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第五十九章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6 01:20:48字数:1464
  “打掉啊,不然生下来谁养?老娘连个结婚证都没有,生个屁啊生!”简书瑶自嘲地笑了笑,没想到有一天她也会陷入这种生还是不生的纠结中。

  又不是生个气球,不好玩了就扔掉,那是一个活生生的生命,是无论健康还是疾病,无论聪明还是愚钝,都要负责一辈子的存在,那是世上最沉重的责任,一旦背负就是一生,对一对儿夫妇来说可能是甜蜜的负担,对一个单身女来说绝不亚于原~子大爆炸,简直灾难。

  如果她不能在怀孕这段时间找个人领结婚证,孩子生出来就是私生子,假设她能单独带孩子,但一个幼儿成长过程中变数之大,让她无法确认自己是不是可以独自担起责任。孩子是不是可以不需要爸爸就能养成健全的人格?

  她不确定,不敢冒险,与其生下来毁了一切,不如趁早终结,趁一切还来得及。

  景萱看着简书瑶憔悴了不少的脸,缓缓地叹了口气,抱住她,“跟孩子的爸爸说过吗?他怎么说?”

  简书瑶烦躁地吐了口气,“一夜情,怀孕了我跟他说个鬼啊,难不成要他负责?别逗了,都是成年人,何必给彼此找麻烦。”

  想起程阳那张脸,简书瑶就恨不得自戳双目,怎么就被敌人的皮相给迷惑了呢?

  简直了!

  “诶,你又不打算生下来,刚刚怎么那样说,这里人就算对你不熟悉,却绝对认识你爸,以后传出去,影响多不好。”

  “随便啊,最好戳戳简瑞峰的脊梁骨,他不是骂我丢他脸吗,那就丢个彻底好了!”简书瑶耸耸肩,无所谓的笑了笑。

  回到宴席上的时候,周围都有些尴尬,大家挺安静的,平时挺热闹的人都不说话了,气氛有些凝结。

  景萱站起身跟大家说抱歉,“我们还有一些事要处理,就先离开了。”

  徒惹尴尬,还不如走的好。

  景萱拉着简书瑶走了,两个人消失之后,气氛才逐渐活络起来。

  “简老狐狸的女儿可真‘争气’,婚还没定就搞出来个孩子,啧啧。”

  “真想看看简瑞峰知道后的脸色,这下真是丢人丢大发了。”

  “豪门丑闻还少?就是没见过自己主动承认的……”

  “果然豪门无善类,那个景萱也不见得是什么好东西。”

  “我看也是,物以类聚,人以群分嘛!”

  “我看景萱人挺好的啊,性子挺柔的,也努力,本身有实力有势力,却没那么多事。”

  “谁知道呢,这年头表里不一的人那么多,谁知道那副皮子下是个什么东西。”

  “诶呦,可小点声吧,传到人耳朵里,小心混不下去,人家哥哥可在娱乐圈顶半边天呢!”

  “呸,半边天,也敢吹,毛都没长齐呢!我怕他啊,我走到今天,靠的都是实力,真以为娱乐圈这么简单,有钱就能搞定一切呐!”

  “可是……”

  “啪”一声,吵闹声瞬间停止,所有人的目光都聚到声源处,骆盛辉沉着脸,杯子重重地砸在桌子上,他的手指还捏在杯身,骨节因为用力,手背青筋暴露。

  吵闹的人自然不敢当着骆盛辉的面吧啦他的女主角,可是无奈情绪太高涨,骆盛辉还是听见了,他本来在跟边上的人谈剪辑的事,隐约听到的时候就不自觉皱了眉头,听着越来越过分的话,终于忍不住发了火。

  气氛沉寂了半分钟,骆盛辉慢慢平复了怒气,站了起来,他先举了杯,“首先,我再敬大家一杯,感谢你们的努力和付出,让这部剧顺利杀青,我非常感谢。

  然后,因为前几天程艺轩粉丝掐景萱而导致这部剧受影响,让一些不明真相的群众对这部剧以及制作团队和我本人产生了质疑,我向大家道歉,毕竟女主是我选的,我为这一切负责。

  最后,我想给大家一句忠告,无论以后我们会不会再合作,我都希望大家能像我在剧组要求的那样,作为一个真正的演员去拍戏,别被舆论牵着走,你不是它的奴隶,最重要的是,不要无端的猜测,这个圈子最看中名声,无论是败坏别人还是败坏自己的名声,都是一种变相的谋杀。

  我希望大家不要做刽子手,言语的刽子手!”

  骆盛辉对他的演员们向来很好,他是个没什么脾气的人,不像有些导演,演员不在状态就各种暴躁,他是个很善于深入去了解演员的人,他一向认为演员发挥不到位,至少有一半责任在导演和剧本身上。

  所以他的演员很好做,但也最难做,因为他很挑演员,最可怕的一次,他为了找一个合适的配角,等了四年,所有演员都合适才开拍。

  所以景萱刚进组的时候,大家都对她有过怀疑,甚至对骆盛辉都有怀疑,出道第一部正式作品是偶像剧,没人相信景萱这样的年纪这样的资历可以演得出大哥女人那种双面间谍的感觉。

  她太年轻,气场不够,资历太浅,演技不够。

  很多人都觉得,是不是骆盛辉开始对自己的作品将就了。

  因为这个,景萱刚开始一直融不进这个剧组,那时候体会最深的是骆盛辉,他那时候经常跟她聊天,开导她,后来才发现,当别人潜意识排挤她的时候,她是很难融入进去的,那个时候他第一次发脾气,一场戏,骂了所有演员。

  那天气氛很压抑,所有人都憋着一股气,包括他,一个经常合作的演员愤愤地过来质疑他,“我一直认为你是一个能创造艺术的艺术家,没想到你也变成了一身铜臭的商人,我真是太失望了。”

  他问:“你指责我的依据是什么?”

  “选择景萱难道还不足以说明这个问题吗?一个新人,如果不是有背景在,你会选择她?大家冷落她是因为她本身就不值得被信任,你这么护着她……大家对你很失望!”

  他那天翻了脸,指着所有人教训了一顿,“你们很委屈吗?是觉得我错了,是吗?好,我现在就跟你们说清楚,今天我之所以发脾气,不只是因为你们冷落排挤新人,更重要的是因为你们的心思都不在这里,被其他不相干的事情干扰了。

  每一部戏,都不是靠着一个演员,一个导演就能做成的,它需要上百个甚至更多的人共同努力去完成,所以我们要的是一个团队,而一个团队的核心就是凝聚力,作为一个团队的总指挥,你们给我搞离间,还要过来指责我?

  每一个演员都是我精挑细选过来的,对于我来说,我不管你们做过什么,即将做什么,我选择你们从来只有一个目的,为作品服务,适合这部戏是第一要务,你们要做的不是质疑,而是服从,这是对一个团队最基本的尊重,如果有一个人不信任我,现在就可以走,所有的损失我来承担,我从来不将就。”

  他没有直接为景萱说话,因为他知道,说太多,反而适得其反,景萱这样的人,其实最遭人嫉妒,她明明要比一般人优秀,别人却会选择性不见,专盯她的缺点,一旦看到她的一点瑕疵,就会无限的攻击。

  有时候,路人对她的愤怒,更多的是在表达对自身的不满,这种迁怒,最可怕。

  他发过脾气之后,情况好很多了,凝聚力逐渐出来,拍摄还算顺利,可是现在结束了,一旦又有风吹草动,又开始无端猜测。

  所以他才会生气,不仅仅是为景萱感到不公平,更多的是对这个圈子感到失望,对人性的软弱感到悲哀。

  “做好自己,其他人的是非,不要参与,以免陷入集体主义暴力的漩涡里,你们是一个演员,是一个明星,很多年轻人追捧着你们把你们当榜样,你们不能带给他们太多负面的能量,也别误导他们,这是你们的责任。”骆盛辉最后说了这么一段,然后提前离席。

  一群人在后面说,“骆导这段时间脾气不小啊,难道大家猜对了,他真的和景萱有一腿?不然怎么老帮她。”

  如果他听见这些,大概会后悔说这些话,一个人永远叫不醒一个装睡的人,大多数人宁愿把命运的不公归咎到身世机遇这些外在的东西,也不愿意去反思是不是自己实力不足,所以庸人才那么多。

  真是可悲!

  景萱和简书瑶回了酒店,收拾了东西直接回去了。

  简书瑶不要住在景萱那里,去酒店开了一间房,景萱劝不动,只能叮嘱了她有事打电话,自己回了家,开开门的时候,里面的灯是亮着的,地上乱七八糟的。

  她吓了一跳,下意识觉得家里进了贼,她头皮一麻,一把抓住了玄关处的铁棍,半夜这个时候,姜寒又在拍戏,她忽然觉得特别害怕,动都不敢动,一手握着铁棍,一手去口袋里摸手机,眼神一直盯着前面,手指划开屏幕,通讯录第一个就是姜寒,拨出去。

  听到听筒里的响声和卧室的铃声重合的时候,整个人愣了一下,然后彻底松懈下来,大口大口喘着,最后吸了一口气,中气十足地吼了一句,“姜寒,你给我出来!”

  姜寒穿着浴袍出现在眼前的时候,她只觉得心口五味沉杂,思念,怨恨,惊喜和后怕,所有的感觉交织在一起,她忘了刚刚是想骂他来着,一下子扑了过去,挂在他的身上。

  又哭又笑!

  姜寒正在找东西,被她莫名其妙吼了一句,又看着她莫名其妙扎进他的怀里,只觉得好笑,摸着她的脑袋问她,“怎么了?”

  喜欢和影帝隐婚的日子请大家收藏:()和影帝隐婚的日子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