,即刻让你身首异处。”

  “式神是天照大神的伴生灵体。”

  “这个武田明音已经对我说过,我想知道‘天照’究竟是什么,不要用宗教里的说法来糊弄我。”

  “从我目前掌握的证据和所知的信息来看,天照大神是太古时期便诞生的一个高等生命体,其存在的历史,可能比觉醒者的祖先还早。”琥珀流烟开阖着薄如纸皮的双唇,咿咿呀呀的说道。

  “什么样的生命体?”

  “你既然杀了武田明音,天照大神的一块遗骨化石应该落在你手里,我想你应该心中有数。”

  “那块骨头我是见过,但并没有取走,遗留在现场了,你亲口告诉我。”

  “你竟然将天照大神的遗骨舍弃在了现场,如今那块遗骨怕已落在汉唐政府手中了。”琥珀流烟逐渐恢复了些力气,阴森森的笑着,似乎在笑洛阳不识货,但没有为此流露出任何的担忧,轻蔑的说道:“倒也没什么,那些凡夫俗子凭一块骸骨也研究不出什么来,日本科学技术如此发达,我借助其力量,对天照大神进行研究,依旧所获甚少。”

  “少说没用的,说我想知道的。”洛阳皱眉说道。

  “根据放射性同位素含量法测定,天照大神存在于太古代,那时地球上还只有藻类和菌类,就时间而言,可谓占尽了进化的先机。至于天照大神的具体形态,无从得知,我教手中只有少量的骸骨化石,不过从其部分骸骨的尺寸推断,其体长至少不低于两公里,比地球上已知存在过的任何一种生物都要巨大,并且能力应该异常强悍,其骨骼强度堪比金刚石,而且能承受数千度的高温,另外,式神只是其伴生灵体,相当于普通动物身上的寄生虫、寄生菌,就有如此能力,天照大神是什么层次的生命,想必不用我再多说了。”琥珀流烟阴阳怪气的说道,说的有些玄乎,也不知真假,但却实挺震撼人心的。

  “吹得天花乱坠,天照真若如此厉害,你神道教也不会只钻一些旁门左道之术。”洛阳还未评论,一旁李如意先是听不下去,琥珀流烟这番话明显有抬高神道教,贬低其他觉醒者的意思。

  “天照大神毕竟陨落了十几亿年了,其血脉中蕴含的天道至理十不存一,但我神道教仅凭其遗留下来的几块骸骨,能够发展至今,天照大神的强大是不容质疑的,李宗主虽然一贯瞧不起我们神道教,觉得我们修炼的是旁门左道之术,但你可敢否认,老君山除了你和李如念,无人是我一合之敌?”琥珀流烟反问李如意,纵然还被洛阳用刀挑着,但眼里仍然闪烁着凶光,极具侵略性,骨子里跟那拉赫曼·阿卜杜拉应是一路人。

  “就算如此,天照大神已死十几亿年,骸骨都成了化石,一死物还能翻天不成。”

  “李宗主大概不知自1945年起,天照大神便有了苏醒的迹象,到2011年三月间,苏醒迹象更为明显,不仅式神的繁衍速度呈爆炸式增涨,其中几块骸骨甚至增长了几毫米,如若天照大神复生,那就真应了你们汉唐的那句古话,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琥珀流烟又抖出了一条让人吃惊的消息,脸上阴森的笑容让人浑身不舒服,丑陋残缺的五官也因笑而扭曲着,看起来极为瘆人。

  “天照复生?”李如意神情微变,但不敢断定琥珀流烟是真是假,倒也保持着淡定。

  “说清楚一点,天照为何会复生?”洛阳如今完全拿捏着琥珀流烟的命脉,根本用不着怕她,见她阴阳怪气的,心里颇不爽快,又拧动刀柄,给了她一些颜色。

  琥珀流烟疼的五官扭曲,匆忙交代:“可能跟辐射能量有关。”

  经这一提,洛阳倒是想起来了,1945年日本挨原子弹轰炸,2011年三月,又正好是福岛核泄露事件,她应该没有撒谎。

  “天照是吸收辐射能量为食的生物?”

  “我也不清楚,我们手里就几块骸骨化石,无法推断出天照大神的全貌。”

  “复生迹象明不明显?”

  “我刚只是随口一说,怎么可能复生,天照大神就剩几块骸骨了,不过是受辐射影响,骸骨的分子活性有所变化,式神的繁衍因此加快了而已。”琥珀流烟道出实际情况,先前她只是虚张声势,为了在李如意面前不输面子而已。

  洛阳思忖片刻,未再询问有关天照的事情,进而问道:“式神是如何培养的。”

  “式神是天照大神体内的伴生物,其本质是一种真菌,也是太古物种,必须要以天照大神的骸骨为培养基,以神民之血为养分,培养方法倒是不复杂,告诉你也无妨,只需将神民之血洒在天照大神的遗骸上,式神自会吸收繁衍,但你们是做不到的,因为你们不是继承天照大神血脉的神民。”

  洛阳耐心听她说完,而后一抽手,将刀从她琵琶骨上拔了出来。

  但刀并未归鞘,依然架在他她脖子上。

  琥珀流烟不蠢,知道洛阳的意思,从手臂上摘下一个白森森的骨环,而后将胸膛渗出的鲜血抹到了骨环上。

  果不其然,沾了鲜血的地方很快渗出了沥青一样的黑色真菌。

  洛阳也用灵气从指间逼出几滴鲜血,弹到骨环上,却无一丝动静。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