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第五十章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6 01:20:18字数:2420
  景萱第一次用验孕棒,到底是一条红线,还是两条红线?

  她拍了拍自己的脑袋,摇摇头让自己清醒一下,努力地让自己大脑恢复运转,盯着包装上的说明文字反复看,好半天眼神才能聚焦。

  哦,一条红线,没有怀孕。

  她猛地松了一口气,觉得自己浑身像是虚脱了一样,也不知道在紧张个什么。

  原城姜寒的公寓,这不是景萱第一次住进来,却是第一次以他妻子的身份,以前她住在他卧室隔壁的客房,现在自然住主卧,想当年她可是觊觎了好久了,有时候趁着他不在家,偷偷瞄两眼里面,想着哪天可以光明正大地进去晃了一晃。

  其实里面简单的很,就一个半面墙的储物架,璧式推拉门的衣柜,很大一张床,一个电脑桌,黑白色调,连张沙发也没有,装饰更是少,墙上挂了两幅她看不懂的抽象画,其余的就什么都没了,窗帘都是纯色的灰。连着一个很大的浴室,景萱没进去过,也不知道构造就是了。

  景萱坐在卧室里收拾行李箱,衣服挂在衣柜里,她的史迪仔抱枕和皮卡丘玩偶扔在床头,护肤品放在哪?嗯,可能要添置一点东西……景萱记在记事本上,又去收拾储物架,把自己的小摆件放在上面,还有什么呢?她想不起来了,环顾一下房间,不由笑了起来,黑白灰的房间因为她的东西而变成了五颜六色的,尤其是她的史迪仔和皮卡丘,放在灰色的被子上,显得特别色彩明亮。

  姜寒去公司了,还没回来,差不多晚上七点钟了,景萱才想起来,自己还没吃饭,这样想着,忽然觉得好饿,她摸出手机给姜寒发短信,问他吃了没。

  过了一会儿,他才回:“还没,在开会,你先吃。”

  进厨房,景萱什么也不会,冰箱里是新添购的蔬菜肉类,她瞄了两眼,一点速食都没有。

  她突然觉得有些羞愧,以后难道她跟姜寒两个人要一起煮泡面吗?还是一块叫外卖?

  有那么一瞬间,景萱有种洗手作羹汤的冲动,可脑子一热开始翻食谱动手的时候,她才沮丧的发现,做饭真是个宇宙级难题,比做数学题还难。

  最后鼓捣一个多小时出来,米饭太硬,木耳炒蛋蛋太咸木耳太甜,青菜炒得太过火,都有点发黑了,辣椒炒肉已经不能看了……

  嗯,她有做黑暗料理的天赋。

  还没来得及处理掉,厨房门就开了,景萱吓了一跳,他什么时候回来的,她一点也没有感觉到。

  姜寒脱了外套,只穿了一件白衬衫,袖扣打开,挽到小臂中间的位置,领口的扣子也开了两粒。

  景萱看着他,心里在泛花痴,满心都是我老公真帅,怎么看怎么帅的满足感。

  他挑眉,“做了什么?”

  四个字,她才反应过来,还没有毁尸灭迹……

  景萱就差捂脸钻地缝了,他长腿已经迈动走了过来,看了眼她的“杰作”,眼角隐隐有抽动的迹象。

  景萱已经无力挽尊,垂着头,“手艺不佳,基本……没什么能吃,我们还是叫外卖吧!”

  他已经夹了一块木耳放在嘴里,看着她可怜兮兮地样子,实在不忍心打击她,揉了揉她脑袋,替她把围裙接下来,“洗手吃饭吧!”

  景萱抬头,“你要吃?会中毒的……”真的会中毒的,以前看访谈,他其实是个很注重生活品味的人,吃穿很低调,但绝不随意。

  小时候已经在姜家吃饭,姜母是个很厉害的家庭主妇,做什么都很能做的很好,她把姜父和姜寒照顾得很好,景萱也占了不少便宜。

  有那样的妈妈,姜寒嘴挑,一点都不稀奇。

  然而事实上,姜寒不仅吃了,还吃得津津有味,让景萱都怀疑自己和他是不是一个味蕾。

  他吃饭很安静,慢条斯理地,透着股优雅的韵味,真是怎么看怎么好看。

  景萱想,如果有电视剧只拍他吃饭拍二十集,她都能捧着脸全程星星眼的看完。

  迷妹心,奈何妻子身,她不能只星星眼啊,还要替万千少女照顾她们男神,想想真悲哀,嗯,不是她悲哀,是男神还悲哀,娶个媳妇儿什么也不会。

  “做饭嘛,等我熟练就好了。”景萱没什么底气的说,她戳着碗里硬得累腮帮子的米饭,心虚的很,从小她就被宠坏了,父母都很忙,在家的时间很少,她基本是爷爷奶奶带大的,老人家心疼孙女,哪会让她学什么做饭,后来父母不在了,所有人都是加倍地疼她,好像要把所有她未得的宠爱都补偿给她一样。

  所以结果就是,她除了一腔矫情,什么都不会。朱静说的对,就像趴在谷底的人叫嚣着要的是梦想而不是金钱一样,那种对梦想过度的崇拜,对金钱过度的鄙夷,本身其实还是对自身的厌弃和不满意,她想做一个合格的演员,想告诉世人娱乐圈并不是只有黑暗和肮脏,依旧会有人为了理想清白而炙热的活着,其实不过是矫情,活着,或者高傲的活着,只是一种选择,并没有高尚到哪里去。她脸仰的太高,连基本的生活技能都抛弃了。

  “不会做就别做了了,我过几天请个阿姨,或者找个钟点工,我们两个工作本身就多,自己动手的机会也不会太多,不会就别勉强了。”

  姜寒拿着汤匙喝紫菜汤,一口下去,好半天才咽下去,什么味道?糖?紫菜汤放糖吗?他想,还是请个阿姨好了……

  她的情况,他比任何人都了解,本身动手能力就不强,又没有人教她,她能想起来做饭,他已经觉得难得了。

  听他这样说,景萱觉得更难受了,什么事都是他在替她考虑,而她能帮他的好像少之又少。

  他能包容她到什么时候?

  毕竟感情是相互的,两个人在一起不就是互相扶持,如果她一直在拖后腿,他能包容她多久?无底线的包容会让人产生惶恐,他对她什么都不求,是不是走的时候也干干脆脆?

  如果不能互相需要,婚姻好像并没有什么意义,她这样想。

  这个问题,景萱第一次考虑,就觉得沉重异常。

  “没事,我还是可以学的,好歹是女人啊,我总不能连这个都学不会。”

  好不容易吃完饭,景萱觉得闷闷地,收拾了碗筷去厨房。很清脆的一声响,跑神的时候,不小心把筷子和一个盘子撒了,噼里啪啦碎在地上。

  姜寒吓了一跳,起身走过去,然后就看见景萱蹲在厨房里哭,不知道是吓到了,还是伤到了。

  他蹲在她面前,拉起她的手上下看了看,“受伤了?”

  景萱摇头。

  “那是吓着了?”

  他的声音透着紧张,音调还是一如既往的好听,可景萱一点也高兴不起来,她摇头,再摇头,想忍住泪意,最终还是放声大哭了起来,然后一头扎进他怀里。

  姜寒半蹲着,猛地被撞了个满怀,差点往后仰面摔倒。

  他无奈地拍她的后背,“到底怎么了?饭菜的问题?如果是这样的话不用觉得难过,没有谁一开始就能做很好的,我知道你不会做饭,没关系,你也不是非要会不可,我说了,过几天就请个阿姨,或者叫个钟点工,别哭了,嗯?”

  景萱把头闷在他怀里,只摇头,“不是的,不是的,姜寒,你对我太好了,我好怕这一切都是幻境,是幻象,然后风一吹,什么都没了,就像我爸爸,我爸爸对我妈妈那么好,那么好,可是到最后,那真相连我都难以接受,我……我不是不相信你,姜寒,可是我真的好怕,好怕你其实并没有那么喜欢我,如果有一天你腻了,烦了,不想要我了,我就什么都没有了,你根本就不需要我……”

  姜寒轻皱着眉,爱她,想给她最后的,包容她的一切,这些几乎是本能,然而这些问题,她真的并没有考虑过。

  一时间,姜寒也不知道说什么,就那么抱紧她,“景萱,从我决定娶你的那一刻起,就已经做好了这辈子和你捆绑在一起的打算,你是什么样的人,从小时候看到大,我想我还是了解的,你的情况,都在我脑海,你知道,我不是一个冲动的人,但最后还是决定和你在一起,因为……我爱你,爱本身就是需要,景萱……我需要你!“

  姜寒把她抱进怀里,很多话想说,到最后竟有些不知道怎么开口了,只能更紧的抱住她。

  景萱觉得自己真是矫情,可是情绪真的控制不住,觉得难过的像是快要窒息了一样。

  此刻,只有他能抚慰她,她手环着他的后背,回抱他,抱得再紧都觉得不够。

  “姜寒,你爱我?”

  “嗯”

  “你再说一遍。”

  “我爱你!”

  “真的吗?”

  “真的。从很早的时候。”

  “有多早?”

  “你不知道的时候。”

  “哦,姜寒……”景萱叫他。

  他“嗯”了声,“你说。”

  景萱深吸一口气,“我也爱你。”

  很早很早,从你不知道的时候起。

  这夜景萱做了一个梦,也不知道是梦还是自己潜意思在回想,她梦见小时候,上三年级那会儿,在教室里,天气很好,阳光是金色的,她坐在窗户边上的位置,晒的蠢蠢欲睡。

  下课铃响了,她头一歪,直接趴在了课桌上,醒来的时候,桌子上多了牛奶和蛋挞,还有字条,“醒来记得吃。”

  同桌捅了捅她,“那个是高中部的吧,长得好帅,你哥哥啊?对你真好,每天给你送吃的。”

  她眯着眼笑,很自豪地说,“不是我哥哥,我长大是要嫁给他的。”

  景萱醒来的时候觉得那梦好真实,但又不太真实,三年级的时候,她可从来没想过要嫁给他。

  第二天醒来,景萱又问他,“你爱我吗?”

  他还没睡太醒,漂亮的眼睛微微眯着,显得慵懒又性感,他别过头,“没完没了还。”昨晚揪着他一直问,一直哭,最后睡着了还一抽一抽的,保持着扯他胳膊的姿势。

  那模样,真是可怜,又让人无奈。

  洗漱完,外卖差不多到了,两个人吃着,景萱一直在想昨晚的事,她哭得像个二傻,那模样,真是不忍直视,情绪这东西,跟大姨妈一样,来的时候,谁也挡不住。

  “对不起,我昨晚情绪太差了,你别在意。”

  姜寒吃着饭的动作顿了一下,他抬头,看着景萱,“有什么话,都可以直接来问我,不要憋在心里,知道吗?”

  景萱“哦”了一声,“以后不会了。”

  “你昨晚说的,我考虑过,是我忽视了,你现在是我的太太,不是小妹妹,你会害怕是正常的,是我没能给你安全感。”

  “不,我间歇性矫情,你别理我,昨天本来就心情不好。”景萱顿了顿,决定还是跟他说:“昨天……我去见经纪人,她问我……最近两年有没有要孩子的打算,我说考虑考虑,我突然想起来,我们……从来,没做过安全措施,就去买了验孕棒自己测试了一下,结果是阴性,那时候我心里很乱,我不知道如果真的怀孕我会怎么样,我想和你一起孕育宝宝,可是又觉得我还太小,怕担不起母亲的责任,我想有一份自己的事业,可又害怕耽误太久……”

  姜寒沉默了好一会儿,然后才开口,“生宝宝的事先不要考虑,做你想做的事,不要又太大的压力。我是不小了,可家里也没人会催,所以你不用担心。”说到这里姜寒忽然想起来,“爸妈说让尽快把婚礼办了,年底吧,你把年底腾出来。”

  景萱有些犹豫,“要不不公开吧,只请家里人就好。”

  “景萱,我说了,没必要瞒着。”姜寒有些不明白她到底在想什么。

  “我不喜欢那么多媒体,万一到时候出丑,丢脸就丢大了。”

  “那天全场你最大,你怕什么?”

  “反正是怕!”

  “……那好吧,我跟妈商量一下。”

  景萱点点头。

  -

  接下来姜寒有活动要参加,而景萱去见了骆盛辉,新生代鬼才导演,拍的都是很偏的题材,然后却总是意外的卖座。

  朱静带着她去参加了一个饭局,去了不少名人,景萱能叫得上名字的就有七八个,其中一个还是影帝级的,大多是男人,景萱这万绿丛中一点红就显得格外的瞩目。

  骆盛辉比于在中小了那么几岁,戴一副黑框眼镜,整个人都是一股儒雅的气息,跟他作品的风格一点都不搭。

  那种犀利的,幽默中透着嘲讽的叙事风格,怎么看都是锋芒毕露的,然而骆盛辉本人却一点攻击性都没有。

  甚至骆盛辉在跟朱静握完手后,特意跟景萱打了声招呼,“你好,我听于师兄说过你,很有灵气的小姑娘。”

  “谢谢骆导夸奖。”

  一顿饭吃下来,大致的角色和大纲都定下来了。

  这是景萱第一次接触电影,电影不比电视剧,演技不足可以靠剧情来补救。

  电影对演员的要求要高更多。

  她的角色基本上来说,是大哥的女人,双面间谍,天使面孔,魔鬼心肠,外表有多无辜,内心就有多险恶。

  她前期中期后期的变化挺大的,虽然戏份不多,但很有挑战性。

  景萱觉得自己的激情有点被点燃了,那是一种跃跃欲试又蠢蠢欲动的感觉。

  开机的那天举办开机发布会,依旧是低调开机,没有媒体,只有剧组人员,上供点香,大家各自许愿叩拜,然而导演领着大家去下馆子,提前熟悉一下,培养一下感情。

  这部剧叫做《倒数毁灭》,崩塌的世界观被重建,然后解构,重新组合,悬念叠起,给人一种每秒都在反转的感觉。

  景萱看了剧本,里面的女性角色准确来说只有两个,大哥的女人,一个很厉害的女警,骆盛辉是香港人,这部剧也是以香港为背景的,拍摄地点也选在了香港。

  走之前,简书瑶正好回来,要见她,她忽然想起还没请程阳吃饭,前几天听说他在这边做活动,于是就拨了电话过去。

  “地址告诉我!”景萱还没问他时间是不是合适,他就直接问了她地址。

  景萱报了一家会员制会所的名字,简书瑶是土豪妞,每天最大的乐趣就是帮她爸败家,“等我花光了他的钱,他就再也不用担心他的事业没人继承了。”这是简书瑶的原话。

  约在晚上,景萱过去的时候简书瑶已经等在门口了,因为是会员制,没有会员带着,不让进,每次来都是土豪妞带她进去的。

  简书瑶好像瘦了,原本就棱角分明的五官此时更加的立体了,皮肤也黑了,神色内敛,跟以前似乎不太一样了。

  两个人见面,互相拥抱了一下。

  简书瑶说:“萱,我好想你!”

  景萱抱着她,“你怎么现在才回来,我想打个电话都联系不到你。”说着,捶她的背,“去那么远的地方,很让人担心啊你知不知道。”

  简书瑶吸着鼻子,“抱歉,以后不会了。好了,我们进去吧!”

  “等一下,还有一个人。”景萱推开她,说着,之前没有告诉她,是怕她又抽风,不见人家。

  “你别告诉我你把姜寒叫来了,单身狗不不接受我告诉你。”

  景萱摇头,“没,是程阳,待会儿你可别再抽风了,说到底当初是我们不对,你就算不服软,也别给人脸色,你敢再乱来信不信我揍你!”

  “好了好了,知道了!”

  喜欢和影帝隐婚的日子请大家收藏:()和影帝隐婚的日子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