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第二十八章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6 01:19:47字数:1364
  景萱被变态骚扰过,那是大一上学期的时候,作为各路美女扎推的表演系系花,景萱经常被表白,各种奇葩都见过。

  但那个男人不一样,比起那些缠着她要联系方式,花样百出跟她约饭的男生,他显得异常安静,但总是让人无端端生出一股脊背发凉的感觉。

  第一次见他是在学校后门的学生街,那天她给一个杂志当平面模特,摄影师特别龟毛,折腾了她一天,回来的时候又累又饿,没进校门就直接拐到学生街去吃饭了。

  那个男人坐在她的斜对面,目光出神,眼里隐隐含着泪,那种压抑的悲痛让他整个人看起来有点可怜。

  是个长得很清秀的男生,不知道在想什么,脸色不是太好,整个人看起来有一种颓废的美感,景萱忍不住多看了两眼。

  她的饭吃完了,要走的时候,余光瞥到那个男生手里握着一个项链,铂金色,坠子打磨成泪滴状,凹在精致的托槽里,不知道是翡翠还是绿水晶,很漂亮,一看就是女生的东西。

  景萱挑眉笑了一声,原来是失恋。

  正要走,男人忽然“呵”的冷笑了声,抓着项链猛地掷了出去,然后抱着头趴在桌子上,肩膀耸动,不知道是不是哭了。

  景萱有点唏嘘,以前总是见女生因为失恋要死要活的,倒是第一次见因为失恋失控的男生。

  一时间说不上是同情还是单纯的出于好意,景萱帮他捡起了项链,放在他面前的桌子上。

  她蜷起手指在桌子上扣了两下,他抬起头看她,眼睛里都是撕裂的血丝,倒是让景萱愣了一下,然后才想起来说话,她说:“看你这状态,扔了东西也不一定会痊愈,我帮你捡回来了,等你冷静了再决定要不要扔吧!免得后悔。”她微笑了下,尽量让自己的语气听起来和煦一点,免得伤害失恋人士。

  说完她就走了,没想到,隔了两天她收到一条短信,只有两个字,“谢谢!”知道她电话号的不多,都是熟人,可是这个却是个生号,莫名其妙的两个字,景萱以为是诈骗,就没理会。

  隔了一天,又收到一条,“还是很难受,你出来陪我喝酒吧!”

  这语气,有些熟稔,景萱就回了个:“你是?”

  没回复,景萱也就没管了。

  晚上的时候,景萱去参加一个活动,回来的时候已快要十一点了,因为门禁时间快到了,景萱是跑着的,快到宿舍楼下的时候有人喊她的名字,她吓了一跳,回过头去看,却是一个不认识的男生,她以为又是哪个无聊的男生想过来勾搭她,就摇了摇头,跟他说:“不好意思门禁快到了,我没时间。”

  说完她转过头继续往宿舍楼赶。

  男生的腿长,三两步就追上了她,扣住她的胳膊,捏得她有点疼,他最先露出一个笑容,很淡,透着股凉薄的味道,总之是个让人不怎么舒服的笑容,“你跑什么?”那个男生说。

  景萱有些生气,皱着眉跟他说:“我真的没时间了,你松开!”她往那边看,宿管阿姨已经拿着大锁准备锁楼了,看见外面还有人,就喊了声,“小妹,快点,再不回来我可就锁了啊!”

  景萱答了声“马上”,扭过头看着男生,还没开口,对方先说:“陪我喝酒去吧!”

  景萱简直想拿砖拍他,猛然间又想到短信,问他:“这两天你是不是跟我发过短信?”

  男生“嗯”了一声,很坦诚地跟她说:“我想追你,跟我在一起吧!”

  景萱都要气笑了,“同学你出门忘吃药了吧!首先我不认识你……”说到这里,她仔细看了一眼男生的脸,联想到他发的第一条短信,“谢谢”,脑海里忽然闪过学生街吃饭那天的画面,她有些脸盲,不熟的人很快就会忘记,这会儿才回想起来,“好吧,算见过一面?基本算陌生人,你是什么样的人我不了解……”

  “陪我睡一晚,要多少钱我给!”男生有些不耐烦地打断她。

  景萱被他这句话惊到了,继而是难堪和愤怒,挥着手里的包砸了他一下,转头就跑,骂了句:“神经病啊!”

  之后的几天,景萱手机QQ微信微博所有联系方式都被轰炸了一遍,他关注了所有她微博里的好友,并且私信问他们景萱的一切事情,跟所有人说她是他女朋友,最后还过来告诉她,“答应我,不然我不保证自己会做出什么。”

  那几天她天天收到包裹,小零食,小饰品,还有很多稀奇古怪的东西,所有认识她的人都以为她恋爱了,只有她自己明白,那是一种怎样的体验,脊背发凉。

  她甚至去问了律师,感觉自己像是遇到了偏执狂加神经病。关键是她还不知道他是怎么知道她的信息的,他了解她的一切,她却对他一无所知。

  后来她在宿舍楼下再次见到他的时候,他还想对她动手动脚,她真的是生气到了极点,凭着自己以前练过散打的身手狠狠地修理了他一顿,最后她把他踢到石像上的时候,他嘴角都溢出了血,却还是笑着,却那笑容让她无端端瘆得慌,后来好几天都疑神疑鬼,总担心他会从哪蹦出来。有时候她都怀疑自己要神经衰弱了。

  所幸揍了他一顿后就没再见过他了,她提心吊胆了一阵子也就渐渐淡忘了。

  而隔了这么久,景萱才知道对方叫梁晖,梁桐的亲弟弟,那个和梁桐姐弟不伦恋的男人。

  到这时候,景萱才有些明白为什么梁桐那么痛恨她,大概除了对系花这个称谓的怨念,还有梁晖的原因吧!至于是因为梁晖追求她,还是因为她打了梁晖,这些就不知道了。

  景萱忽然觉得人生处处是巧合,有时候生活的戏剧性比之电视剧更甚。

  那个时候她刚刚去陵园看了爸爸,心情正不好,出来的时候景博轩的车就停陵园外,他抽着烟,站在车旁,才几天没见神色就憔悴了很多,也瘦了,眼窝有些陷下去,衬得人更加深沉冷冽。

  景萱的一腔怨气霎时烟消云散,只觉得眼眶发热,心脏一揪一揪的疼,她哥哥再强大,也终究是一个不到三十岁的青年,她竟然自私地让他为她承受那么多。

  她扑过去,趴在哥哥的怀里,眼泪终于忍不住,大颗大颗地往外掉,有很多话想说,最终却只说了句,“哥,你瘦了。”

  他“嗯”了声,拍拍她的背,“没事,过两天就补回来了。对不起,没能让你见那个男人最后一面,昨天才下葬,我怕拖久了记者会发觉,我知道你不喜欢那样的局面。”

  因为父母的事,景萱一直抗拒那些蜂拥而至的记者。

  景萱本来是有些埋怨的,可现在,她一句话也说不出来了。

  姜寒走过去,对景博轩说了句,“抱歉。”到最后,还是没能瞒住。

  景博轩摇摇头,迟早是要知道的,他以前最怕景萱突然知道这件事,总想着等她长大了再告诉她,可是过了这么多年,无论她几岁,在他眼里都还是那个单纯无忧的小姑娘,他不忍心破坏,就一直瞒着,到了如今终于暴露,他才发现,他的妹妹,没有他想的那么脆弱。

  而且,她有权知道真相。

  坐上车的时候,景博轩告诉了她梁晖的事。

  那天在监狱,梁晖说:“我姐她手里还握着一张牌,对你来说并不是什么好牌,但她一定会当做最后一条救命稻草来用,我不希望她走到那一步,你答应我放了她,我答应你让她放弃那张牌。”

  那张牌,就是拿给姜寒看的那个视频,视频里面,就是景萱揍梁晖的画面。

  景博轩那时候冲着梁晖笑了,很冷的笑,他说:“放了她?不可能!”他凑近梁晖,眯着眼,整个人带着浓重的压迫感,“我杀不了她,至少能让她……生不如死。”

  “你这样是犯法的!”梁晖气息不稳,整个人都在颤抖,“不要动她!”

  景博轩“呵”了声,“犯法?你对付我妹妹的时候有没有想过犯法?真是可笑……至于结局,我们拭目以待吧!”

  这些话,景博轩自然不会告诉景萱,他只是告诉她,“我现在正在找梁桐,她躲起来了,还没找到,几家重要的媒体我已经派人打过招呼了,如果有万一,视频暴露出来,你有个心理准备。”

  视频一旦暴露出来,即便能澄清,打人却是事实,对于一个艺人来说,形象一旦崩塌就很难修复了。

  景萱点点头,“嗯,哥你不用太担心我,我没有那么脆弱的。”

  一直以来她躲在别人背后太久了,可是她,终究是要长大的啊!

  晚上,她住在家,和姜寒一起,景博轩依旧不愿意踏进这个家门。

  第二天,景萱接到简书瑶的电话,“你在哪?我有急事找你!”

  喜欢和影帝隐婚的日子请大家收藏:()和影帝隐婚的日子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