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第五十二章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6 01:20:26字数:1599
  景萱这个时候也听不进去什么,她只是想倾诉,所有压在心口的东西让她觉得沉重异常,窒息的让人喘不过来气。

  “我和姜寒领证领的很仓促,也很突然,后来我一直想,他是不是头脑发热,一时冲动?他那么好,我却什么都不会,我觉得我就像是他的包袱,只会让他的脚步越来越沉重。”

  简书瑶将她从怀里拉出来,“景萱,你冷静点,来,看着我的眼睛,你喜欢姜寒吗?”

  景萱红着眼,点点头,“喜欢!”唯有这个问题,她有最坚定的答案。

  “你喜欢他,他愿意娶你,还有什么不对的吗?你在这边自怨自艾什么,我特么都想抽你。

  烦透了你这个样子,能不能清醒点,你觉得自己拖累了他,那就想想怎么才能不拖累,你觉得他对你太好,你就努力对他更好,婚姻从来不是单方面的,他愿意为你付出是因为他在乎你,你要是不想失去他那就努力去对他好啊!

  这么说吧!就算两个相爱到非彼此不可的人都可能因为婚姻的琐碎而分崩离析,你和姜寒之间,除了年龄的差距,还有各方面的不合适,所以你不努力,而是在这边矫情,我都怀疑你脑子进翔了好吗?”

  简书瑶看着她,一副恨铁不成钢的样子,“你什么时候才能长大点呢?都怪你哥把你保护的太好,惯的你!”

  景萱愣愣地看着简书瑶,脑子里混沌一片,她有些懵,但好像……她真的做错了。

  简书瑶抽着纸巾给她擦眼泪,翻了包包拿粉扑给她补了下妆,“好了,你冷静下来的时候好好想想,别遇见事就哭,宝贝儿,你都是已婚妇女了,不是大龄儿童,姜寒每天工作那么忙,你不能让他每天累的半死回来还要哄你,这样就算他再爱你,你俩也迟早玩完!”

  “我知道自己这个样子很讨厌!”景萱擦了一下泪,好像……的确是这样!

  “你知道个屁!走了,去吃饭了,等你冷静的时候想明白了,考虑爱不爱什么的都是扯淡,人相亲的还能相守白头呢,感情是经营出来的,不是凭空冒出来的,你什么不做,哪来的屁感情!”

  “我明白了!”景萱低着头,小声说着,“瑶瑶,谢谢你。”她太需要一个人能打醒她了。

  这些天太过沉溺于悲伤的情绪,将心底那些不安的矫情无限的放大,那种膨胀的不安好像要把她吞没了一样。

  是她太自私,太自我了,只顾着自己的感觉,而忽视了周围人,再放任下去,或许她就变成第二个程艺轩了。

  想一想,竟然有种后怕的感觉。

  如果是那样,别说姜寒,连她自己都讨厌自己。

  “吃饭去了,好不好?我都快饿死了,中午只吃了一些甜点,现在已经饿到不行了。”

  景萱点点头,“嗯……对不起。”

  “对不起你个头,你好好的我就谢天谢地了,知道吗?你知道我不爱说好听话,我不想迷惑你给你一种你没错的错觉,我想你变得更好,更幸福,所以别让我担心,好吗?”

  景萱抱了抱她,“我知道,瑶瑶,我很感谢,有你在身边。”

  只有最在乎你的人才愿意去骂醒你,去告诉你,你没有那么好,也没有那么可怜,你的悲哀和千万个人的悲哀是一样的,大家并没有什么不同,不要夸大,也不要忽略,你可以有小情绪,但擦干眼泪之后还是要去考虑生活该怎么继续,而不是继续沉溺。

  景萱收拾好情绪,跟着简书瑶回了包间,程阳低着头,不知道在想什么。

  简书瑶先开了口,“对不起程先生,刚刚是我不对,我向你道歉,希望你不要在意,出来吃饭应该开开心心的,您说是吗?”

  程阳抬起头,对上简书瑶的眼睛,不知道是错觉,还是心虚,他从她的眼神里看到的是冷漠。

  他笑了,“没关系,我挺喜欢简小姐的直爽的!”

  景萱虽然不太明白两个人怎么化干戈为玉帛的,但还是觉得心里舒服了那么一点。

  三个人吃着饭,气氛有点尴尬,简书瑶觉察到了,忽然开口,“喝点酒怎么样?”

  程阳点了点头,“都可以!”

  景萱也没异议,简书瑶就点了点头,跟程阳说:“陪我去酒窖挑酒,可以吗?”她怕留程阳在这里景萱尴尬。

  程阳的眉毛几不可见的皱了一下,但还是点点头。

  很长的走廊,坐电梯,酒窖在负层,两个人一路无话。

  程阳挑了一瓶干红,回头一看,发现简书瑶直接提了一瓶威士忌,他不由开口:“威士忌太烈,还是换一瓶吧!”

  “你可以不喝!”简书瑶垂着眉,没什么表情,“我又没逼着你。”

  她的那个硬脾气,还真是……让人胸闷!

  不知道是出于什么心理,程阳也换了一瓶,伏特加!

  简书瑶看见了,略挑了挑眉,笑了笑,什么也没说,拎着走了,程阳跟在后面,看着她的背影。

  她今天穿了一条短裙,上身是红色的线衣,一头大波浪卷披散在脑后,黑色的打底裤,长筒靴,衬得一双腿又直又长,她身材很辣,往那儿一站,很惹眼,只是那脾气……真让人不敢恭维。

  三个人两瓶酒,起初还慢慢品,后来简书瑶和景萱直接大口灌,加了冰的伏特加和威士忌,后劲特别足,几杯下去,两个人就彻底不行了,开始胡扯着说胡话。

  简书瑶给家里的司机打电话,让人来接她,打完又打姜寒的电话,景萱夺了手机,“不要,他知道……我喝酒……会生气的。”

  “嘁,你倒是听话!我让他接你啊,他不接你我不放心!”

  “我打车!”

  “扯淡!你想明天上头条啊!”

  “那你送我,我不管,你送我……”

  “不送,把你逮我家去,让姜寒独守空闺去吧!”

  “不行!”

  “哦草,你个没良心的……”

  ……

  程阳听着两个人说话,默默地喝着酒,脑袋竟然也有些发昏了。

  后来简书瑶摇摇晃晃地去洗手间,景萱一头栽在了桌子上,彻底趴下了。

  陈阳走过去,把她脑袋下的勺子和碟子抽出来,让她趴得舒服点。

  景萱侧着脸,头发散在桌子上,滑到了嘴里,她伸出手去撩,露出一节脖颈,和半边锁骨,她皮肤很白,显得很诱人。

  他忍不住吞咽了口唾沫,感觉身体有一股热,他明白那是什么,几乎是一瞬间,酒醒了,他觉得荒唐的很,不由笑了。

  他摸摸她的脸颊,在心里说:再见了,景萱,我想我终于明白,我为什么会失去你!

  当初他一直在生闷气,第一次主动对异性示好,对方却毫无反应,那种挫折,还真是入骨入心。他那时候觉得景萱挺过分的,就算是不接受他,至少也要有点回应!

  再次见她,他以为是命运的巧妙安排,但其实或许是告诉他,有些人错过了,就是永远错过了,没有重来的机会。

  不甘心吗?是的,这两年心心念念,脑海里一直有一个影子,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站在五千人的报告厅里对着三千多的新老生脱稿做新生报告,她神采飞扬,她眉目如画,她漂亮的像蝴蝶,她灵动的像清泉。

  那个美丽的公主,只住在回忆的城堡里,与他毫无关联,在爱情面前谈自尊,他该有多愚蠢。

  她有了爱她的人,那个人优秀到让人仰望,他连争取都做不到。

  所以现在的懊悔和不甘都是对当初犹豫的惩罚,他自作自受。

  简书瑶进来的时候就看见程阳半俯着身,指节分明的手指抚上景萱的脸颊。

  她那个暴脾气诶,酒醒了大半,三两步走过去,一巴掌甩在程阳的脸上,“我x你大爷!”

  程阳懵了一瞬,脑海里自动回放第一次见简书瑶的画面,她也是这架势,二话不说先上手,一巴掌打得又猛又烈。

  她脸上的表情,还是一模一样的神气!

  呵,郁结!

  长这么大,第一次在同一地方跌倒两次。

  程阳一把抓住了她的胳膊,倚仗着身高优势去俯视她,他渐渐地眯上眼睛,“如果拍戏的时候我亲了她,你是不是还要杀了我?”

  “那不一样,肉体的接触和精神的亵渎是两回事!我已经告诉你景萱有对象了,你现在是想干什么?”

  “肉体的接触,精神的亵渎?”程阳更加逼近了她,盯着她喋喋不休的红唇,倾身覆了上去。

  确切来说,这是简书瑶第一次接吻,陌生的,炽热的,混着伏特加和威士忌味道的吻,他强势地攻城略地,像是发泄,又像是征服,他想征服她!

  简书瑶失去了反应能力,只知道他的舌头滑进她嘴里的时候,她忘记了紧闭牙关,从而领土失守,彻底溃败。

  她像是被人侵犯威严的女王,她不能容忍有人可以在任何地方凌驾于她,她更凶狠地回吻她,两个人像是两头野兽,互相厮磨。

  到最后分开的时候,两个人都大喘气,酒醒了一半,气氛尴尬,简书瑶尖利的爪子此时完全伸不出来,她有点懵,总觉得事情朝着一个诡异的方向在延伸了。

  程阳看着她,他以为她又要甩过来一耳光。

  然而她只是转了身,“刚刚什么都没发生……我带景萱回去了。”

  她半扯半抱的把景萱捞了起来,“宝贝儿,我们回去了。”

  她边走边打电话,离她吩咐的时间还远,家里的司机还没来,她终于还是拨了姜寒的电话。

  姜寒正好在附近,不到十分钟就赶过来了。

  简书瑶把景萱塞进去,“不好意思哈,景萱看见我太高兴了,喝的有点多,你可别怪她。”

  姜寒把半睡半醒的景萱捞进怀里,她似乎是找到了熟悉的感觉,在他怀里找了个舒服的位置,闭着眼睡了。

  看着她虽然睡着,但眉目终于舒展的样子,他不禁勾了勾唇,抬头对简书瑶说:“谢谢!她最近情绪都不是太好。”

  “小女孩儿,容易情绪泛滥,但她本性是很好的,你好好跟她讲,她会听的,你别什么都不说,她会害怕。”

  喜欢和影帝隐婚的日子请大家收藏:()和影帝隐婚的日子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