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辣眼睛

作者:北途川书名:和影帝隐婚的日子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11/25 23:23:28字数:1859
  景萱眼眶红红的,看见他,吓了一跳,然后幽怨地看了他一眼。

  仿佛看一个始乱终弃的坏蛋。

  姜寒被自己的直觉逗的想笑,抬手又帮她擦了一下眼泪,“别哭了……丑死了。”

  景萱扁了扁嘴,“你才丑,你全家都丑,不……你全家就你丑。”她声音里带着刚哭过后的沙哑,半眯着眼,嘟着嘴的样子显得特别幼稚。

  跟个孩子似的!

  他忍不住笑了,“这次表现很好,新人跟我和温媛媛搭戏,多少会怯场,你发挥的很好。”

  景萱“哦”了一声,在心里默默吐槽他,看把你自恋的,一边又觉得莫名骄傲,忍不住也笑了,咧着嘴,露出一排细白的牙齿,唇角的酒窝若隐若现。然后又觉得自己变脸太快挺丢脸的,默默地把头埋得低了点。

  他摸了摸她的脑袋,跟小时候一样。景萱惊得抬头,撞进他幽黑的眼神里,心脏突突地跳的厉害,只能又低下头,装作若无其事的样子。

  景萱只觉得浑身的毛都炸着,自从她知道自己跟姜寒订过娃娃亲的时候,她就不太敢靠近他了。

  因为……会当真啊!妈呀!

  拍花絮的摄影师看着显示屏里两个人,忍不住笑出了声,“唉呀妈呀,太有爱了,这放出去要火啊!”

  中午的时候终于下起了雨,拍摄计划暂时搁置,景博轩顺势请大家去吃饭。

  资本家请客,众人喜闻乐见,开着车去指定的地点,准备大搓一顿,慰劳这几天的辛苦。

  景萱没有经纪人,没有助理,自然也没有保姆车,大家都商量着拼车坐,因为拍摄现场也没几辆车,有人招呼梁桐,“桐桐,你坐温姐的车吧!这边还能再挤一挤。”

  梁桐勾了勾唇,有些傲气地仰了仰头,“不用了,我又不是没车坐,太挤了,我就不去凑热闹了,让景萱去挤吧!莫先生说要载我。”

  那语气……真够欠揍的!喊她的人一脸尴尬的站在车旁,顿时都没脸上车了,抱歉地看了车里的温媛媛一眼。

  您老积点口德吧!景萱已经无力吐槽了,面无表情地走过去,犯不着跟一坨翔置气。

  温媛媛隔着车窗看过来,“萱萱,你坐姜老师的车吧!他车上还没坐什么人,导演也在那边,你们可以顺便聊一聊。”她温和地笑着,一脸提携后辈的表情。

  梁桐瞬间就觉得不高兴了,刚刚那股压了景萱一头的畅快感都弱了,谁都知道,能跟于在中这样的导演搭上话是多么荣幸的一件事,私下接触多了,说不定下部戏就想到你了,那可是多少人都求不来的。

  况且有姜寒在那边搭线。

  景萱知道温媛媛故意说给梁桐听的,从善如流地应了一声,“好啊,我正好想跟于导聊一聊呢!”

  余光里,梁桐脸色很差,景萱没再搭理她,转身钻进了姜寒的车里。

  里面何止是没什么人,除了于在中于导和制片阿衡,就只有姜寒了,宋晨坐在副驾,闵皓开车,于导和阿衡坐在姜寒对面,景萱想了想,靠着姜寒坐下了,温媛媛的话,车里的人肯定都听见了,不过景萱还是又重复了一遍,“不好意思,那边车都坐满了,我来蹭个车。”

  于在中和阿衡笑了笑,宋晨扭头看了一眼景萱,也笑了,“几年不见,你这小丫头倒是礼貌多了。”进组那天他还惊讶,看见她真是吓得不轻,害怕姜寒再一次因为她犯傻,没想到姜寒竟然早就知道她要进组,害他白白受惊一场。

  景萱暗暗磨牙,竟然在导演面前抹黑她。“宋叔叔,几年不见,你嘴巴还是这么讨厌。”景萱轻轻哼了声。

  “咦,刚夸你一句就原形毕露了。不过叔叔是什么鬼,前几天不还叫晨哥来着,我看起来比姜寒老很多吗?”

  景萱看了他一眼,一副“我看你长得就很像叔叔”的无辜表情。

  几个人笑了起来。

  阿衡有些莫名的在她和宋晨面前扫视,“宋哥跟景小姐认识?”

  “不不,是姜寒认识。”宋晨看了一眼姜寒,“我也是前几年见过几次,姜寒受伤那次,病房里那个戴口罩的小丫头就是她。”

  众人恍然大悟,那时候姜寒事业如日中天,又刚刚拿了一个影帝的奖座,关注度自然很高,受伤后很多圈内大佬都去探望过,病房里一直有个小姑娘,不是圈内的人,听说是表妹,姜寒并不介绍,于是大家都默契的没问,但她出镜率还是挺高的,瘦瘦小小的,总是戴着口罩,印象就是一双眼,漂亮的不像话。

  “嗯,就是她,那时候她还小着呢!”宋晨知道阿衡和于导想起来了,点了点头。然后意味不明的看了景萱一眼,当初阻止姜寒曝婚约虽然义正言辞,可到底还是有一点愧疚的。

  现在姜寒事业也稳定下来了,圈内的地位也稳固下来,就算这时候结婚也不会造成多大的影响,宋晨直觉,姜寒对景萱有点想法,他不介意推波助澜一下。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画地为牢,徐徐图之,圈在身边总之没错。

  于在中和阿衡顿时也明白了姜寒和景萱的关系不一般,了然的点了点头。

  于在中忽然想起来,“我有一个师弟,明年上半年有一部电影要拍,里面有个女主角的角色一直没定下来,我看你蛮合适的,要不要试一试?不过是男人戏,女主角戏份不多,大概只有二十多分钟。”他适时的抛了一个橄榄枝,这次姜寒肯屈尊来拍电视剧虽说和大程度是制片方的功劳,但他还是很感激的,一直没想到怎么还这个人情。

  景萱问了句,“哪个导演?”

  “骆盛辉。”

  “天呐!”景萱觉得自己受到了惊吓,“拍过《绝地反击》和《荒火》那个骆盛辉?”

  于在中被小姑娘的表情逗笑了,“我也就这一个叫骆盛辉的师弟了。”

  “有兴趣,很有兴趣,不过骆导对作品要求特别高,我又没拍过电影,能行吗?”景萱的感觉就跟天上掉馅儿饼了似的,怎一个激动了得,骆盛辉只拍电影,作品不多,但每一部的票房都是两亿打底。

  “怎么?不相信我的眼光?”

  “不是不是!”景萱忙摇头,她只是对自己没信心。

  “去试一试,如果不行的话骆导也不会用你,他的剧爱情戏份很少,女人都是陪衬,所以要求相对不会太高,但关注度比较高,对你来说是个不错的机会。”姜寒突然开了口。

  姜寒无论说什么都有一种让人信服的力量,景萱顿时放心了,笑着点了点头,“那谢谢于导引荐啦。”

  “不客气。”于在中笑了笑,看向姜寒,难得看见他对什么事上心,从来不喜欢发表意见的姜影帝今天似乎破了例。以男人的直觉,他觉得似乎明白了什么。

  “景萱,你跟姜影帝真的是表兄妹?”

  “额……”景萱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了。

  “不是!”姜寒赶在景萱前面开了口,“我们两家是世交,没有血缘关系。”

  特意解释啊!于在中更加确定了,看来自己这个橄榄枝没抛错。

  “哦,这样啊!”阿衡笑的有些隐晦,他这会儿终于也有些明白了,忍不住又看了景萱一眼,微卷的长发,皮肤很好,眼睛尤其漂亮,瞳仁又黑又亮,眼形很美。笑起来的时候唇角有酒窝若隐若现,牙齿单侧有个小小尖尖的虎牙,大写的萌。

  真是没想到啊没想到,原来姜影帝喜欢这一款的。

  “嗯,我爷爷和他爷爷是部队战友,小时候住在军区大院,两家很熟。”景萱看他解释了,就补充了一句。

  “青梅竹马呀!”阿衡咧着嘴笑了,“怪不得姜老师对你这么好,他以前可从来不跟女明星有接触的,别说擦眼泪了。”他刚刚也看见了。

  景萱撇撇嘴,“才不是呢,我小时候他可凶了,去哪都不带我,恶劣着呢!”

  一群人哈哈哈地笑了起来,连一向开车专注的闵皓都忍不住笑了,“景小姐你去网上问问姜老师的粉丝,看愿不愿意被姜老师从小凶到大,拉仇恨呀你这是。”

  姜寒侧过脸看她,半挑着眉,似乎在问她:“是吗?”她顿时心虚了,狗腿地笑了笑,“当然,恶劣我也喜欢,谁让我是颜控,谁长得好看我跟着谁,要不也不会被他从小凶到大了。”景萱故作惆怅的摇了摇头,“都是花痴惹的祸。”惹得一群人又忍不住笑了起来。

  姜寒只觉得心头莫名的跳了跳,侧过头看她,熟悉的眉眼,跟小时候一样,粉雕玉琢的,让人讨厌不起来。

  他那时候凶她,不过是因为她长得太好看,那时候她大概只有七八岁,刚刚上二三年级的样子,他那时候已经十五六岁了,正是男生血气翻涌的时候,她靠近的时候总觉得有一股邪火在体内流窜,搞得他跟变态似的,所以就总是凶她,想让她离他远点。

  她总是很委屈,眨巴眨巴眼睛就流泪,可是转眼就忘了,依旧屁颠屁颠的跟着他,后来凶她就成了习惯,看她装委屈的样子也是种乐趣。

  这丫头鬼着呢,没那么容易伤心。

  于在中和阿衡看着对面坐的两个人,忽然觉得还挺般配的,一个闷骚,一个逗萌,生活在一起估计会很欢乐。

  说话的时候,姜寒无意间瞥见她手腕处两处咬伤,不禁皱了皱眉,景萱赶紧说,“不小心被栗子啃了一下,没事的,很小的伤口,过两天就好了。”栗子是刚刚拍戏的那只大白猫,是剧组跟程阳借的,抱来的时候景萱还啧啧感叹,没想到程阳那种阳光小鲜肉竟然还是猫奴。

  姜寒总是很小题大做,小时候她娇气,磕着碰着爷爷就心肝宝贝地哄,导致周围的人都惯着她,景博轩就最怕她受伤,把她当宝贝护着,生怕一不小心挂彩爷爷怪他没保护好妹妹。

  后来七八岁的时候她喜欢跟着姜寒玩,俨然一只甩不掉的小尾巴,景博轩自然乐见其成,时不时的推波助澜,她就更喜欢跟着他了,每次去哪玩,景博轩就随身塞一些创口贴在姜寒口袋里,她小时候淘气,经常受伤,很小的伤,其实不处理也没多大关系,但从记事起姜寒都挺怕她受伤的,胳膊在地上擦一下他都要皱眉,然后细致地帮她处理。

  可能也是被景博轩洗脑了。

  他没说话,直接问了闵皓一句,“医药箱在哪?”

  “后面那个小柜子下面就是。”

  阿衡离的近,帮他拿了出来,姜寒接过来,拿棉签蘸了点酒精,抓过她的手腕,涂了起来,景萱说了句:“我自己来吧!”他没搭理她,她只能任由他帮她处理,反正也习惯了。

  血迹已经干了,姜寒先用酒精清洗了一下,才涂了药膏,最后贴了一个创口贴给她。

  直播喂狗粮,阿衡觉得单身狗受到了一万点暴击,忍不住拿出手机拍了一张照,图片里只有姜寒半张脸,还有景萱的一只手。姜寒低着头,认真地给一只手贴创口贴,关键是那只手还很漂亮。

  他发了一条微博,配了一个[doge]的表情,什么都没说,反而让人遐想。

  阿衡和姜寒是老相识了,私下里是好朋友,所以很多姜寒的粉都有关注他,这一张照片出来,顿时炸锅了。官网和后援会饥渴太久,突然看见这么一条路透,简直要激动疯了,咿咿啊啊的第一时间转发了,顺便猜测这只手的主人是谁,评论区玩的很嗨皮。

  当然这是后话。

  下了车,一行人直接去了包厢,镶钻的资本家景博轩请客,自然不会随便挑地方,是个高档的会所,会员制的,保密性很好,也适合明星们出入。有侍者领他们上去,全程目不斜视,专业素养真不是盖的。

  入了包厢,景萱老远就看见远处沙发上景博轩身边坐的人,是梁桐,满脸堆笑的跟景博轩说着什么,手不时撩一下自己的长发,第一感觉,哇,腿再跷高一点就走光了亲,第二感觉,妈呀,辣眼睛!

  喜欢和影帝隐婚的日子请大家收藏:()和影帝隐婚的日子更新速度最快。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