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第六十三章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6 01:20:56字数:3274
  虽然景萱真的很想见他, 可是真的还是有顾虑。

  她前段时间联系了警方, 请他们尽快查证梁晖视频的事, 可是那边一点头绪都没有, 如果要深挖, 必然要调查学校, 和她同宿舍的人, 梁桐的圈子,中影是电影学校,闹大了挺不好看的, 景萱就申请私下查证。

  这事不了结,她心里总有个疙瘩,有时候会梦见视频被暴露出来, 别人嘲讽她, 也嘲讽姜寒,醒来就觉得很难过。

  她不怕被嘲讽, 可怕姜寒被人看不起。

  “我等你回来!”景萱说, “然后今年过年我们回趟家吧, 领完证, 还没有正式去跟爸妈说, 我估计到时候他们一定会骂你,我可不会帮你说话哦, 他们问我就说你绑架我去结的婚,太仓促了, 到现在我都不能相信自己就这么被你拐带了。”

  姜寒在那边闷声笑, “谢天谢地,还好把你拐到手了。”

  景萱傲娇的哼了哼,“天好冷啊,已经开始下雪了呢!等你回来的时候,陪我去买衣服吧!”

  “好!”

  “我们一起去看电影!”

  “嗯!”

  “看完电影去吃火锅。”

  “听你的!”

  “我们都没有好好恋爱过。”

  “都补给你。”

  “哈,你说的哦,不许反悔。”

  两个人说着无营养的话,却觉得心口像是晒在阳光下,暖的不像话。

  ……

  新历二月份的时候就过年了,景萱算了算时间,她差不多有三个月的空档期,这三个月,她只有几个行程,新陆电影节的颁奖晚会,风尚红秀的海报拍摄,还有IU电视台的一档综艺节目。

  其余时间都是空闲的,景萱趁机报了一个厨艺班,每天自己鼓捣点东西吃,厨艺竟然慢慢有进步了,拿去荼毒景博轩,虽然被嘲笑了,但是还是肯定了她的进步。

  嗯,迫不及待想做给姜寒吃,就是那种感觉。

  知道她在家无聊,每晚姜寒没有夜戏就给她打一个电话,两个人明明才刚结婚没多久就跟老夫老妻了似的。

  去参加IU节目的时候,也是个下雪天,大清早起来打开窗户,冷空气呛喉咙,景萱打着哆嗦探着头往外面看,嘶着气跟姜寒打电话,他那边是下午,正巧中途休息,接了电话。

  “姜寒,今年下了第三场雪了,你到底什么时候回来呢?我想你了呢!”她的声音闷闷地,本来他的行程单到上周都结束了,这周都应该回来了,可是忽然要延长拍摄期。

  真是不开心呢!

  姜寒的声音清冽如山泉,“很快,等我,嗯?”

  “哦,好吧!我今天要去参加综艺节目,跟易明朗前辈还有导演一起,我好紧张,主持人一定会问我对下个月新陆电影节的看法,靠着第一部剧获得年度最佳新人奖提名,你说我到底是谦虚一点还是自信一点?”

  “姿态放平就好,不用太刻意。”姜寒笑,“很厉害,估计用不了多久,你就可以登顶影后宝座了,温媛媛是最有天赋的女演员,从新人到影后,她用了三年零七个月,而她拿到最佳新人奖,是出道一年半之后。你比她早了半年。”

  景萱笑了,“你别乱讲,媛媛姐是运气不好,走了很多岔路,刚出道的时候签约寰娱,被坑了那么大一笔,他的经纪人又利用她给她师姐铺路,前期被打压的厉害,所以很多好的剧本和代言都接不到,不然她早就红了,我嘛,几斤几两自己还是清楚的,因为你和我哥在我后面撑着,我手里不缺资源,也不用担心被人踩,出事有你们替我处理,我只是运气好罢了。”

  “运气也是实力的一部分,你手里的人脉和资源都是你自己的,不论是我也好,你哥也好,都是你的人脉,所以不用觉得有心理负担,这些本来就是你的。”

  景萱“嗯”了一声,道理很浅显,可有时就是想不明白,总是需要别人来点醒一下。

  她忽然觉得自己有些自私,跟他说好隐婚不公开,即便绯闻传她们两个,答案呼之欲出,别人都当着她的面问她和姜寒的关系了,她都搪塞了过去。

  他戴上婚戒出现在公众视线昭示自己已被划定主权的时候,她什么都没做,明明互相想念,她却连探班去都不敢。

  这到底算什么呀!

  她有点痛恨自己的软弱。

  ……

  上午的时候去电视台走了一下流程,晚上正式开始,虽说不是直播节目,后期可以剪辑,但是景萱还是觉得紧张。

  易明朗出场唱了他最新的单曲,景萱荧幕首秀歌喉,唱了《一世长宁》的插曲,台下的观众被点燃,主持人情绪也很高涨,开场十分钟,一切都很完美,景萱一颗心逐渐安定下来,也进入了状态。

  综艺节目就那几个套路,问答,聊天,做游戏,大家一起嗨,顺便聊聊剧,聊聊人生。

  今天的气氛格外的好,观众的热情也很高,所以临场发挥了好多,比流程要更加精彩几分。

  不知道怎么,聊到易明朗第一次来IU做节目的时候,那时候易明朗刚来内地,水土不服,一度吃不开,内地人几乎不买他的帐,唱片推不出去,演得剧也是不温不火,第一次来IU的时候是个小配角,同行七个人,一排站在台上,他在最角落,普通话那时候更差,很多时候插不上嘴,偶尔说上话还会出现表达不清卡壳,只能换英语的表述的情况,搞得主持人都不敢让他多说话,那时候站在台上,真是尴尬的要死。

  那天有个环节,给最爱的人打一个电话,大家几乎都打给爸爸妈妈,寥寥几句话就挂掉,没什么爆点,轮到他的时候,他给妹妹打了电话。”

  很寻常的对话,用粤语,两个人聊天,妹妹说前几天梦见他在内陆过得不好,半夜醒来怎么都睡不好,问他是不是遇到麻烦了。

  他就在那边一直安慰她,跟她讲笑话,说着说着大家都忍不住掉了眼泪。

  那个场面太打动人,几个主持人说起来都记忆犹新,也觉得唏嘘,时隔这么多年,经常坐冷板凳的男人再也不用假装若无其事地去安慰她的妹妹了。

  现在再谈起这个,易明朗已经能够释然了,“那时候每天很辛苦,但其实很多辛苦都是白白付出的,你不红,你不被人喜欢,所以大家就不重视你,最惨的一次拍一个有四集戏份的配角,最后全剪掉了,也没人跟他说一声,电视剧播出的时候他守着看到最后,连一个他的影子都没有。那时候最难过的不是这个,是家里人打电话的时候,他们不问你别的,就问你过得开不开心,有没有不顺心的事,有没有遇上什么困难,不问还好,一问就更加难过,可难过又不能说出来,咽着眼泪笑,那种感觉……无法言说。”

  “要不今天我们再玩一次现场连线吧?”

  主持人跃跃欲试,“拨通话记录第一个,大家来猜他们是什么关系。”

  不少人在下面起哄说好,景萱紧张的手心都出汗了,通话记录第一个……姜寒!

  天呐,不要这样,他的声音是声控党的最爱,辨识度太高,她的迷妹几乎已经修炼到只听他的咳嗽声就辨别书他的声音的地步了。

  说着说着就来劲,另一个主持人说,“为了保护大家的隐私,大家自己操作哦,先说好,谁作弊接下来一年都要走背运。敢不敢?”

  或许是气氛太好,又或许是大家也被激出了一点豪情。

  玩就玩,who怕who啊!

  于是抽签,决定顺序。

  景萱今天运气真是好,第一个!

  哦草,简直了!

  全方位摄像头,为了让观众看得更加清楚,更是给了特写,景萱的脸映在大屏幕上特别清晰,IU真是有钱,这么大的屏幕,辨识率还这么高,她的毛孔都快能映出来了,更别说她的手了,如果手指往下一点点,看得会很清楚吧!

  场务拉来了音响设备的插头,连接上去,电话里的声音,全场都可以听到了。

  “哇,是我们萱妹呢,猜猜她通话记录第一个是谁,哥哥?闺蜜?助理?嘿嘿……或者是蓝盆友?”主持人显然做足了功课,没有张口就猜爸爸妈妈。

  底下有人大声叫了声,“男朋友!”

  台上台下都笑了,主持人一脸八卦地“嘘”了声,看着景萱一脸视死如归地把插头连接到手机上,点开通话记录,手指按在第一个,拨了出去。

  “别说话,快接通了。”

  “啊,忘了说,如果没接通,要完成惩罚哦!”

  景萱紧张地都快说不出话来了,不带这样整人的。

  她默默祈祷姜寒别接别接,接了也不要乱说话,他一开口,保守估计,现场有一般人能听出来他的声音。

  “嘟-嘟-”声响起来,大家都不说话,现场一片安静,响了大概有半分钟,景萱松了一口气,以为他不会接了,结果下一秒却听见他低沉醇厚的嗓音从现场四面八方传来,她喉间带笑地问她,“怎么,又想我了?”

  景萱心底冒了六个大大的圆点,你敢再暧昧点不?就算不是全国直播,现场也有五六百人,等到播出的时候,以IU的收视率,你这高冷贵的形象算是彻底栽了。

  主持人夸张地捂着嘴,于在中好像明白了什么,轻挑了一下眉,易明朗直接“啊”了一声。台下瞬间沸腾,大概有不少姜寒的粉丝,那洞察一切的尖叫声把景萱耳膜都要震破了。

  好吧,完美暴露。

  她吭哧了一声,好想捂脸啊有木有,姜寒,你是故意的吗?啊,明明早上才跟你说我要来参加节目!啊摔!

  地缝呢,给我钻一钻!

  听着周围的喧闹声,景萱反而淡定了,很认真地回了一句,“嗯,又想你了呢!”

  &nbsp第六十四章

  “嗯, 我也想你。”

  他低沉的嗓音太有杀伤力, 现场再次沸腾了, 台下都在嗷嗷叫着, 几个主持人笑得说不出来话。

  半晌才开口, “姜老师, 是您吗?”虽然是问句, 那语气却是笃定的,台下的尖叫声更是证明一切。

  姜寒在那边,“嗯”了一声, 那声音隐隐带笑,景萱更确定他是故意的了。

  主持人笑得更厉害了,“姜老师您好您好, 真幸运能在这里听见你的声音。”

  “你好!”

  “是这样的姜老师, 我们在做节目呢,要给通话记录第一个的人打电话聊天, 猜猜打电话和接电话的人是什么关系。所以就……哈哈, 您别介意。”

  “不会。”

  “您给大家打个照顾吧, 台下你的迷妹迷弟都炸锅了, 你听见了吗?”

  姜寒嗓音沉沉带笑, 他轻轻地”嗯“了声,然后跟大家打招呼, 他说什么下面都尖叫,最后挂电话的时候, 所有人都意犹未尽。

  只有景萱, 眼神四处乱转,真是完美暴露啊!

  她千算万算,怎么也没想到会在这里暴露。

  哦,天呐,现在她要怎么解释?

  她在这边闷闷纠结,下面的人倒觉得欢快,不少人都猜过她和姜寒,后来觉得两个人实在不是一个世界的人,可是现在暴露出来,大家反而觉得能接受。

  男神声音好酥,好好听,说“我也想你”的时候太甜啊,就冲这份上,大家都要祝福两个人。

  挂了电话,主持人还是激动地不行,问台下的人,“你们觉得他们是什么关系呢?”

  说完,自己先笑了,“哈哈,我觉得都不用猜了,你们男神无名指上还戴着婚戒呢!”可能是想到了那天发布会上姜寒说的话,主持人又添了一句,“爱情没有绝对的平等,可以看出来姜老师和景萱很恩爱,所以大家都会祝福的对不对?”

  观众很大声地回说:“对!”

  然后又是一阵尖叫,景萱提着的一颗心,终于松了一些,她扯了扯耳麦,有些局促,“遇见姜寒是我这辈子最大的幸运,嫁给他是我做过最正确的决定,我会替你们好好照顾他。”

  “诶,不知道方不方便问,我很好奇,你们到底是怎么在一起的?看起来实在是差太多啊,无论是年龄还是性格,感觉都不像是会在一起谈恋爱的人。今天之前,我怎么也不会猜到是你啊!可是今天看一看,莫名又觉得挺般配的。”一个主持人实在是好奇,忍不住问。

  “青梅竹马,一切皆有可能啊!”另一个主持人接道,“不过,到底是谁追谁?谁先求的婚?”

  “没有追,他直接求的婚,然后我就答应了。”

  人群“哇!”了一声,主持人目瞪口呆,“影帝的爱情我们不懂!”

  景萱补充,“两家长辈早就订了婚约,不过也只是说一说,他今年都三十一岁了,跟我领证之前都没有谈过恋爱,他的性格嘛,你们也知道,冷冷淡淡的,闷的很,听说长辈一直在操心他的婚事,可能他也没合适的,而正好那时候我在她身边,从小我又喜欢黏他,所以就凑一起了,他不知道我已经喜欢他很多年了。”

  景萱笑了笑,“当时他问我,愿不愿意嫁给他,我就差摇旗呐喊了,当然是答应啊,虽然表面上表现的平静,其实开心的不行,等了这么多年,以为天差地别再无可能,突然一转身撞进他怀里,那感觉,何止是惊喜。”

  景萱慢慢的说,所有的忐忑现在都抛在脑后,回忆起来,真的是忍不住微笑,姜寒,多幸运,最后陪在我身边的,还是你!

  接下来全程都没什么看点了,但可能刚刚气氛太好,一直延续下来,倒是也没有冷场,台上的人时不时拿姜寒调侃景萱,饶是她脸皮子早就练出来了,还是脸红了,其他人就更乐了,一边吃狗粮,一边接着调侃她。

  节目最后,粉丝互动的时候,有个妹子上来跟景萱一起玩游戏,结束的时候,她问,“我是姜寒的粉丝,也是你的粉丝,今天我觉得自己圆满了,我可以抱抱你吗?”

  主持人在一旁起哄,“抱吧抱吧,抱一抱被你们男神抱过的的女人,会沾喜气的哦!”

  景萱有点不好意思,走过去抱了抱那妹子。

  下场的时候,主持人问她抱男神的女人是什么感觉,那妹子一时竟说不出话,主持人打了个圆场,“嗯,一切尽在不言中,大家自己体会,哈哈哈。”

  本来打算放妹子下去了,她却忽然开了口,“男神走到今天真的很不容易,谢谢景萱给他一个家,感觉男神现在说话都变得温暖了,希望男神早日生个小闺女,我们都想看他变成女儿奴的样子……”

  “好,谢谢这位姑娘。”主持人转头对景萱说,“加油,大家的心愿可全看你了呢!”

  景萱又闹了个大红脸,话都说不出来了。

  等全部结束收场回去的时候都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姜寒那边是凌晨,景萱趴在车里吭吭唧唧地打电话,“你是拍戏拍傻了吗?我不是告诉你我今天有节目吗?啊啊啊,暴露得措手不及,我要顶个锅盖,我怕你的粉丝们怪我染指她们的男神。”

  姜寒刚睡醒,声音还带着股慵懒,“大半夜你打电话,我能思考那么多吗?”

  景萱这才意识到,连线的时候,他那里是半夜,怪不得嗓音比平时更慵懒性感,原来被吵醒的。

  “不过现在,你可以来探班了。”

  景萱哼了哼,“这才是你的真实目的吧!不去,你都快回来了,我还去干嘛!”

  那边沉默了两秒,然后换了一个声音,“你还是来吧!你男人在病床上躺了一周了,伤口还没好利索,整天嚷着回去,太可怜了,我都看不下去了。”

  “怎么回事?”景萱一下子坐直了,唇角散漫的笑意立马僵了下来。

  “没什么事,被道具伤了腿,他皮糙肉厚,就是行动不便,你来陪陪他估计就好了。”

  景萱没心情计较宋晨语气里的调笑,可能身边的亲人突然离去的太多,她对死亡有一种打心底的害怕,她害怕那种突然而至的噩耗,会心脏裂掉而死的。

  她现在见不得身边的人出一点事。

  “你们在哪?”景萱终于明白为什么他的拍摄期会延长,明明是受伤了,不想让她担心。

  景萱真是生气,她一边赶回去拿护照,一边暗暗生气,她是他太太,他受伤了她却一点都不知道。

  最快的一班飞机,景萱赶到的时候,看着病床上的他,突然就落了泪,蹲在他床边扯他袖子,把脸埋在他的臂弯里,“我很生气我告诉你。”

  姜寒用手揉她脑袋,“对不起!”

  “对不起我也不原谅你!”景萱哼了声,别过头,小心翼翼的拉开他身上的被子看他的伤势。

  他嘶了一声,吓得景萱脸色都白了,“怎么样?碰到伤口了?”她猛地缩回手,一脸担心无措。

  姜寒突然就笑了,一把把她扯进怀里,“没事,抱一会儿就好了。”

  景萱拍了他一巴掌,“你怎么这样啊,我都担心死了,你还逗我。”

  “没事的,一点小伤,过两天就好了,别担心,嗯?”姜寒把她捂在怀里,用下巴蹭她的脑袋,感受着她的体温,一颗心蓦地安定下来。

  可还是想抽宋晨那个大嘴巴一个耳刮子!

  话怎么那么多!

  “小伤?如果是我瞒着你,你会不会担心?”景萱从他怀里钻出来,站在离他半米远的地方,皱着眉看他,她这会儿是真的生气。

  他想抓她的手,景萱后退了一步,他捞了个空,身子歪了一下,顿时倒抽了一口气。

  还想故技重施,景萱才不理他。

  过了一会儿却发现他额头都渗出汗了,她顿时慌了,拉开被子看,他大腿绑着绷带,血都渗出来了。

  跑出去叫医生,慌得话都不会说了,中文飚了一大串才猛然反应过来这是国外。

  最后医生帮忙包扎好,叮嘱了好几遍不要拉扯伤口。

  景萱什么气都生不出了,只觉得心疼。

  景萱在这边住了半个月,姜寒住单独的高级病房,带厨房客卧那种,景萱就每天做菜给他吃,照顾他起居。刚学的厨艺,终于用得上了。

  最开心的当然是宋晨,“老子终于不用伺候一个男人了。”

  对于这种猪队友,姜寒表示沉默。

  新陆电影节前一周,宋晨提前给她打了招呼,“你回去吧,姜寒的伤也没什么大碍了,新陆的奖含金量还是很高的,对你也是一种肯定,这场合接收了邀请不去,别人会以为你耍大牌,对你以后也不好。”

  景萱提前了两天回去,电影节那天走红毯,紧张地手心都出了汗,有两个女演员跟她角逐最佳新人奖,而且实力都不错,至于最终能不能拿到,她真的没什么把握。

  等待是最漫长的煎熬,当主持人念出她的名字的时候,她大脑是一片空白的。

  她微笑着走上台,接过奖杯的时候,真的是感慨万千,新陆是亚洲电影节头牌,得到它的认可是靠背景完全不可能的。

  这一刻,才算正式开启她的演艺之路。

  “在这里,我感谢我的导演,感谢各位前辈的鼓励和帮助,也感谢主办方对我的认可……”

  拍戏的种种细节浮现在脑海,《倒数毁灭》拍的并不是特别开心,但更是因为那个氛围,她对自己的要求才更苛刻,不愿意被人低看,就努力地证明自己,上天待她还是不薄,努力总是有回报的。

  “最后,我感谢我的先生,是他让我变得更勇敢!”爱上一个优秀的人,所以想要变得和优秀。

  “好的,现在由我们的颁奖嘉宾——姜寒先生,为我们最佳新人颁奖!”

  四千人的颁奖大厅,瞬间沸腾,掌声震耳。

  景萱愣在原地,然后侧头看着原本应该躺在国外病房的男人一步一步朝他走来。

  他的伤还没好利索,走路很慢,景萱就看着他,觉得时间都静止了。

  他把奖杯递到她的手上,然后拥抱她。

  放开她之后,他转过身,对着大厅四千多个人,缓缓开口,“我很荣幸能被邀请做本次电影节的特约颁奖嘉宾,更荣幸能为我太太颁这个奖,她一直对自己的身份不能和我匹配感到纠结,但在我心中,她永远是我的无冕之王。我爱她,从过去到现在,直至未来,无论她是谁,将会成为谁,她永远是我太太,我最爱的人。”

  全场沸腾,这一刻,仿佛连背景乐都显得无比神圣。

  主持人笑说:“今天这个告白,比任何奖项都来得更激动人心。”

  在聚光灯下,在四千多人的颁奖现场,在所有网站的实况转播下,景萱再次拥抱他,把头埋在他的胸前,对他说:“姜寒,我爱你。”

  不重要了,什么都不重要了,去他什么的鬼视频,去他什么的配不配的上,她只知道,这辈子,是他了,就是他了,别的谁都不行。

  谁也不能阻止他们相爱,那么还顾虑什么呢,该拥抱的时候就是要拥抱啊!

  爱情那么美,时光那么长,余生有你,足以!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