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跟师兄去捉鬼 第六十九章 何半仙 半仙也要靠包装

作者:安治森书名:我跟师兄去捉鬼 类别:科幻灵异更新时间:2017/01/06 12:15:41字数:6016
  老金坐下后,梁易富从自己的桌上拿过自己还没喝的啤酒得给了老金,让他解解渴,老金摆了摆手,说道“不喝了我现在不是喝酒的时候,我儿子他我儿子他出事了”。说完,老金又要开始哭了。

  梁易富连忙说道“我说老金,你别哭了,别搞得这流眼泪跟会传染似的,你儿子出啥事情了赶紧说呀!别耽误时间了”。老金点了点头,咽了一口唾沫后说道“在这里的都不是外人,我就直说了,就在前几天我儿子给我打电话说他要和同学出去搞什么活动,向我要了5000块钱,当时我也没觉得有什么不对劲,就把钱给他了”。

  梁易富插嘴道“然后呢?”。老金咽了口唾沫后继续说道“这回我儿子他真的和同学出去办正经事了,和一个什么义工组织去了当地一个乡里搞什么活动,可是我昨晚接到一个电话,是他们老师打来的,说我儿子还有另外几个同学在那边失踪了,已经报警了,让我过去魔都一趟”。

  老金说道此处,秦艾德插嘴道“会不会是诈骗电话呀?”。老金连忙摇头继续说道“不可能,我让住在魔都的舅舅过去学校问了,今早上去了,去了那里之后连忙去了医院,人是找到了,不过那几个孩子,他们都说自己见到妖怪了,说什么妖怪要吃了他们的胡话,听我舅说,下午医生把那几个孩子都送到当地的康宁医院了”。

  哈林姐听到这话,疑惑的问道“妖怪?啥妖怪呀?魔都那边东北那群家伙管不着呀”。老金不明白哈林姐的意思,没有回话,不过梁易富和秦艾德明白呀,梁易富看着哈林姐说道“姐你着急啥,怎么也不相似东北那边的仙家干的”。

  秦艾德没有理会他俩的对话,他看着老金说道“妖怪呀你打算什么时候过去?”。老金看着秦艾德说道“我还没打算呢,我刚接到我舅舅的电话就赶来你店里了,你俩能和我一起过去么?”。秦艾德深思一下后,正想要回话,梁易富开口说道“这样吧,我们后天过去,你帮我俩定机票,明天我和师弟还有事情要去处理一下”。

  梁易富话音刚落,罗伯特插嘴道“订机票,让我来订吧,我也想过去见识一下什么是妖怪”。秦艾德白了罗伯特一眼,说道“老罗,你真的想去呀!?”。罗伯特连忙点头说道“是呀,梁易富刚从医院出来,芷瑜让我要盯紧晾衣服的,所以我也要跟着去”,梁易富听到这话惊呼道“卧槽,想不到老罗你小子成无间道呀,卧槽至于么,我那银行卡都被她带回学校了,还要派你来盯着我,哎唷我去”。

  老金愣愣的看着他们几人,不知道该说啥才好,他用询问的眼神看着秦艾德,秦艾德示意老金到院子里说话。两人来到院子里,老金连忙说道“那外国的小伙子到底是啥来头呀?听说他最近老跑去土地庙里拜土地,他也会法术么?”。秦艾德想了想后说道“怎么说呢,这小子呀,啥也不会,不过他是咱土地爷的学生”。秦艾德这话还没说完,老金连忙点头说道“哦,那就这么定了,机票你们订,后天咱们就出发过去,我现在就怕我儿子说的妖怪真的会跑去吃了他,我可就这么一个孩子呀”。

  秦艾德看着一脸忧愁的老金,深吸一口气后说道“放心吧,我想他们应该是做了些什么事情冲着了当地的仙家了,应该不会闹出什么大问题的,你先回去休息吧”。老金点了点头,说了几声感激的话后离开了。秦艾德回到店里,只见梁易富和哈林姐还有罗伯特这三人正在狼吞虎咽,毫不客气的吃着晚饭,完全当自己已经吃饱了一样,压根就没打算给自己留饭菜呀。特别是哈林姐,有这大胃王在这吃饭就像竞赛一样,秦艾德见状深知自己不能再发愣了,连忙做到椅子上加入了拼吃大赛里。

  满满一桌的饭菜不到10分钟就被他们给吃完了,哈林姐吃饱后走到院子里做着伸展运动,这是她每天晚饭后的习惯,也不知道是不是应为她是狼的关系,这伸展运动的动作怎么看都跟狼很相似罗伯特这小子还以为这是什么养生方式,于是也学着哈林姐的模样在做伸展运动。

  梁易富和秦艾德在店里头收拾桌子,梁易富开口说道“师弟那啥,等会咱俩出去走走,我有话要跟你说”。秦艾德点了点头。待两人收拾完后,一人拿着一瓶啤酒朝门外走去,待两人来到附近的公园找了个地方坐下后。梁易富掏出一根烟点燃,同时说道“秦叔去世这么多天了,你是不是很好奇他为啥连头七那天也没有回来见我们一面”。

  秦艾德听到这话,喝了一口啤酒后说道“是呀,而且连老吕也找不到,也不知道秦叔去地府了没有”。梁易富深吸一口烟后,说道“那天我俩躺医院里,秦叔来找过我们了,当时你昏睡着,秦叔没把你的魂魄喊出来,却把我喊出来了”。

  师兄弟两人坐在凳子上,梁易富把那天夜里发生的事情,秦叔说的话跟秦艾德说了一遍,秦艾德听完后,面无表情不知道该说什么才好,两人就这么静静的坐在凳子上抽着烟,喝着酒。

  晴朗的夜晚,伴随着公园里广场舞播发着的那一首小苹果神曲,在这种气氛下,是不太适合让人缅怀往事,可秦艾德他们师兄弟俩完全把身外发生的事情都当透明了,就这么静静的坐了不知道多久,直到音乐声的消失,秦艾德开缓缓叹了口气后说道“那天晚上,秦叔还给我上了补习课,那算是我第一次跟着秦叔去捉鬼吧,没想到也是最后一次每一次我们碰到硬碴的时候,好像都是被秦叔捡回来的呵呵”。说完,秦艾德苦笑起来。

  梁易富苦笑道“是呀,你不说我也没发现,这些年我以为自己有一身本事可以独当一面,很多时候都是秦叔帮着我们把难题给解决了,留下来让我们沾沾自喜的事情,都是些小事”。梁易富说道这顿了顿继续说道“明早咱俩就去找老泼皮,你说秦叔和他那么熟了,为什么有话不直接和他说,要写在信上,让我俩交给他呢?”。

  秦艾德摇了摇头,说道“或许有些话,当面说不好意思吧,接下来的日子,我们还要去捉那些越狱的鬼,还要找那什么越灵镜,还有那魂种的事情”秦艾德刚说到魂种,梁易富连忙扭头看着秦艾德,同时伸手朝秦艾德身上抹去,问道“对了,我差点把这事情给忘了,那方无痕不是给你吃了魂种么?你有没有觉得什么不对劲的地方?”。

  秦艾德想了片刻后说“没有呀啥变化也没有,就是上次不知不觉从医院里逃跑了,我当时的意识还在精神世界里呢?压根就不知道自己的身体跑了出来,你说我这变化是不是和魂种有关系呢?”。

  梁易富皱起眉头,想了片刻后说到“这就不清楚了,不过你现在没啥事情就证明了那些魂种应该不是用来给人吃的,而是有别的作用,你说那个闹地府的家伙炼制这些魂种到底有啥用呢?卖钱?治病?我看都不像”。秦艾德摇了摇头后说道“这就得去问他了,瞎猜也没用”。

  第二天上午9点多,师兄弟两人带上秦叔留给何善保的信件,来到了何善保每天都会去的那个公园里找何善保。梁易富记得秦叔说过,何善保被人称为何半仙,是麻衣道士一脉的传人,占卜算卦的本事很强,而且还会很神奇的御龙术。听秦叔说何半仙每天都会在公园里,给三个人免费算卦,由于自己不知道何善保家住何方,所以只能来公园碰何善保了。

  还好他们今天没白来,梁易富带着秦艾德来到了公园凉亭附近,只见一个带着墨镜满头白发穿着唐装的老头正坐在凉亭里,此时他正在给一个相貌朴实的老大爷算卦。梁易富一直都对何善保很好奇,于是他带着秦艾德来到距离凉亭不远处的一个树丛里躲在里头,偷看何善保是如何跟人算卦的。

  只见那位朴实的老大爷开口问道“大仙呀”。何善保连忙伸出手掌同时说道“慢,别叫我大仙,叫我半仙懂么”。老大爷连忙点头,继续说道“半仙呀,我这事情好办么?”。何善保轻轻侧头,同时展开扇子给自己扇着风,随后说道“不好办呀你这命格轻,明年又冲太岁,今年就开始走霉运了,现在被人骗钱事明年搞不好会断气”。

  老大爷听到这话更加着急了,只见他说道“半仙呀!你得想办法帮帮我呀,咱都这么多年邻居了,您瞧我也没坏了你的规矩不是么,一大早就来这里排队,好不容赶上了名额让您算上一卦,您”。何善保听到这话合上扇子,同时说道“老刘呀你急什么,你没见我正在给你想法子么,这样吧,我帮算上一挂”。

  何善保这话让躲在树丛里的梁易富和秦艾德笑得合不拢嘴了,尼玛呀,你这神情怎么就跟秦叔那家伙一个鸟样,像极了一个神棍?不过这还不算什么,接下来何善保的举动更加的让他俩无语。只见何善保掏出一个龟壳,往龟壳里放着三枚铜钱,他左手摇着龟壳,右手手指飞快的掐算起来,同时嘴里念道“一二三四五六七,元始天尊念真言,一请天上仙,二请地下阎,三请道家祖,四请如来佛,五请老周公,六请张天师,七请祖师爷,各路神仙皆到来,来助世人排忧难”。

  何善保念完这句不知所谓的口诀后,老刘头脸上露出喜色,知道何半仙这回是出真本事当是躲在树丛后头的梁易富听完后都快笑抽了,小声嘀咕道“卧槽,连如来佛都出来了,尼玛你这口诀请的大人物还真多呀,这老家伙比秦叔更像个神棍”。秦艾德只顾着笑,完全没有理会自己的师兄在说啥,他心里想是不是自己以后上了年纪都会和前辈一样,得装模作样才能混口饭吃呢?

  何善保左手停止摇晃龟壳,右手停止掐算,然后把左手的龟壳朝石桌上一甩,龟壳在桌面上自己转动起来,随后从龟壳里掉出六枚铜钱,看得老刘直呼神奇。刚才明明看这何半仙放进去三枚铜钱,出来的时候就变成了六枚铜钱,你说这变魔术的都没有这么好看的。

  铜钱落在桌面后,何善保摘下眼睛往桌面上的铜钱看去,只听老刘头说道“半仙,您这眼睛”。何善保干咳一声后说道“我眼睛怎么啦,你还以为我带着墨镜就是瞎子么?亏你还住我家楼上,我有没有瞎你还不知道么?”。老刘头听后微微点头,确实是自己糊涂了。

  何善保拿起桌上的扇子往桌上的铜钱拨弄一下后说道“第三十三卦,嗯这周文王也靠不住呀”。老刘头不知道何善保这话是啥意思,不敢问话。何善保抬头看着老刘头说道“老刘呀,咱都这么多年邻居了,我就直说了”。老刘连忙应声道“您说,您说”。

  “你的家事我多多少少是知道的,不过你现在烦恼的不是家事,而是你那老情人给你生的儿子的事情,你现在的积蓄又被电话诈骗给骗了,现在人家那边要来跟你讨要这么多年欠下的抚养费了是吧,你烦的是这个,而不是你跟媳妇吵架的事情对吧”何善保十分淡定的说出这话。老刘头脸色一变,战战兢兢的问道“这事情可也没和任何人提起过,这都被你算出来了?”。老刘头说道这里顿了顿继续说道“唉我现在不担心这抚养费的事情,那孩子也长大了,我这当爹了二十多年没尽过当爹的责任,孩子现在要结婚了,我就当给他办彩礼吧,这钱的事情我找我二哥先借着,可您说我明年很可能会断气,这事咋回事呀?”。

  何善保微微一笑,说道“不着急,你先去那边的小路走走,一直走,不出百步,地上有一张黄色的符,你把那符捡回来,便有人告知你如何使用,化解你明年的劫数”。老刘头听后,半信半疑的朝小路走去。

  等老刘头离开后,何善保大声说道“你两个臭小子还躲着干嘛?来了也不跟你何叔我问话”。梁易富和秦艾德听到这话微微一惊,互相对视一眼,朝凉亭走去,梁易富一脸尴尬的说道“那啥何叔你怎么知道我俩躲在那里的呀?”。

  何善保哼了一声后,笑着说道“你个笨蛋,正所谓鬼有鬼气,人有人气,你俩身上的内气这么浑厚,我能不知道么?我就奇怪老杂碎是不是藏着捏着没有把自己的本事全教给你,怎么连这么点常识都不知道呢?”。

  梁易富听到此话,尴尬一笑刚想要说话,何善保嘿嘿一笑说道“你小子早上出门踩到了对吧,然后回家换了鞋子才过来的,算你小子有良心,没把臭味带到这里来”。何善保这话是对着秦艾德说的,秦艾德瞪大眼看着何善保说道“您算到了?”。何善保再次一笑说道“废话,我早算到你俩会来了,我说小富你这家伙能长点心眼么,算了,老刘回来了,你自己瞧”。话音刚落,只见老刘头拿着一张符箓跑了回来,同时说道“半仙,您瞧是不是这个”。

  何善保瞄了一眼点了点头,然后用扇子指着梁易富同时说道“你小子赶紧说说怎么把这符弄成护身符”。梁易富听到这话真特么的有点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只见老刘头手中拿着的符箓是一张三清聚阳符的时候,他连忙从兜里掏出一叠符箓数了数,才恍然大悟,这老刘手中的符箓正是自己掉的,啥时候掉的自己都不知道,反而让何叔给算出来了?

  老刘头看着梁易富,问道“这符”。何善保用扇子指着老刘头说道“你明年那事情也不是啥大事,你手中的符箓名为三清聚阳符,明年你会生一场小病,阳气虚,不过这不是啥大事情,问题是你偏偏在农历七月生这病,医院乃人间的阴阳交汇场所之一,你把这符折叠成三角型,带在身上便可,重点是你进医院的时候记得带着”。何善保说完看着梁易富说道“你小子还愣着干嘛?难不成你就想这样把符给人家么?”。

  梁易富听后回过神,从老刘头手中拿过符箓往里头注入一丝内气,符箓顿时在梁易富手中飘了起来,看得老刘头瞪大了双眼不知道如何表达此时心中的惊诧了。梁易富把符箓塞到老刘头手里同时说道“大爷你拿着,在下两广鬼见愁梁易富,驱魔捉鬼驱煞化邪样样精通,这是我的卡片,有啥个白事丧事事我也能包办”。

  老刘头接过梁易富手中的卡片一瞧,他小声的问到“这上面不是你的名字呀”。梁易富笑了笑说道“这是我师父的名字,他老人家比我出名,不过他前些天去世了,你找他也等于是找我了”。老刘头点了点头,和他们三人万分感谢后,快步离开了。

  何善保一脸无所谓的说道“收工走,到我家里吃饭去”。何善保说完,站起身伸了个懒腰后开始收拾东西,这老头收集东西压根就不用自己动手,只见桌上的龟壳和铜钱自己动的朝他的口袋里飘了进去,梁易富连忙问道“何叔你这念力怎么这么强?”。

  何善保微微一笑说道“屁念力,这是御龙术里头的气韵流转术,跟你说了也不懂,反正就是可以让这些死物自己动起来,忽悠人的小把戏而已”。何善保话音刚落,梁易富伸手抓过何善保的扇子,何善保微微一愣,刚想要臭骂他几句。

  只见梁易富拿出一封信和一张纸条递给了何善保,何善保接过纸条和信件后,梁易富开口说道“何叔,你先看纸条”。何善保打开纸条看了一眼,还没把内容看完,梁易富举起手中的扇子朝何善保的脑袋巧了一下了。

  何善保骂道“臭小子,你找抽是不!?我半仙的脑门也是你能敲的么?”。梁易富一脸委屈的说道“不是呀何叔,你看纸条!”。何善保再次查看手中的纸条,上面赫然写道“好你个老泼皮,让你算得这么准,小富你替我敲他脑门一下!”。何善保无奈苦笑摇头,随后打开信封,上面写着老泼皮呀,过去的事都让他过去了吧,小富和小德这两个孩子还还有大事让他们去办,你代替我照顾他们俩,让他们好好的活下去。

  何善保看完信后,呵呵一笑,自言自语道“好你个老杂碎,死了还要算计我,人算不如天算,天算也算不透人心,算你狠”。何善保说完,看着梁易富和秦艾德说道“你们师父那老杂碎说了,让我照顾你俩,你们有空来我家吃饭吧”。他说完,自顾自的离开了凉亭。

  梁易富看着何善保的背影喊道“我说何叔,你不是我请我们吃饭么?还有你的扇子没拿呀”。何善保边走边说“请你吃饭,没门!谁让你听你师父的话敲我脑门子呀!那扇子你留着,日后有用,拜拜”。何善保说完,踏出小碎步跑没影了。留下秦艾德和梁易富两人在凉亭里好生尴尬。。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