深渊归途 14 真言假象

作者:未见寸芒书名:深渊归途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1/06/11 07:37:45字数:1835
  领带让陆凝依稀有些印象,是影迷组里面一个穿白衬衣打领带的年轻女孩的。陆凝有印象也是因为有这类习惯的人在休闲居多的影迷中比较突兀。

  “她的名字是罗媛,希望你能记得。”李成甫给了领带后便说,“我不知道我们是不是会遗忘她,但至少现在我们记得。”

  “怎么回事?”陆凝问道。

  “我们按照之前商量的结果,试着去寻找那些异世的店铺。罗媛说傍晚逢魔时或许容易碰到,于是我们两个就在那个时间去了古代区的和风街道。”

  原本瞎猜的东西,却不料真的碰到了。两盏绿火燃烧的石灯笼明显标记出了一家不同寻常的庭院。二人商议了一下,走进去打算查看一下情况。

  屋子里其实没有什么特别值得注意的事物,多数都是随处可见的家居用品,没有发现任何和身份、地点相关的物件,虽然这本身就显得有点奇怪了。

  两人在屋子里停留了大约半个小时,没什么收获后便走出了屋子,准备先和同伴商量一下,而异变就在那时发生了。

  跨出大门的一瞬间,黄昏变成了夜晚,残阳被满天繁星替换,骤然发生的变化让两人都微微愣了一下,随后李成甫就听到罗媛喊出了两个字:“是浦……”

  紧接着,就在李成甫的面前,罗媛消失了,只有她这个人,随身的一切都落在了地上。

  “那是什么时间?”陆凝问。

  “八点半,我看了一眼手表,又和路上一家商店老板对过,是准确的时间。所以我们在下午五点半多进入那个庭院,半小时后离开已经是八点半了,其中的两个半小时不知道去哪里了。”李成甫阴沉地说,“我们依旧不相信罗媛已经死了,所以才准备把她的随身物品分发一下,展秋心说这说不定能作为锚点找到她。”

  “理由呢?”

  “我还很清楚地留着记忆。”李成甫指了指自己的脑袋,“罗媛最后说的话肯定是线索,我不知道是哪个字,但肯定是三声的发音。她发现了什么?”

  “或许正因为她发现了,你也说了,这个提议也是她提出来的。”陆凝知道这时候这么说不太好,但她有必要警告盟友,“认知在这个场景里有极大的危险性,我们丰富的经验和不同的知识反而可能成为我们的阻碍,罗媛和之前死去的那位游客可能都出自同样的原因。”

  没想到李成甫只是看了她一眼,语气并不在意:“那又怎样?这样的困难也不能阻止我们作为游客去探寻和理解吧?只是要更小心地控制自己的思维,我们能够办到。”

  是啊,就算有危险,抵达了四阶的游客也绝对不会选择在无知中死去。

  “谢谢你们。”

  李成甫说完这句,转身沿着道具离开了。陆凝感慨的叹息了一声,走进酒店。

  酒店大堂里还有很多人,有演员也有剧组,这里是不让影迷进入的,难怪李成甫会在门口蹲人。陆凝联系了一下其他人,除了梅雨早早回了房间以外,其他人都在利用这个难得的机会到处打探,还都没回来。

  陆凝摇了摇头,走进电梯,打算等人回来再聊。

  十层,和陆凝一同走进电梯的一个男人没有按别的按键,应该也是同楼层。不过……十层好像住的都是电视剧剧组工作人员吧?陆凝对这个人却没有印象。

  等等,这个人长得是什么样子?

  陆凝心中警兆显现的瞬间,她就感觉到了来自后颈处寒冷的吐气。男人的声音没有任何起伏,他只是微微向陆凝侧过身体,开口说道:

  【冬、烛、默。您已穿梭过梦境与虚无的港湾,有资格探寻海内的神国。】

  “你说什么!”

  【您已踏上超越之路,人人皆知,世为苦行,血肉终于时针下荒芜,唯神格将与天地共存。】

  “装神弄鬼!”陆凝转身,但是身后并没有人,只有一团白色的寒气正在不断扭动。

  【去吧,去吧,找到你自己的名,我们会遮蔽你的时间,你将安逸,你会光荣。】

  叮。

  电梯到达十层。

  随着门被打开,陆凝感到周围的寒冷也随之散去,她感到自己好像知道了一些什么东西,那和超自然的力量无关,但符合某种祭祀之道。

  祭祀?

  陆凝抬脚跨出了电梯门,她从来没有这样的经历,在场景里没有被赋予什么力量,反而是被赋予了一些知识。这些知识让她视野内的世界顿时产生了一些改变,例如……刚刚走出门的那一步,其实是具有一定仪式意义的。

  但是为什么?

  陆凝不认为自己接触了那些尸体就非常特殊了,一定是还有别的什么特殊性发生在了自己身上,才让她能够被这种知识“眷顾”。但是这种东西的危险几乎是不言而喻的,在场景里面,禁忌的知识和禁忌的力量都是造成灵魂损伤的源泉,她可不认为这些东西的影响是临时性的。

  问题在于,陆凝从来没有这种经历,她迄今为止所学的都是如何驾驭自己所获得的力量,如何利用力量的特性来改变战局,但那根本在于要拥有特殊力量。她从来都不知道这种知识该如何使用,毕竟它对于自己的现实没有任何实力的增加可言。

  她走回了自己的房间。说实话,现在她看周围的一切都感觉随时能够调整一些东西来形成仪式的场所,举行祭祀也不过是稍微费一点工夫的问题。就像是集散地的一些武术专精的人看普通人觉得很容易碰伤他们一样,陆凝知道这是属于自己对这些知识还没等完全掌握的结果。

  冲了一个澡之后,陆凝就躺在了床上。并非通过自身学习掌握,而是靠某种神秘力量直接灌输进来的知识总有一些失控感,正如那个神秘存在所说,她现在脑海中相关的东西是“冬、烛、默”这三字所代表的各种知识,此前医院里所形成的现象就是依靠这三字所构成的现象。

  当然,这种能够在现实中呈现的现象对陆凝来说还不属于能驾驭的范畴,她顶多能够运用其中一字的效果,甚至还需要他人的认知才能进行启动。

  但方便的就是,这一系列知识并不需要复杂的事前准备就可以快速达成自己的需求,最重要的一点是,这些知识虽然不能在现实当中转化为力量,但是在海港或者内陆之类的地方是可以绕过认知层发动的。

  一方面这让陆凝稍微明白之后应该怎样继续接触海港以外,也明白这些知识和海港应该脱不了干系,而如果有敌人的话,也绝对和那里有关。

  这时候,陆凝忽然想起了之前在门口出现的那种恐怖,她急忙起身过去,试图用刚刚获得的知识去分辨此前留在门框上的手指印。

  失败了。

  “知识”存在隔阂,门框上的东西并不在她的所知范围之内,不知道是她掌握的水平太低还是那个东西根本就不属于自己那三字之内。

  另一个问题就是,这种东西无法向别人说明。

  这些知识会因为他人的认知而变得逐渐贴近现实,但是一旦向别人提前说好,反而会完全失效。对,就是这么古怪的能力,陆凝一点都不想去探究这些奇奇怪怪的规则背后究竟深藏着怎样的门道,一旦开始钻研,人就会越陷越深,变得难以自拔。

  她只是在表面上测试了一下这些知识能够帮助自己对目前的局面分析到什么程度,但是目前看来其实对现实世界没多少作用,甚至连主动前往海港都做不到,还是要找到引渡人才可以。

  把所有的疑问在心底过了一遍之后,陆凝就重新躺回了床上,她开始学着压抑自己对周围的事物应用知识的冲动,毕竟那只能招来更多梦魇,而不是什么帮助。

  没想到就这么睡着了。

  一个寒冷的梦境,陆凝并未感觉到自己在梦境中存在实体,她看到了雪山下的村庄,黑夜之中有无数的烛光,村庄里的人们聚集在广场上,匍匐于冰冷的地面。坚冰所雕刻而成的粗糙神像立在广场的正中央,那是一个头是女人,上半身是狼,下半身是驯鹿的神像,在两只狼爪当中各自握着一只黑色的长棍,神像的高度有两米多高,陆凝的视线越过了冰原,看到了来自天际线上的乌云,冰雪正在云层之中孕育,一场雪暴即将到来,届时这个村庄里的人恐怕无一会幸免吧。

  当意识到了这点的时候,陆凝居然感觉自己的内心升起了一股抑制不住的喜悦,她微微一惊,就在此时,她感到身体被人推动,整个梦境立刻破碎了。

  “陆凝,你怎么回来这么早?还已经睡觉了?”

  瞿奕有些意外。

  “呃……头痛……几点了?”陆凝按了按额头。

  “十点半,之前我们几个在楼下开了个小会,没联系到你,以为你出事了。”瞿奕也是松了口气,“柯道琳和郭骁都找到了一个‘秘密入口’。”

  “什么东西?”陆凝差点没听清那个词。

  “秘密入口,反正我们决定这么称呼那些异世的地点。柯道琳找到的地方在近代区的一个用来做司令部指挥室之类地点拍摄的建筑,她没有贸然进入,只是记住了时间地点。郭骁找到的就在现代区,一座游泳馆的深水区底部,他说他过去看了一眼,对面是一个类似海底都市废墟的地方,不过他憋不了那么久的气,也是瞥了一眼就回来了。”

  “这地方还挺随机的。”

  “我们明天还得再找机会去看一看,如果它们还在那里,那么至少能摸索到一些规律。你今天有什么发现吗?”

  “嗯……我去了未来区,那里似乎隐瞒了一些什么东西,我在那里见到了尹荷。”陆凝想了想说道,“她正在医院那里执行某种任务,我觉得里面大概有某些需要被遮盖起来的秘密吧。但我没有深入,现阶段不适合对这种事刨根问底,至少目前来看没必要冒着增加敌人的风险。”

  紧接着,她的目光又落在了那条领带上。

  “对了,还有件重要的事……影迷组失去了一个人,目前生死不明。”

  “什么?”

  “他们认为失踪的人还没有死,希望我们可以尽力帮忙。我其实不抱太大的希望,这是那个失踪的人留下来的东西。”陆凝展示了一下领带。

  瞿奕一拍额头。

  “情况是不是越来越糟糕了?”

  一个人的死亡会打开门,流逝的灵魂穿过门,本应下沉。

  但是引渡人会站在门口。

  苍色的人偶提着竹编的篮子,从不可见的灵魂中捞出那些充满艺术与激情的残片。红色的人偶则接过装满的篮子,将里面的碎片捏合,每当积累了足够多的数量之后,一个微小的世界便随之而诞生。

  “黄昏,都市,燥热……”引渡人喃喃低语着,“这个海港很不错,非常适合那些死后还不能放弃忙碌的人。当然,我们希望勇于来到这里的店主们能够提供合适的锚点。”

  “不去我去吧。”

  有人在仿佛很远的地方说。

  “你?你不是在冰原上经营着冰钓小屋吗?”引渡人怪笑起来。

  “那里已经坠入了冬的梦境,可惜,游离在那里的人都已经化为了雪原下的幽灵船。我只是拼命带着锚点逃离了那里。”

  “又一位古老的存在在现世找到了自己的名字……”引渡人不笑了,喃喃低语着,“你去吧,我们本来就不能做什么。”

  “引渡人,我需要新的挂名者,不必多,但是一定要优质的。”

  “会有的,不要急。你去将自己的店铺开张,我会送一些过去。最后问一句,你们有没有做过多余的事?”

  “敬拜是在劫难出现之后才开始的,冬的到来并非出自于海港人的认知。”

  “怪哉,怪哉,沉睡的古老者不应混入现世的梦,除非已有现实扭转者打通了道路……”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