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学 第三百五十一章 斗诗会

作者:月落云庭书名:女学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1/06/11 07:35:13字数:965
  “咣”

  斗诗大会正式开始。一场下来,姜梨就没插得上话。苏禾儿爱表现,而晋王又在主位。姜梨退二线,她并不是个爱表现的人。

  她偷偷抬头眼前看,发现沈晏之在用口语对她说话。姜梨已经许久没得休息了,眼神发酸。只模糊看见沈晏之的嘴唇轻轻一开一闭。前面的,她看不懂。沈晏之最后一句话,她懂了。斗诗会结束后,沈晏之要请她吃饭。并且在乐胥楼。富丽堂皇,专供达官贵人吃饭谈事的场所。

  姜梨的肚子偷偷叫了,那……要不要去?沈晏之确实抽了,一会儿这样,一会儿那样。算了,她就当男人偶尔矫情。主要是她想从乐胥楼俯瞰皇宫。

  斗诗会进行得如火如荼。姜梨半眯着眼睛,比她会作诗的人多得是。双方挣得面红耳赤。风向要扭转的时候,又被沈晏之拉了回来。

  如此反复。不知道发生什么事,苏禾儿几个大叫了几声。姜梨顿时清醒过来。

  结束了?她最不喜欢参加这种,说白了就是吵架。卖弄自己的文采时,顺便吵架过瘾下。

  苏禾儿气得胸膛鼓鼓的。这里不仅除了晋王,还有梁州的几位有名公子都在。她将来可是要嫁人的,不能发火。

  “怎么了?”

  虞兮辞靠近姜梨耳边。小声说了几句。翻译过来是,国子监某些人讽刺了春熙院的姑娘胸无点墨,只会哗众取宠等。所有人都上了,最后比不过那帮嘴皮尖的。也难怪,并不是所有姑娘都像男子一样,三岁便启蒙。这其中,有几个姑娘还是荫封进来的,说不上多有水平。

  其他人全都撤了。姜梨想,自己孤军奋战,好像也没用了。一张嘴难辩十几张嘴。输了就输了,不让国子监赢一局,他们的老脸往哪搁?

  “你们输了”

  子路上前邀功。斗诗会是他提出来的,他早就做了完全的准备,所以……春熙院再厉害,也不是他的对手。

  “春熙院,可还要话要讲?”,晋王看向春熙院。斗诗激烈的时候,他自动屏蔽了双耳。无非就像男女吵架一样。

  斗诗会可不就是饭后茶余的一点乐趣?他想听的是有用的东西。姜梨的那道相声,让他更加了解民间疾苦。

  子路高高抬着下巴。国子监已经斗得春熙院无话可驳。还不承认输了,那就脸皮厚。在斗诗会上,只用脑力,足以证明女子不如男的。而之前的打斗,是他们疏忽了。

  姜梨回头看了一眼春熙院的姑娘,没人应,姜梨摊手,“王爷,作诗,学生不太行。大概是才疏学浅,在斗诗会中没能贡献。但结束之前,学生有一首诗送给国子监,王爷可否恩准?”,姜梨就是不承认春熙院输了。

  “哦……准了”

  姜梨回到位置,在矮桌上洋洋洒洒写了几行字,然后在双手恭敬送到子路手中。

  “子路师兄,这是师妹对国子监的评价。师妹对国子监佩服得五体投地”

  子路得意得笑歪了嘴角。女人果然是女人,输了乖乖认错才惹人怜惜。

  子路收下。晋王好奇了。“听闻姜梨是春熙院的三元,相必做的诗必定妙笔生花。子路,你来读……”

  姜梨退到一边,掩着嘴角的笑。晋王太高看得起她了。她作诗一般般。

  “是”

  姜梨做不出好诗,明儿可就传出去,春熙院空有其名。

  “子路,开始吧……”,晋王已经做好聆听准备。显然对姜梨很有信心。

  “卧梅友闻花,莫闻卧石笋……卧是春竹,卧是春绿”

  子路越往下读,脸色越黑。这哪是称赞,简直就是侮辱人。

  姜梨偷偷看了晋王一样。神情严肃,但他却在忍衣着。

  “王爷,学生的才识有限。诗不如师兄们的眼。不过学生发誓,一定会学好作诗……”

  “嗯。你是得好好学作诗了。晏之,你也是春熙院的监察,这方面,你要好好把关……”

  “是”

  这小姑娘,是有多损,才会想出这么一首不是诗的诗。

  “如此,斗诗大会今日结束”

  子路没有得到自己想要的话。他不服……

  “王爷,听闻春熙院的马球闻名梁州,也不知国子监有没有机会切磋?”,这马球比的是马术。就不存在男女体力相差的说法了。

  晋王又坐了回来,往春熙院看了一眼。这回可是国子监主动邀约。

  “春熙院如何?”,晋王又有兴趣了。春熙院一直受人非议。春熙院成立之后,陛下把春熙院交由他打理。陛下不看过程,他要的是一个女官,能让那些陈官自危。

  “王爷,学生需得同众位同窗商量”,大事,她不敢一意孤行。

  “是否要应国子监的马球之约,只要各位同意,姜梨必定尽心”

  “阿梨,我参加……”,胖妞低着举手。她还把英子的手举起来。

  陆陆续续有人举手同意。苏禾儿瘪嘴,刚才国子监怼得她无言应对。若是应了他们的马球赛,输了脸更加难堪。梁州的消息有三条脚,传得极快。恐怕应了约,消息很快传出去。再输的话……苏禾儿权衡之后,没有举手。

  姜梨点了一下人数,够了。可以参加了。院长那边,有晋王作证,只要不出事,院长不会拒绝。

  “春熙院”

  晋王再次开口。

  “王爷,春熙院确定应约了”

  “好,三天之后举行”

  离开时,子路又对姜梨冷嘲热讽。苏禾儿临走前又踩了一脚。

  “姜梨,为了你那张脸面。输了,别带上我,一切都是你咎由自取……”

  “如果你自己贴上来,我没意见”,姜梨从不把输赢看重。她很佛性,是她的就是她的,不是她的,永远不可能是她。

  “姜梨,别那么快说大话。国子监的马球队数一数二”,就她那些队员……笑掉大牙。

  “说完了?”,还要赶着去约会呢?

  “自不量力”,苏禾儿看得最多的就是国子监的马球,他们几乎十站八胜。男的姑且赢不了,女的又如何赢?

  “苏禾儿,回去好好睡,睡醒了来给我们助威……”,不跟小女子一般见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