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起床气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6 01:19:11字数:1464
  简书瑶第二天听说景萱的蠢事后,立马就笑了,“你可真是个人才,不过……干得漂亮,哈哈哈。”

  “……”智障!

  “怎么样,孤男寡女,有没有擦出爱的火花?”简书瑶刚刚还在吐糟她家里那些奇葩的事,这会儿倒是乐了。

  “擦你妹!”景萱蔫儿蔫儿地回她,“我早上还糊了他一巴掌,到现在他脸上还三个指头印。”从此形象是陌路啊老天,亏她从小装乖往他身边凑,得,全暴露了。

  啊,罪孽!景萱捂脸。

  “我靠,莫非他要对你用强?”

  “……再见!”

  片场,化妆师小心地在影帝的脸上涂抹着,“呀,姜老师,您这是怎么回事,瞧这指印,都快遮不住了,谁胆儿这么肥?”

  姜寒轻声地嘀咕着,看着挺柔弱一小丫头,炸起来跟个炮仗似的。

  “姜老师,你说什么?”

  “没什么。”他轻声回了一句,抿着唇,脑海里都是那丫头早上炸毛的情形,想着想着,竟忍不住弯唇笑了。

  简书瑶笑够了,问景萱,“你到底做了什么?”

  景萱言简意赅地回她,“昨晚睡他的床,失眠,早上他来叫我起床,没睡够,起床气,迷迷糊糊的,不知道怎么就糊了他一巴掌。”

  景萱听见简书瑶在那边捶桌狂笑,哼了她一声,挂了她的电话。

  再打,拒接,叫你幸灾乐祸。

  谁知道当天下午就杀过来了,直奔片场,踩着一双细高跟,白色风衣,走路虎虎生风,那气场,那身段,如果再戴个黑超就可以媲美巨星出场了。

  然而她今天是来充当景萱助理的。

  “姐姐诶,你是来砸我招牌吗?您老哪像个助理了。”景萱揪着她的下巴,满含怨念的看着她,“我看你是来看你本命还差不多。”

  简书瑶咧嘴笑,揉了揉景萱的脸蛋,“还是你了解姐姐!”

  她是易明朗的脑残粉,景萱从认识她起就知道,这么多年,从来没有变。

  因为简书瑶家里有背景,一路追星追的顺畅,各种演唱会和活动现场,只要她想去,都能去。但她还算理智,没有到疯魔的地步。

  这次是因为易明朗的生日马上就到了,她查他的行程查不到,动了点手段才知道他在拍于在中的戏,又听说景萱缺个助理,于是就风风火火地杀过来了。

  “你课不上了?”景萱问她。

  简书瑶沉默了片刻,跟她坦白:“早上天还没亮老头子给我打电话,说他在机场,要去国外治疗,临走前想见我一面,我火急火燎的,脸都没来得及洗,一路上烦躁的要死,想着他是不是得了绝症,想我是不是太过分了,到那儿一看,他直接把护照和和签证塞给了我,说押也要押我去国外,卧槽,他以为演电视剧呢!”

  “然后呢?”

  “然后我把护照撕了,呵,他还真觉得自己无所不能了。”简书瑶耸了耸肩,“下次我再去见他特么真算我贱。”

  简家的关系挺复杂的,三代豪门,恩怨多,是非也多,景萱只了解了一点,就觉得头疼的很。

  她没劝她回去,这真不是单纯的亲情矛盾,她只是抱了抱她,“以后我养你。”

  “你要包养我?不过我不会洗衣服不会做饭,只会暖床。”

  “去你的!”景萱推了她一把,“走,带你见男神去!”

  景萱去跟剧组交代了一下,说是自己新聘了个助理,给简书瑶弄了个工作证。

  两个人去围观拍戏,今天正好是易明朗的戏,打戏,不停地摔,看得简书瑶一抽一抽地,心疼地不行,“不行不行,我不看了,再看该哭了。”简书瑶扯着景萱要走,回头就撞了人,一抬头,竟然是程阳。

  “是你?”

  “是你?”

  两个人异口同声,说完都停下了,互相看着对方,程阳的表情挺平静地,但简书瑶的眼神就杀气腾腾了,一脸怎么又是你的嫌弃样儿。

  上次那次乌龙事件,虽然错不在程阳,可不知道为什么简书瑶就是记恨上他了,说什么长这么好看一看就不是好人,还说程阳长的妖里妖气一看就不是好人。

  要景萱看,她就是死鸭子嘴硬,不愿意承认自己错怪了人。

  反正景萱难以理解她的脑回路,现在真是尴尬,上次还信口跟程阳说简书瑶一直觉得抱歉要请他吃饭呢,这下完全穿帮了。

  景萱尴尬地冲程阳笑笑,然后被简书瑶拖走了。

  身后他瞅着两个人的背影,摸了摸鼻尖,竟是笑了。

  景萱的戏排到了下午,一直拍到晚上九点多才收工,温差越来越大了,简书瑶吸溜着鼻涕问她,“你天天这样?”

  “也不是啦,拍戏变数很大,有时候晚有时候早,拍夜戏的话就比较累了,很耗身体。”

  简书瑶啧啧了两声,“真是够累的,也不知道为什么那么多人削尖了脑袋的往里爬。”

  “资本越集中的地方,利益关系就越复杂,机会就越多。削尖了脑袋往里爬的人,都想当的是明星,不是演员。”景萱这样说的时候,眼底浮现一丝沉痛,一个优秀的演员,他所付出的远比常人想象的要多的多。比如她的爸爸,一身伤病,大多是拍戏的时候留下的。

  她一直记得爸爸说过的话,“演员就是个职业,而敬业是做人的基本道德。”

  “算了,我不懂,走,请你吃饭去!”

  “现在?不行,我累,想睡了,明天行不行?”

  “九点钟就睡,你逗我?走啦,陪我喝一杯,我心里难受。”

  景萱知道她是真的心里难受,于是点头应下了。

  简书瑶是那种很洒脱的性子,很少有什么事能让她挂在心上,唯独家里那些事,总是能逼得她崩溃,她大学报表演系不为别的,就是叛逆,因为她爸坚决反对,所以她才无论如何都要去。

  后来几次逼她退学,她就不,这次好像是家里看中一门婚事,对方家世很好,在德国留学,她爸想把她送过去,提前培养一下感情,简书瑶知道后就跟他吵了一架,两个人因为这件事又闹得很僵。

  “烦,真烦!”简书瑶猛灌了一口酒,“特么谁爱嫁谁嫁,姑奶奶就是一辈子单身也不要听他安排,他以为这是封建王朝呢,还包办婚姻?卧槽!”

  简书瑶吐槽了两句,大概是不愿意把负面情绪泼洒太多到景萱身上,适时地住了口,只闷声喝酒,喝到最后红了眼,抱着景萱哭了起来,也不说话,就一直哭,景萱第一次见她掉眼泪,恐怕今天真是伤透了心。

  景萱没喝多少,但最后走的时候也是头重脚轻,走路感觉跟飘的似的。

  程阳看着两个人出去的背影,若有所思的摸了摸鼻尖,他今天出来是有公事,见一个合作人,碰见景萱和简书瑶还挺意外的,两个小姑娘就坐在大厅,起初凑在一起不知道说什么,生气地拍着桌子,后来就抱着酒瓶子吹,再后来简书瑶哭了,那副样子程阳后来一直会想起,骄傲的孔雀公主变成了兔子小姐,红着眼,委屈的不像话,又脆弱又悲伤,完全没了平日里张牙舞爪的那股劲。

  景萱好不容易把简书瑶给弄回了房间,今天终于在一堆道具中找到了她那个四四方方的小手包,房卡没丢,她顺利地回了自己的房间。

  刚刚帮简书瑶脱了衣服,手机就响了,拿出来看,竟然是姜寒,景萱酒都醒了一半,打着哆嗦接了电话。

  “在哪儿?”

  “房间……有事吗?”

  “你东西落在上面了,过来取一下。”

  景萱想说明天再去,可话到嘴边又转了一个弯,说:“好!”

  于是她蹬蹬蹬地上了楼,脑子里却是一直回忆早上的事。

  昨晚他睡在卧室,他睡外边,她躺在床上,只觉得周围都是他的味道,搅得她心神不宁心烦意乱,于是光荣地失眠了,数羊数到后半夜才迷迷糊糊睡去。

  她这人有个毛病,就是睡不好的时候起床气特别大,早上姜寒叫了早餐,然后去喊她。

  不知道战局怎样,就记得打他那一下,清脆爽快,一下糊了过去,正中右脸,三个指头印几乎是下一刻就显现了,她是那一瞬间才清醒的,两个人大眼瞪小眼,她反应过来立马道歉,就差磕头赔罪了。

  他没说什么,可那表情着实不能用明亮来形容,吓得景萱不敢大喘气,拿了冰给他敷,消了一点肿,可还是很明显。

  今天一天她都不敢跟他说话,怕被他的低气压扫到。

  她想,一会儿还是要道歉,或者撒个娇卖个萌?以身相许也行啊……

  当然,最后一句她只敢在心里想想。

  上了楼,敲门,隔了一会儿他才开的门,只穿了一件浴袍,脖子里挂了条毛巾,微敞着领口,露出一小片肌肤。

  那浓浓的禁欲气息啊!

  景萱此时的心理:让我先流会儿鼻血去。

  他偏了偏头,“进来!”

  景萱乖乖地蹭进去,坐在沙发上,看他撩起毛巾擦头发,比昨晚还紧张。

  他盯了她片刻,脸色不大好,问她,“你喝酒了?”

  景萱颤巍巍地比了比尾指,告诉他,“一点点!”然后小心翼翼地抬头去看他。

  咦,妈呀,脸色真难看!

  喜欢和影帝隐婚的日子请大家收藏:()和影帝隐婚的日子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