北宋有个好弟子 第三十一章 黄裳同乡

作者:吴老狼书名:北宋有个好弟子 类别:历史军事更新时间:2020/09/16 17:59:19字数:1973
  被黄裳料中,赵荣拿着兵部的关防文书来到了东京殿帅府报告后,虽说也给出面接待自己的官吏送上了一份价值不菲的礼物,但是殿帅府却仍然还是连赵荣的职务问题都没提一句,给赵荣在名册上挂上了号,就打发赵荣回家等候传唤,说是有事的时候再把赵荣叫来给大宋朝廷效力。

  对此,已经有心理准备的赵荣当然也没有过于惊讶,说了几句奉承话便拱手告辞,打算先回去等待一段时间,看看能不能捞到去边疆镀金的机会,如果实在不行,再花钱买通上官,活动实权位置。

  除此之外,对高俅十分好奇的赵荣当然少不得顺便打听了一下关于高俅的情况,也这才知道高俅虽然和自己同属东京殿帅府的将领,却并没有来得及当上殿前都指挥使升任太尉,目前还正在西北那边镀金积攒军功,不知何时才能返回东京开封任职。

  也不是特别想要见到和童贯一样臭名昭著的高俅,赵荣对此当然也不是特别失望,回到了自己租住在安肃门内大街的住所后,赵荣只是给便宜老爸写了一道书信报喜,让便宜老爸知道自己已经当上了正八品的武官,交给官府的驿站发出,然后就对赵小乙和武松说道:“事办完了,咱们好生在东京城里玩上一段时间,然后再考虑其他的事!”

  好生玩上一段时间?赵荣当天晚上就发现自己想得太天真了,晚上到黄裳那里禀报情况的时候,得知赵荣已经顺利办理了报到,也果然被殿帅府安排在了家里侯命,黄裳马上就说道:“很好,荣儿,从明天开始,你每天吃完了晚饭就来我这里学习经义,为师要好好教一教你四书五经,争取把你培养成国家的栋梁之才。”

  “每天?”赵荣哭丧起了脸,心里惨叫完了,我这次要被老子日仲尼曰折磨惨了。

  “怎么?不愿意?”黄裳冷哼着问,神情还颇有一些不悦,很明显是看出了赵荣的不想学习。

  “愿意,当然愿意。”赵荣违心的说道:“能得老师亲自教授经义,那是徒儿这辈子最大的荣幸,徒儿那有不乐意的道理?”

  “那就好。”黄裳哼哼,还不怀好意的就拿出了一根明显是早就准备好的戒尺,拍打着手心说道:“先说清楚,为师教徒可是很严格的,你如果学得不好,别怪为师戒尺无情!”

  从第二天开始,赵荣每天最大的愿望就是大宋朝廷事务繁忙,让自己的老师忙于公事,抽不出时间来教授自己功课,但很可惜的是,宋徽宗是出了名无道昏君,就算天塌下来都只想着每天吃喝玩乐,被封为国事顾问的黄裳基本上每天都是无事可做,有的是时间调教和修理赵荣这个弟子,所以每天一到了下午时分,黄裳的住所里……

  “给我背论语!”

  “子曰:学而时习之,不亦说乎?有朋自远方来,不亦乐乎?人不知而不愠,不亦君子乎?有子曰:其为人也孝弟,而好犯上者,鲜矣;不好犯上而好作乱者,未……,未……,未……。”

  呼一声,又粗又大的戒尺重重抽打在了赵荣的肩膀上,黄裳的咆哮声也随之传入赵荣耳中:“未之有也!君子务本,本立而道生!才第二段就背不出来,你不是说你已经好生读过了《论语》和《中庸》么?这也叫好生读过?把书本拿起来,给老夫从头到尾的念一遍!”

  “子曰:父在,观其志;父没,观其行;三年改于父之道,可谓孝,哎哟!”

  “气死老夫了!拿着书本也能念错,三年改于父之道,也可谓孝?是无改!无改!”

  “拿起毛笔!给老夫练字!”

  “天哪!你这也叫字?一个大一个小,歪歪扭扭象狗爬,你小的时候没练过毛笔字?对着字帖练,从基础练!”

  黄裳亲自传授几天的结果,是赵荣别说好生玩了,就是连到街上逛逛都没时间,身上脸上还被戒尺抽打得青一块紫一块,惨不忍睹不成人形,黄裳也被气得无数次血压升高,差点没被徒弟给当场气死,还不止一次的惨叫道:“老夫当初是瞎了眼了吗?怎么收了你这个徒弟?你以后出门在外,千万别再叫我师父,老夫这个状元出身丢不起这个人啊!”

  也还好,黄裳的严厉督导也不是毫无效果,在经过了一段时间的苦练后,赵荣的毛笔字多少还是有了点长进——至少写出来不再一个大一个小,大小勉强能够一致,同时对着书本念诵,赵荣也能把《论语》和《中庸》念得一字不差,再没有念出什么错别字,黄裳也这才怒气稍消,每天少发了一两次火。

  不过赵荣当然还是无法忍受这样的折磨,这天好不容易熬到休息,赵荣揉着满身的青紫呻吟的时候,心里就在琢磨,暗道:“不行,最好还是尽快想办法走通童贯的门路,求他赶紧把我放到边疆上去镀金,不然的话,再这么下去,我迟早有一天会被师父活活打死。”

  正盘算的时候,一个黄家的下人突然走了进来,向正在喝茶休息的黄裳说道:“阿郎,你的同乡监察御史李纲来了,说是来探望你。”

  “李纲?”正在悄悄呻吟的赵荣耳朵一竖,忙向黄裳问道:“师父,你这位朋友李纲,他的纲是不是伦理纲常的纲?”

  “是,怎么了?”黄裳奇怪反问道。

  “真是民族英雄李纲!”赵荣心中一惊,忙又问道:“师父,李纲李御史是你同乡?”

  “嗯。”黄裳点头,说道:“他和老夫一样,都是福建邵武人。”

  “搞了半天,李纲居然和我师父是同乡。”赵荣又在心里惊讶了一句,然后出于对李纲的敬重,赵荣又赶紧说道:“师父,我去替你迎接李御史如何?”

  “也好,李纲是老夫的子侄辈,你去替我迎接正合适。”黄裳也十分注重辈分,又叮嘱道:“不过记住,千万不能在李纲面前说起童太尉和你的事,不能让他知道你是如何入仕的。”

  “徒儿明白。”赵荣笑着说道:“徒儿也不傻,怎么能让朝廷的监察御史知道徒儿的那件事?”

  言罢,赵荣赶紧出门,一路小跑到了黄家门前迎接李纲,结果出现在赵荣面前的,是一个三十出头的中年男子,相貌堂堂还神情庄重,一看就属于那种忧国忧民级别的清官好官,赵荣不敢怠慢,忙向李纲行礼说道:“末将赵荣,见过李御史?”

  “你是黄学士的什么人?”李纲诧异问道:“我以前怎么从来没有见过你?”

  “末将是黄学士的弟子,目前暂居禁军宣节副尉一职。”赵荣答道:“末将此前一直在两浙路任职,十来天前才来到东京开封,所以李御史你从来没有见过末将。”

  “原来如此,真没想到黄学士居然还有一个当武将的弟子。”李纲笑笑,又问道:“黄学士在不在?我路过这里,顺便来探望一下他。”

  “在在在。”赵荣赶紧说道:“李御史快请,恩师他老人家正在堂中等你。”

  李纲确实是顺路来探望黄裳的,见到了黄裳后,先是以子侄身份给黄裳行了礼,口称伯父,然后又问起了黄裳的近来情况如何,黄裳随口客套,又主动提出邀请李纲留下共用晚饭,然后还没等李纲答应,对李纲确实十分敬重的赵荣就赶紧掏出交子交给黄家下人,让黄家下人去附近最好的醉霄楼买来一桌上好饭菜款待李纲,还特意交代一定要买最好的酒菜。

  见此情景,李纲也不好推辞,只能是拱手谢过了黄裳和赵荣的好意,然后又不无好奇的向黄裳问道:“黄伯父,此前从来没有听说过你有弟子啊?不知道这位赵将军那里来的福气,竟然能拜你为师。”

  “在润州收的,当时老夫与他偶然相遇,他诚意拜师,老夫又见他勉强还算好学,便收下了这个弟子。”黄裳回答得很含糊,又向赵荣呵斥道:“荣儿,既然今天你有缘与李御史相识,那你以后就要向他多讨教讨教经义学问。还有,你是武职,有机会也要向李御史多多讨教一下兵法韬略,知不知道李御史的父亲是什么人?我朝名将李夔!李御史虽然是文职,但家学渊源,在兵法用兵方面也极有心得!”

  黄裳这话提醒了赵荣,让赵荣突然想起了一个重要问题——自己迟早是要到边疆上历练镀金的,但自己对于兵法阵形几乎一无所知,到了边疆肯定得从头学起,还不知道要学到何年何月才略有小成,与其临时抱佛脚,自己何不借着这个机会提前向李纲学上一些东西?历史上李纲指挥的开封保卫战,可是打退了金兵的第一次大规模进攻的啊。

  盘算到这里,赵荣再不迟疑,忙说道:“师父教训的是,徒儿也正有此意,李御史,末将斗胆,想请你教授一下用兵布阵的诀窍法门,还请你千万答应。”

  “不可不可。”李纲赶紧摆手,说道:“赵将军,你是武将,怎么能向我一个文官讨教用兵布阵?本官虽蒙父亲教授,学过一些兵法布阵,但那些都是纸上谈兵,那及得上你赵将军在战场上一刀一枪拼出来的经验阅历强?”

  “李御史千万不要谦虚。”赵荣忙说道:“末将虽是武将,但从来没有好生学过排兵布阵,兵法韬略,还请李御史千万不吝赐教。”

  “这……。”李纲有些犹豫,见赵荣的求学态度诚恳,还目光灼灼的看着自己,似乎自己不肯答应就不肯罢休,李纲便改了主意,盘算了一下才说道:“赵将军,既然你有意想向我学习兵法韬略和排兵布阵,那我先问一问你,假如是你统兵,你当如何治军?”

  也还别说,赵荣在子曰子日方面不行,在军事方面却多少有些研究,想都不想就答道:“回李御史,假如是让末将统兵,末将会用十八个字治军。”

  “那十八个字?”李纲又问。

  “重搜选,,谨训习。”赵荣恭敬答道:“公赏罚,明号令,严纪律,同甘苦。”

  李纲楞住,半晌才向黄裳笑道:“果然是明师出高徒,真没想到黄伯父的弟子如此年轻,竟然能够总结出如此简洁精要的统兵诀窍,简直就是字字珠玑,言简意赅。”

  “纸上谈兵而已,关键还是他能不能做到。”黄裳替弟子谦虚,又在心里说你千万不要被他这张嘴骗了,老夫就是上了他的恶当,收了他这个弟子,现在想后悔都来不及。

  “已经相当不错了,晚辈敢打赌,我朝将领虽多,能够总结出这十八个字的,恐怕连半成都不到。”李纲又称赞了一句,又略微盘算了一下,又向赵荣问道:“赵将军,那在你看来,用兵的最基本诀窍是什么?”

  “疾如风,徐如林。”赵荣马上就答道:“侵掠如火,不动如山;难知如阴,动如雷震。”

  李纲又笑了,问道:“赵将军,平时没少研读《孙子兵法》吧?”

  “回禀李御史,读过一些。”赵荣这回说的是真话,在二十一世纪练习钢笔字时,赵荣练的第一本钢笔字帖就是《孙子兵法》,反复的练习下来,赵荣确实记住了其中的许多段落。

  “不错,基础不错。”李纲又称赞了一句,然后说道:“赵将军,这样吧,既然你有意学习排兵布阵,那你改天去一趟我家,我把父亲留下来的阵图,还有他的一些用兵心得,全部誊抄一份送你,希望能对你有用。另外,你在研读兵法的时候如果有什么不懂,也可以随时去我家问我,我一定知无不言,言无不尽。”

  赵荣一听大喜,赶紧向李纲行礼道谢,又在心里说道:“这样最好,有了这个借口,我肯定就可以少学一点四书五经了,再这么学下去,我迟早有一天得被师父活活打死啊。”

  也还别说,或许赵荣在这方面确实有天分吧,过了几天到李纲家里取来了他家传的兵法阵图后,赵荣不但一看就懂,一点就会,还时常能发表一些让李纲都赞不绝口的心得体会,结果黄裳见徒弟在这方面确实擅长,又知道徒弟早晚有一天是会到军中历练镀金的,便也主动减轻了赵荣在四书五经方面的学业,让赵荣可以腾出时间好生学习兵法布阵,赵荣也因此少挨了不知多少顿毒打。

  这还不算,如此又过得了几天时间后,结束了当天的功课后,黄裳又向赵荣吩咐道:“荣儿,明天给你放一天假,吃过了午饭后,换一身干净的衣服来我这里,我带你去给蔡相公祝寿。”

  “师父,明天是蔡相公的寿辰?”赵荣忙问道。

  黄裳点点头,然后说道:“为师虽然和他没有什么交情,但是他毕竟是朝廷的宰相,又和童道夫关系密切,不去应酬一下不行。”

  “那徒儿应该送什么礼物?”赵荣忙又问道。

  “你看着办吧,别送太贵重就行。”黄裳随口说道:“带贵重了也没用,首先提携你的是童道夫,给蔡相公送太贵重的礼物,会让道夫有想法。其次是你不管送再贵重的礼物,也绝不可能把其他人比下去,所以没那个必要浪费。”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