宿主她危险又迷人 第288章 《王爷的替嫁王妃》(二十一)

作者:一颗小豌豆呀书名:宿主她危险又迷人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1/06/11 07:37:39字数:1033
  “把东西放下吧,傻了吧唧的站这儿干啥?”

  见不止自己紧张,洛沉鱼反而不紧张了,整个人放松下来。

  她还是第一次看到沈聿这幅模样,觉得十分新奇,笑瞪了一眼。

  “哦。”

  沈聿回过神来,将秤杆和盖头都放到了喜盘里,随即站在那儿不知所措,也不知能干些什么。

  “过来帮我把脑袋上这东西取了,今天可压死我了!”

  洛沉鱼扭了扭脖子,伸手去摸头顶上的凤冠。

  沈聿终于找到了事做,上前去给洛沉鱼取凤冠。

  其间不小心扯到了她的头发,疼得她倒吸一口气:“疼……”

  窗外偷偷听墙角的人,听到这话顿时激动了,恨不得推开门进去瞧一瞧。

  可是还没听够,就被贵妃派人赶走了。

  屋内的两人第一次没有察觉到外界的环境,也没注意到刚刚有人听墙角。

  好不容易才将洛沉鱼的凤冠取下,洛沉鱼已经剜了沈聿好几眼了。

  因为紧张,沈聿一阵手忙脚乱的,可是扯到了她不少头发,疼死她了。

  只是见到他那委屈巴巴的样子,她又心软了。

  看了看桌上的合卺酒,她抿了抿唇,对着那酒努了努嘴。

  “喏,把那酒喝了便睡了吧,我今天可是累死了!”

  一听到“睡了吧”三个字,沈聿心头一震,脑门上又冒出一大片汗,完全失了方寸。

  这三个字实在是极有深意,很难不让他往深处想。

  “你在想什么呢?”

  洛沉鱼见他一直不动,细细看去就见他双颊爆红,仿佛熟透的虾子。

  “……”

  她无奈的摇了摇头,沈聿果然是第一次成亲的“新手”,一点经验没有。

  端起酒杯塞到沈聿手里,洛沉鱼主动伸手绕了他的手一圈。

  直到喝下合卺酒,沈聿都还是懵懵的,感觉一切都很不真实。

  梦里无数次出现的场景出现在眼前,让他一时间恍如梦中,虚实难辨。

  洛沉鱼喝了酒,一边自顾自的洗漱,一边招呼沈聿也过来洗漱。

  尤其是闻到他身上浓重的酒味,她嫌弃的皱了皱鼻子。

  沈聿一切都听她吩咐,洗漱后就站在屋子里犯了难。

  他自然是不愿意去其他房间睡的,可是看了看那边的床,沈聿咽了咽口水。

  洛沉鱼在一旁看了只觉得好笑,脱下外衣后爬上床,拍了拍旁边的一半位置。

  在修真界,两人席地而睡的时间也不少,她也没那么矫情。

  只是,她的心跳还是有些快,看向沈聿的眼神也有些飘忽。

  不能否认,她心里还是藏着些小心思,毕竟就以沈聿这身段,这样貌,她绝不会亏。

  “嗯……?”

  沈聿下意识的点了点头,随后才明白洛沉鱼的意思,整个人都有些呆住。

  “我……睡那儿?”

  他惊讶的指了指床,俨然不相信自己还有这待遇。

  “不愿意?那你睡地板也行。”

  洛沉鱼勾唇笑了笑,耸着肩摊手逗道。

  “愿意!”

  沈聿斩钉截铁的应下,似乎深怕洛沉鱼反悔,当下脱掉外衣就上了床。

  两人穿着寝衣躺在床上,中间隔着一段距离,俱是呆呆的望着床帐顶。

  “要不睡了吧?”

  沈聿试探着开口。

  “嗯。”

  洛沉鱼嗓子有些干痒,应声后还咳嗽了一声。

  沈聿直接挥掌灭掉烛光,屋里霎时陷入了黑暗。

  身边人轻轻浅浅的呼吸声在黑夜中格外明显,两人都不自觉的放缓了呼吸。

  可是同时躺在床上,到底与席地而睡不同,洛沉鱼也感到了不自在。

  她攥紧了床被,暗中瞥了沈聿一眼,却黑乎乎的什么都没看到。

  这一晚,两人都没有睡好,身边人的存在感实在是过于强烈,直到后半夜,她们才撑不住睡了过去。

  次日醒来,洛沉鱼睁眼后就看到了沈聿的下巴,惊得眼睛立即瞪圆了。

  同时,手掌心传来阵阵温热,让她感到了不妙。

  低头一看,她竟然不知不觉的钻进了沈聿怀里,一条腿搭在人家身上,一只手也压在人家胸口上。

  这怎么看,都是她不要脸的靠近了人家。

  “……”

  洛沉鱼脸颊顿时有些发烫,蹑手蹑脚的想要把手脚收回来,却发现沈聿已经醒了。

  她立即尴尬的想要找个地缝钻进去,只能干巴巴的笑了笑:“对不住啊,睡相不太好……”

  沈聿没有说话,只是上扬的嘴角暴露了他说好心情。

  美人在怀,实属人间美事。

  “不要紧。”

  他颇为不舍的看着洛沉鱼抽身离开,怀里也变得空荡下来。

  听到屋里的动静,屋外伺候的丫鬟敲了敲门,得到允许后才进了屋。

  她们也不敢随便抬头看,只是老实的端着盆子和洗漱用具,伺候两人梳洗。

  休整好后,沈聿又带着洛沉鱼进了宫拜见皇帝,太后,还有宜贵妃。

  宜贵妃非常喜欢洛沉鱼,赏赐了很多东西,还留她说了很久的体己话。

  洛沉鱼全程文静懂礼,十分的配合,看得宜贵妃更喜欢了几分。

  好不容易拜见完了,她终于出了宫门,大大的松了口气。

  回头望了一眼那高墙宫闱,洛沉鱼心生感叹:“一辈子困在这么一个地方,再高的身份又有什么用?”

  人生最珍贵的东西便是自由,纵使有至高地位,没了自由也是无趣。

  “是啊。”

  沈聿也发出了感叹,想起了自己的小时候。

  被找回家族后,他就被困在族地,学习着各种本事,一直无法脱身来寻她。

  直到他强大起来,才挣脱了那方牢笼,来到了洛沉鱼身边。

  “你以后想去哪儿,我都陪你。”

  他看着身侧的洛沉鱼,宠溺的道。

  “那我如果去死,你也跟着去啊?”

  洛沉鱼下意识接了一句,斜睨着他笑道。

  “嗯,我陪你去。”

  沈聿却是神色真诚的点了点头,没有半分敷衍之色。

  “只要你开心,我什么都不在意。”

  人生漫漫,即便有无尽的寿命,没有想要相伴的人,那无尽的岁月便成了无止境的折磨。

  他没有太大的志向,只是想和心爱的人安稳度过余生。

  有你在,就连地狱都只剩下了明媚的春天。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