穿到男频文中被候爷宠翻了 第二百七十六章 变化

作者:息子兀书名:穿到男频文中被候爷宠翻了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1/06/11 07:35:06字数:1002
  安陵松想去寻妄意楼,她的首要任何就是要先解决殳无刃这个身体问题。

  可是殳无刃却否决了,他竟然要去伏魔大会。

  两人就此事起了一点争执。

  “你去那什么大会干嘛,不就是一群人坐在那里自以为高尚的胡说八道一番,然后打个群架什么的吗?”安陵松拍着桌子叫,还连叫再蹬腿。

  殳无刃比她就淡定得多,曾经的乖巧与柔弱,慢慢地被他收敛得差不多了,现在的他看起来已经有了身为一个皇家侯爷的从容与气势。

  “姐姐不是一直想让我成为正道的英雄吗?这次去伏魔大会,若是我能立威,那么姐姐的愿望不就能达成了吗?”

  安陵松:“……”特么的我是搬了石头砸了自己的脚吗?

  “你当英雄难道不应该有个好身体吗?先解决了身体问题,才能好好当英雄啊?”

  殳无刃抬眼,黑眼睛像是一把锁锁在她的眼睛上:“我记得之前姐姐好像很想我尽快成为一个顶天立地的英雄,现在为什么不着急了?”

  安陵松:“……”是啊,我怎么好不那么着急了?

  殳无刃这时终于站起来,两人是坐在客栈的房间里,的小圆桌旁,他站起来,绕到她前面,慢慢地执起她的手,握在掌心里,慢慢地摩挲着:“我知道姐姐是担心我的身体,但罗号子也说了,我现在年纪还轻,而万阳诀的心法与我的身体融合很完美,解决之道可以慢慢地寻找,可这次伏魔大会的机会却不是时时都有,魔教教主再入中原,他的人可能早就潜入了各大门派当中,如果我能借此机会扬名立万,不就圆了姐姐对我的期望了吗?”

  安陵松盯着被人抓在手里玩来弄手的爪子,总觉得哪里不太对,动作不对,说话的语气不太对,以前他们好像不是这样交流的啊。

  “是,的确是个机会,可是你的身体问题越早解决越好啊,而且……”

  “姐姐,如果我达到了你的期望,扬名立万,成为正道武林的领袖,接下来你要去做什么呢?”殳无刃突然问道,他的眼神全部挡在了他细密浓长的睫毛下,握着安陵松的手指慢慢地收紧了起来。

  可安陵松并没有注意到这一细节,她被他的问题问得一愣,他真正成为正道英雄了,她要去做什么?

  她好像很久没想这个问题了,以前她总是想着,他怎么怎么成长,怎么怎么成为英雄,她怎么怎么功成身退,可是最近好像没怎么想这个问题了。

  “呃……还没想过,到时再说吧。”

  不知道为什么,突然就不想说那句“我就功成身退”这句话了。

  殳无刃的五指张开,慢慢地与她的五指相叉相握到一起:“不用想,你说过了,要一直在我的身边。”

  ……

  最后,安陵松还是接受了殳无刃的决定。

  一是因为他难得一见的坚决,二是因为叶天青和叶天鸿来找她了,给她带回了有关拈花宫那边的消息。

  两人把梁亮送回拈花宫,梁亮本以为到了自己的地盘,总可以给教训两人一顿,以报这一路以来受气之仇。

  而拈花宫宫主在得知他们二是代表殳无刃前来时,便没有阻止梁亮的行为,当时已有多个武林门派在拈花宫做客,以待伏魔大会举行,这些人自然是乐于看热闹,如果在这个时候可以戳一戳安世侯的锐气,也不失为一件好事。

  但结果却是不尽人意,兄弟二人几乎扫了所有年轻一代的佼佼者,最差的也不过是平局,局面到了这个地步,自诩身份的前辈舍不下面子出手,而拈花宫更不好再强行留人,只得让两离开。

  “只不过,我俩离开的时候,听到了个消息。”叶天青坐在那里,边磕瓜子边说。

  安陵松也在磕,两人像是在比谁磕得更快似的:“什么消息?”

  “诡阔风跑中原来了,还把人家沙海帮的帮主给杀了,这次伏魔大会伏的可不就是他。”

  安陵松:“你这叫什么消息啊?我和他架都打了好几悠了。”

  一旁的叶天鸿一听,紧张起来:“他在这里?他没对您不利吧?”

  安陵松摆摆手:“他什么时候赢过我了?智商不够,打架不行,要不是我不爱当那劳什子教主,现在被人‘伏魔’的就是我了。”

  叶天青倒是比他弟弟想得开:“红红,你放心啦,你瞧瞧这几天诡阔风他哪次不是在咱们圣女手中吃亏,打,平手而已,算计,只有被算计的份,他是恨不得啖圣女的血肉,但也得啖得到啊。”

  叶天鸿依然没有放松:“防人之心不可无,我们离开的时候,诡阔风还没有丝毫要入中原的意思,这次却突然来到,不知道他有什么算计,还是小心为好。”

  三人的房间陷入沉默,只有安陵松和叶天青磕瓜子的声音,就在这时,有脚步声由远而近,三个人像是早就有所预料似的,叶天青和叶天鸿站了起来:“老大,我们先退下了。”

  两人去开门,看到了此时站在门口的人。

  袁心莲惊讶地看着站在门口两个仪表堂堂,长相上有些相似的年轻人,两人其中一个没有看她,冷淡着走了出去,另一个看起来更随和地朝着她微笑地点点头,也离开了。

  这时,她看到迎出来的安陵松:“你怎么出来了?身体好些了吗?”

  袁心莲顺着安陵松进了房间,看着她热情地为自己倒杯茶:“怎么?有话要对我说?”

  袁心莲站起来,就要往下跪,却被安陵松单手扶了起来,不管她再怎么往下压,身体都动弹不了分毫,这时她才明白,这小姑娘虽然年纪不大,但两人在实力方面早已是天壤之别。

  她没有再坚持,坐了回去:“今天是来谢安姑娘的救命之恩,你救了我两次,我却从来没有好好谢谢你。”

  “啊,不用客气。如果是真要谢的话,那就好好对自己,别在一棵歪脖树上把自己吊死。”安陵松手指灵零地扒着瓜子的仁儿,看着手指如飞的样子,竟感觉那些瓜子都香了不少。

  她的态度显得漫不经心,但抬眼看着袁心莲时却格外的认真。

  袁心莲被她看得有些惭愧,无奈地笑了起来:“姑娘的意思我明白,都已经这样了,如果我再放下不,就是自己犯贱了,你放心我已经有决定了。”

  安陵松笑开来,把刚刚扒好的瓜子仁往她面前一推:“人生是自己,怎么选择端看你自己。”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