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第二十七章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6 01:19:46字数:1339
  景萱醒了,找不到姜寒,恍惚间觉得自己像在做梦,领证结婚,都像是梦,现在梦醒了?

  鞋子都没穿就跳下了床,看见阳台上的人时,才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景萱凑过去,在他背后抱住他,脸贴在他宽厚的背上,外面天空还是将明未明的灰蓝色,四周很安静,静得只能听得见彼此的心跳,真想停在这一刻。

  姜寒掐了烟,转过身,将她抱进怀里,低头捏她的脸,“怎么不睡了?”

  景萱摇摇头,往他怀里蹭了蹭,“睡不着了。”

  “我们出去转转?”

  “不,就这样,让我抱抱你。”她声音瓮声瓮气的,带着睡醒的慵懒,像在撒娇。

  昼夜温差很大了,清晨很冷,刚出来一会儿景萱的露出来的皮肤都已经发凉了,姜寒揽着她往屋里去,关上阳台的玻璃窗,躺回到了床上。

  景萱像考拉抱着树一样抱着姜寒,不停在姜寒身上蹭来蹭去。

  蹭来蹭去……蹭来蹭去……

  最后果然擦枪走火,姜寒翻身将她压在身下,眸色深沉,看得景萱一愣一愣的,整个都懵了,不知道突然怎么就变成了这样。

  “姜……姜寒?”

  他低头亲吻她,“怕吗?”

  景萱抱住他的脖子,回吻他,忐忑,但还是坚定的摇摇头,“不怕!”

  姜寒笑了笑,傻孩子!

  他慢条斯理地去脱她的衣服,两个人慢慢厮磨着,身体越来越滚烫。

  ……

  景萱实在是疼,试了两次,姜寒不忍心,都没进去太多,放过了她。

  最后,景萱心一横,闭上眼,说:“没事,你进来吧,我能忍住。”

  姜寒笑了,眉眼舒展,趴在她耳边笑说:“来日方长,慢慢来。”舍不得看她难受,忍忍就罢了,以后慢慢讨回来。

  景萱脸烫的厉害,拿被子蒙着头,姜寒把她的脸扒出来,捏着她的下巴吻她,两个人在床上厮磨了很久,下去吃饭的时候,已经是上午十点了。

  太阳已经高升,游客大部分已经出来活动了。沙滩,阳光,小码头,景色依旧那么美。

  今天姜寒带她去逛小店,手工饰品,纪念品,很多小玩意儿。还有装修精致的酒吧,景萱想进去,姜寒不让。

  她酒量实在太差,十几岁的时候第一次喝酒,两杯红酒就彻底趴下了,站在他家的沙发上非要跳舞给他看,那画面,至今难忘。

  景萱在一家饰品店买了两条鱼骨脚链,亚麻色的绳子,打磨的很精巧的鱼骨,一条自己带,一条准备回去给简书瑶。然后又挑了一个坠子,海螺形状。

  姜寒表示不做评价,这姑娘还是个孩子。对待小朋友要包容。

  想到简书瑶,景萱跟姜寒商量,“你把我手机还我呗,我给瑶瑶打个电话,我出来玩不告诉她,她又该骂我白眼狼了。”

  “不用,我已经跟她说过了。”姜寒直接拒绝她。

  到最后,景萱又成功被他带进了沟里,放弃了手机的事。

  出来旅行是件很神奇的事,尤其是跟喜欢的人,陌生的城市,陌生的风景,两个人相互依靠,彼此仿佛靠的更近了。

  姜寒一直牵着她的手,走一会儿会问她累不累。穿过崎岖小巷的时候,姜寒背着她。

  趴在他背上,景萱觉得自己少女心都快化了。

  景萱问她:“你背过女孩子吗?”

  姜寒“嗯”了声,接着说:“拍戏的时候。”

  “什么感觉啊?”

  姜寒笑了笑,“没感觉。”

  “那背我呢?”

  “很重。”

  是个女生,体重都是雷点啊,景萱顿时不满了,哼了哼,从他背上爬下来,别过头,不理他。

  姜寒笑了,扳过她的身子,让她面对着他,他看着她的眼睛,说:“你把一生的幸福都压在我身上,能不重吗?”他摸摸她的脸,“不过,我愿意背一辈子。”

  景萱才不管他说的真的假的,顿时笑了,女生那点虚荣心霎时被满足,扯着他的胳膊笑,“看你嘴这么甜的份上,我就原谅你了。”

  “这么好哄?”姜寒捏她的鼻子。

  景萱哼了声,“看,你是不是赚到了,娶了我这么懂事的姑娘。”

  “是是,赚到了。”

  那种仿佛得到一整个世界的感觉,的确是……赚到了啊!

  既然来了米克诺斯,圣托里尼自然也是要去的,坐了两个小时的船,远远看去,真是恢弘啊,大气啊!

  晚上,两个人住在悬崖边的酒店,推窗就是壮阔的大海,那种感觉,真是简直了!

  难怪都要度蜜月,这样的景色,简直是感情的催化剂。

  姜寒是很想把她吃掉的,可是这晚她突然发烧了,整个人蔫蔫的,趴在他怀里,一点力气都没有。

  去看医生,说是水土不服,景萱也是醉,这反射弧也是够长的,来了几天了,竟然这时候才水土不服。

  开了药吃了,但第二天却更严重了,还拉肚子。

  两个人提前回了雅典城,去了大医院又看了医生,好好的假期,就消磨了,景萱觉得特别愧疚。

  医院里,姜寒去帮她拿药,她坐在长椅上等着,没多久,几个中国人说着中文经过,走了两步,又折回身,看着景萱,问她:“你……是景萱吧?”

  出来这么多天,第一次陌生人跟她说汉语,她觉得亲切,笑着“嗯”了声。

  一个年轻的小姑娘拍了拍她的肩膀,“你的事我们都听说了,你是无辜的,别人说什么都不重要,你不要难过。”

  景萱一头雾水,不知道地方在说什么,问了半天才大致了解。

  姜寒回来的时候,就看见景萱脸色苍白的像纸一样,一双眼含着泪看着他,吓了他一跳,大步走过去,蹲下身,摸她的额头,“怎么了?哪里不舒服?”

  景萱一下子扑到他身上,“姜寒,我想回家,特别想回家。”

  “好好,回家,你先告诉我,到底怎么了?”

  景萱一个劲的摇头,她终于明白姜寒为什么突然带她出来度蜜月了,她刚刚借别人的手机刷了国内的新闻,也知道景博轩为什么那么恨爸爸了,更知道自己始终像个傻子一样被人保护得严严实实,从头到尾,她都是躲在别人的身后,风雨都别人替她扛。

  两个人搭了最近的一班机回国,下飞机的时候江叔来接他们,景萱上飞机之前跟江叔打滚过电话,开口第一句,“萱萱,你节哀!”

  她脑子轰的一下炸了,抓着江叔的肩膀问他:“什么意思?”

  “你爸爸他,三天前的下午去世,已经出殡,葬在北郊陵园,是博轩主持的葬礼。”

  景萱觉得脑子整个都炸了,心口像扎了一把刀,钝疼。

  从她知道新闻就想见爸爸,有一瞬间的埋怨,也有心疼,很多的情绪集聚在胸口,最后反倒什么也感受不到了,就觉得想见爸爸。

  可是现在告诉她,人没了!

  “先生身体一直都不太好,上一次你回来的时候,我们告诉你多回来看看,其实那个时候医生就说,支撑不了多久了,前天下午的时候他在客厅坐着睡着了,我们推他上楼的时候叫他,已经咽气了,死的很安详,没有痛苦。”江叔跟她解释。

  景萱趴在姜寒肩膀上,只一直哭。

  爸爸在她眼中始终是很了不起的,上世纪末的时候,能称得上电影巨星还很少,爸爸算一个,他是动作巨星,那时候警匪片和武侠还没有像现在这样烂大街,爸爸的代表作个个称之为经典。

  景奕贤是个工作狂,出了名的敬业,一年三百六十五天有三百天都在拍戏,印象中景萱很少见他,不拍戏的时候他都陪着家人,他生性温和,对家人很体贴,无论再忙,都会陪家人过节日,有次妈妈生日,爸爸从甘肃飞到香港给她过生日,飞机晚点,到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十点,他把礼物送出去,又赶最近的一班机回去,后来妈妈才知道,第二天早上他还有戏要拍,回去之后没来得及睡就直接上妆去了片场。

  有很多很美好的记忆,那个时候景萱觉得,她有世界上最幸福的家庭。

  对于父母出事那段记忆,她一直是空白的,那个时候在香港,外公家,一个寒假吃吃睡睡,像猫冬的小动物,等她知道的时候,一切都已经发生了。

  她一直以为,那只是个意外。

  姜寒拍着她的背,“我们去墓地看看爸,好不好?”

  喜欢和影帝隐婚的日子请大家收藏:()和影帝隐婚的日子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