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日本之只狼传承 第七十六章:弦什么郎?(求收藏推荐票~)

作者:悠哉日常大王书名:重生日本之只狼传承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03/26 14:29:33字数:11651
 
 “ 她 回 老 家 了 。 ” 荒 川 望 将 房 东 的 话 转 述 给 慎 一 , “ 几 个 小 时 前 房 东 回 北 海 道 去 照 料 她 父 亲 去 了 , 可 能 很 长 一 段 时 间 不 会 回 来 , 走 的 时 候 她 说 你 随 时 都 可 以 住 在 这 儿 , 也 不 用 交 房 租 了 。 ” 
 “ 是 、 是 吗 ? ” 慎 一 呢 喃 着 , “ 怪 不 得 她 这 几 天 老 是 闷 闷 不 乐 的 , 原 来 是 房 东 的 父 亲 生 病 了 啊 , 不 过 她 怎 么 走 得 这 么 突 然 , 这 不 像 房 东 阿 姨 的 性 格 啊 。 ” 
 “ 可 能 是 刚 接 到 消 息 吧 , 我 们 是 八 点 多 钟 来 的 , 来 的 时 候 刚 好 碰 到 了 房 东 , 那 时 你 还 在 睡 觉 。 ” 荒 川 望 根 据 一 旁 房 东 提 供 的 信 息 说 谎 , 他 从 房 东 嘴 里 得 知 慎 一 把 理 沙 送 到 车 站 逃 回 来 过 后 就 在 床 上 休 息 了 , 他 的 身 体 还 很 虚 弱 。 荒 川 望 并 不 需 要 编 造 一 个 很 完 美 的 谎 言 , 只 要 让 慎 一 相 信 房 东 是 去 其 他 地 方 了 就 行 。 
 “ 嘛 , 反 正 房 东 以 后 肯 定 是 会 回 来 的 。 ” 和 弥 笑 着 说 , “ 先 来 吹 蜡 烛 吧 。 ” 
 “ 啊 , 好 的 , 还 为 我 做 了 蛋 糕 , 真 是 麻 烦 前 辈 了 。 ” 慎 一 挪 着 身 子 坐 到 了 暖 炉 前 , 轻 轻 吸 气 , 然 后 吐 出 , 十 八 根 蜡 烛 摇 曳 着 熄 灭 。 
 “ 生 日 快 乐 ! ” 
 “ 谢 、 谢 谢 。 ” 慎 一 有 些 不 好 意 思 , “ 总 觉 得 前 辈 们 都 是 很 热 心 的 人 呢 , 明 明 我 们 才 认 识 没 多 久 … … ” 
 “ 别 客 气 ! 来 , 吃 蛋 糕 ! ” 荒 川 望 切 下 一 块 蛋 糕 放 在 托 盘 里 , 还 开 了 一 瓶 饮 料 。 
 “ 好 的 , 前 辈 们 也 不 要 客 气 。 ” 
 “ 那 是 自 然 。 ” 和 弥 微 笑 。 
 慎 一 叉 起 蛋 糕 放 进 嘴 里 , 愣 了 一 下 。 
 “ 味 道 怎 么 样 ? ” 荒 川 望 问 。 
 “ 有 点 糊 了 , 不 过 真 好 吃 。 ” 慎 一 露 出 了 笑 容 。 
 三 个 人 打 开 了 电 视 看 着 最 近 很 受 年 轻 人 欢 迎 的 综 艺 节 目 , 荒 川 望 跟 慎 一 谈 论 着 学 校 里 的 各 种 事 情 , 例 如 学 生 会 的 繁 琐 事 务 , 例 如 哪 个 老 师 很 温 柔 , 哪 个 老 师 最 严 厉 , 哪 个 妹 子 长 得 最 好 看 , 一 边 大 笑 一 边 举 杯 畅 饮 。 和 弥 身 为 僧 人 不 谈 论 女 性 的 事 情 , 只 能 时 不 时 地 掺 和 几 句 有 关 学 校 的 事 情 , 然 后 默 默 地 给 他 们 俩 往 杯 子 里 倒 饮 料 。 
 深 夜 两 点 钟 , 房 间 里 是 欢 闹 过 后 的 寂 静 , 慎 一 趴 在 桌 子 上 睡 着 了 , 手 里 紧 紧 地 攥 着 什 么 东 西 。 
 浅 野 和 弥 已 经 回 去 了 , 好 像 是 接 到 了 来 自 爷 爷 的 电 话 , 所 以 不 得 不 先 离 开 。 
 “ 真 热 闹 呢 。 ” 已 然 化 为 灵 体 的 房 东 看 着 满 屋 的 凌 乱 , 有 些 寂 寞 地 说 道 。 
 “ 把 您 的 屋 子 搞 乱 了 非 常 抱 歉 。 ” 
 “ 不 不 不 , 哪 里 的 事 , 能 够 这 么 热 闹 我 真 的 很 开 心 , 好 久 都 没 有 这 么 热 闹 过 了 , 上 一 次 这 么 热 闹 还 是 我 十 四 岁 时 在 孤 儿 院 的 时 候 呢 , 其 他 孩 子 们 聚 在 草 坪 上 玩 , 我 只 能 当 个 旁 观 者 , 不 过 那 时 我 也 很 开 心 , 至 少 我 还 能 给 他 们 唱 歌 助 兴 。 ” 看 着 慎 一 熟 睡 的 脸 , 房 东 的 脸 上 浮 现 出 了 微 笑 。 
 “ 您 会 就 这 样 一 直 保 持 着 这 个 状 态 持 续 下 去 吗 ? ” 荒 川 望 问 道 。 
 “ 不 会 , 我 能 感 觉 到 我 正 在 消 失 , 大 概 看 不 见 明 天 的 太 阳 了 。 ” 房 东 说 , “ 不 过 能 够 遇 到 慎 一 这 孩 子 真 是 太 好 了 , 陪 伴 了 我 这 么 久 , 我 也 算 是 心 愿 了 却 了 。 ” 
 “ 嗯 , 不 过 我 能 问 您 一 个 问 题 吗 ? ” 荒 川 望 说 。 
 “ 当 然 可 以 。 ” 
 “ 请 问 您 在 … … 死 前 有 没 有 遇 到 过 什 么 奇 怪 的 事 ? ” 
 “ 奇 怪 的 事 情 ? ” 房 东 一 愣 。 
 “ 什 么 都 可 以 , 人 或 者 物 , 总 之 就 是 不 同 寻 常 的 事 情 。 ” 荒 川 望 必 须 得 把 这 件 事 情 问 清 楚 。 房 东 不 过 是 个 普 通 人 , 就 算 因 为 执 念 而 成 为 了 灵 体 , 那 么 谁 给 予 她 的 “ 肉 身 ” , 或 者 说 谁 在 这 片 小 区 内 布 下 了 结 界 , 缓 慢 地 吸 取 着 小 区 内 人 们 的 生 命 力 , 简 直 就 像 把 人 当 做 圈 养 的 畜 生 一 样 在 对 待 。 
 “ 说 起 来 不 寻 常 的 事 情 倒 是 有 一 件 。 ” 房 东 说 。 
 荒 川 望 竖 起 了 耳 朵 。 
 “ 我 在 因 为 心 脏 病 发 作 快 要 死 去 的 时 候 , 一 位 叫 做 弦 一 郎 先 生 忽 然 出 现 在 了 我 的 家 里 。 他 问 我 是 否 想 要 活 下 去 , 于 是 再 次 醒 来 的 时 候 我 看 到 了 自 己 因 心 脏 病 发 作 而 死 去 的 身 体 , 但 是 我 本 身 却 还 能 够 活 动 和 接 触 物 体 , 就 像 还 活 着 一 样 … … ” 房 东 讲 述 着 自 己 死 去 当 晚 的 经 历 。 
 荒 川 望 的 注 意 力 全 被 第 一 句 吸 引 了 过 去 。 
 “ 你 … … 再 说 一 遍 那 个 男 人 叫 什 么 名 字 ? ” 
 “ 弦 一 郎 先 生 。 ” 
 “ 弦 一 什 么 ? ” 
 “ 弦 一 郎 。 ” 
 “ 弦 什 么 郎 ? ” 
 “ 弦 一 郎 ? ” 
 “ 什 么 一 郎 ? ” 
 “ 弦 一 郎 。 ” 
 荒 川 望 一 拍 自 己 的 脑 袋 , 经 过 三 遍 确 认 之 后 他 终 于 悲 催 地 相 信 自 己 不 是 幻 听 了 。 
 弦 一 郎 , 全 名 , 苇 名 弦 一 郎 。 
 《 只 狼 : 影 逝 二 度 》 中 的 人 物 , 亦 是 传 奇 剑 圣 苇 名 一 心 的 养 孙 , 苇 名 国 的 下 一 代 统 领 , 他 不 是 武 士 出 身 , 没 有 武 士 的 准 则 , 所 以 让 他 可 以 不 择 手 段 , 也 同 样 是 因 为 这 样 , 低 微 出 身 的 他 走 到 了 将 领 之 位 。 他 对 苇 名 国 的 责 任 感 也 比 其 他 人 都 要 强 烈 , 甚 至 企 图 通 过 龙 胤 之 力 守 护 苇 名 , 最 后 却 被 狼 斩 于 刀 下 。 
 不 过 这 怎 么 可 能 呢 ! ? 
 弦 一 郎 居 然 出 现 在 了 这 个 世 界 ? 这 不 应 该 啊 ! 
 而 且 他 早 就 死 了 , 在 最 后 的 决 战 中 苇 名 弦 一 郎 仍 旧 敌 不 过 只 狼 , 但 他 用 “ 开 门 ” 召 唤 出 了 全 盛 时 期 的 苇 名 一 心 , 可 爷 孙 俩 还 是 统 统 被 只 狼 击 败 , 被 不 死 斩 切 断 不 死 。 
 然 而 在 过 去 了 这 么 多 年 的 今 天 , 他 再 次 出 现 了 ? 
 荒 川 望 平 复 着 心 情 , 劝 自 己 不 要 多 想 , 也 许 只 是 一 个 同 名 的 魔 术 师 什 么 的 罢 了 。 
 “ 不 过 最 后 还 是 想 送 这 孩 子 一 个 生 日 礼 物 啊 。 ” 房 东 落 寂 地 说 道 。 
 “ 生 日 礼 物 吗 … … ” 荒 川 望 把 思 绪 转 到 了 这 上 面 , 扶 着 下 巴 想 了 想 , “ 我 倒 是 有 一 个 建 议 。 ” 
 “ 是 吗 ? ” 房 东 诧 异 的 说 道 , “ 还 请 务 必 告 诉 我 , 我 很 想 消 失 之 前 再 为 这 孩 子 做 点 什 么 。 ” 
 “ 世 界 上 没 有 多 少 东 西 是 比 安 全 重 要 的 对 吧 ? ” 荒 川 望 说 。 
 “ 这 个 确 实 是 … … ” 房 东 点 点 头 。 
 “ 这 样 … … ” 荒 川 望 把 凑 近 了 房 东 的 耳 朵 旁 , 叽 里 咕 噜 地 说 着 什 么 。 
 “ 原 来 是 这 样 吗 ? ” 房 东 突 然 变 得 很 生 气 , “ 慎 一 这 孩 子 居 然 受 了 这 样 的 苦 ! ” 
 “ 您 把 慎 一 当 做 自 己 的 孩 子 对 吧 , 孩 子 被 别 人 欺 负 了 , 当 妈 的 怎 么 能 够 无 动 于 衷 呢 ? ” 荒 川 望 说 , “ 坏 人 必 须 得 到 应 有 的 惩 罚 , 结 界 破 碎 了 , 您 现 在 应 该 可 以 走 出 小 区 了 。 ” 
 “ 不 过 我 这 副 模 样 … … ” 房 东 有 些 苦 恼 , 她 现 在 连 一 块 蛋 糕 都 拿 不 起 来 。 
 “ 没 关 系 , 您 是 幽 灵 , 幽 灵 自 然 有 幽 灵 的 做 法 。 ” 荒 川 望 微 微 一 笑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