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天王 第475章 它变身了!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未来天王 类别:其他类型更新时间:2019/09/21 05:58:05字数:2768
  方召知道自己的体质一直在增强,只是没有卷毛那么夸张罢了,具体增强到什么程度还真不知道。

  不过显然,这已经远远超过了寻常人的体质。

  方召也早有过猜测,这些变化可能都是被卷毛影响,一切都是从复生的那天晚上开始变化。为了隐藏这些变化,除了听力,他一直表现得与常人无异。

  然而现在,因为一场狙击事件,他身体的变化已经遮掩不住了。

  隐星的反应确实很快,袁征离开会场的时候是没带人,但动向一直被关注,信号被屏蔽失去联系的那一刻,隐星相关人员就开始行动了。

  在方召中弹后,不到五分钟的时间里,两名狙击手都被击毙,袁征很快被带离,方召也被送去医治。

  然而,医疗人员发现,方召的伤口正在快速愈合,没有感染,内脏组织也没有发现撕裂伤,如果不是衣服上的血迹,看上去要比袁征健康得多。

  会场内的演出依旧进行着,演出人员和观众们并没有察觉到外面发生的事情,就算得到消息也很少会表露出来,场内依然风平浪静。

  一处小型会议室里,两名隐星高层正进行一场对话。

  “藏了这么久,T组织的人终于出手了。趁这次机会把内部清理干净!”

  “这次一共发现四处狙击事件,三名核心级科研人员,一名战功卓著的少校,好在我们早有准备,这四起暗杀行动并未成功。不过……根据最新得到的消息,这次对方其实有五个目标。”

  “嗯?第五个是谁?”

  “还在查。”

  “要快!”

  “是!”

  “还有,方召的检查结果出来了吗?”

  “出来了,奇怪的是除了伤口恢复能力惊人,似乎没有太大异常。”

  “恢复能力已经是最大的异常了!那种子弹,一般人中弹基本非死即残,以方召中弹的位置,换个人那是必死的结局!连轻装甲都防不住的弹头竟然被他挡下了?你信?”

  “确实,像他这样的情况,按理说短期内是不可能被轻易放离的。”

  另一名高层人员闻言眉梢一跳:“听你这意思,这次还拿他没办法?得放人?谁插手了?”

  “聚星基金掌权者为他担保。”

  “那还真不好办。既然留不住人,走,去跟他聊聊。”

  方召的病房门口,除了守在外面的一队士兵之外,南风也守在病房门口寸步不离,刚才他只是离开一会儿就听到方召就出事,吓得腿都软了。

  南风不知道为什么隐星的人要将方召隔离,不准许他进去看望,只能通过通讯器说话,不管怎样,南风决定坚定地守在这里。严彪那边刚才没联系上,南风给他们发了个信息,让他们看到后尽快回来。

  两名高层过来的时候南风正在跟方召通话,因为旁边有人盯着,也不敢说太多,只是在询问方召的伤势是否严重。

  “……老板你别骗我了!骗不了我的!失了那么多血衣服都染红了肯定很虚弱……虽然你声音听起来中气十足但我知道你只是强撑着装出来的!”南风想着怎么给方召弄吃的补补血。作为一名自认为全能的助理,南风认为这次自己失职,愧对于自己的高工资,必须弥补!在老板身体虚弱的时候必须全力照顾好!

  听着南风的通话,过来的两名高层军官心道:还虚弱?再送过来迟一点估计伤口都结痂了!如果不是他们强留下方召,那小子早跑没影了!

  病房里,方召听着通讯器另一端南风的声音,一阵沉默。这个助理,其他都很好,就是脑补太多。

  见两名高级军官进来,方召结束了通话,看过去。

  来访者面色缓和,琢磨着怎么从方召这里套出更多信息,还没开口,一个紧急通话过来了。

  “第五个目标知道了。”接电话的那人说道。

  “谁?”另一人问。

  前者看向方召。

  方召:“……”

  突然有种不详的预感。

  ——

  隐星基地某处大型仓库。

  隐星的仓库都跟堡垒一样,防风暴的同时也防止演习或者某些新品试验时误伤。这处仓库不远的地方有个野外实习区,以前就发生过一名新手在实习中将仓库误炸。

  咸鱼二人组遛狗也是跟着缉私队一起出来,因为被缉私队其他狗排斥,严彪和左俞只带着卷毛落在队伍后面。好在缉私队很照顾他们,不至于冷漠对待。

  卷毛被狗队伍排斥太厉害,严左二人也只能不远不近跟着队伍,而且有些地方他们也不能去,缉私队去巡查仓库的时候,就在库房外面等着。

  今天也一样,去仓库那边巡查的时候,缉私队进去仓库里间执行任务,他们则在库房外等着,顺便欣赏一下隐星的堡垒般的仓库。然而就在这时候,原本白日里一直开着的闸门突然关上了!将严彪他们与缉私队其他人完全隔开!

  “快躲起来!仓库那边跑出来一辆机甲……”

  这是被关在里面的缉私队留给严彪两人的重要信息,之后信号就断了,只剩滋滋的杂音。

  与缉私队联系不上,与仓库守卫和附近哨岗的人也联系不上,与此同时这处仓库多个闸门出现故障,要出去只有一个门,而此时,已经有脚步声从大门那边传来了。

  沉重的,机械的脚步声。

  “突击机甲!为什么在仓库这种地方会出现突击机甲!!”

  只快速的一眼,严彪和左俞就感觉头皮发麻。

  他们到底做错了什么要被这种怪物追杀!

  “今早上好像是听说了仓库这边有一辆故障机甲转运过来,到时候要送去维修的。”左俞飞快回忆着脑中的有效信息。

  “那玩意儿火力太猛,就咱手里的枪连对方皮都蹭不掉,一个照面就能成渣,跑都跑不了!”严彪一阵绝望。他只打算着最后一次遛完狗就回去辞职,谁知道会遇到这样的事情!

  左俞记得过来这边的时候缉私队进去巡查时提了,空库房的门是关闭了自动控制的,可以手动操作。

  “走!先去那边,找个大库房躲一躲!隐星的队伍反应很快的,缉私队既然已经知道这边出事,肯定会派人过来,咱们只要再拖延一点时间就安全了!”

  “只能这样!”

  严彪叫上卷毛就同左俞一起往后面更大些的库房跑。

  卷毛舔着鼻子看了看外面,想到方召的警告,还是跟着严彪两人往里跑了。

  急着逃命的严左二人并未注意卷毛的反应,他们情急之下选定的库房呈长方形,由两扇厚重的仓门隔成里外间。

  左俞手动关上外仓的门,并未停留,立刻继续往里跑。

  一边跑左俞还说着:“外面那辆机甲应该是故障送到维修站维修的,正常的这种机甲管制那么严不是能轻易调动的,仓库这边放着的还是故障机,说不定它上面的穿甲激光炮正好坏了呢?”

  话刚说完。

  轰!!

  刚才关上的外间仓门被轻易破开一个大洞。

  卷毛对着正轰门的机甲:“汪汪汪!!”

  “汪屁啊你!”严彪一个矮身抄起狗就跑。

  左俞迅速关上里仓加厚的门,挡住机甲上装载的爆能枪的射击。

  里仓的门关上之后,左俞和严彪往里挪了挪,这次真没后路了。

  “你TM做什么事了竟然引来突击机甲!”左俞吼道。

  “我TM什么都没做!你自己想想你做了什么!”严彪回吼。

  “我想不出!!”

  “那为什么机甲只堵我们?”

  短暂的静默后,严彪和左俞低头,看向刚被放下的卷毛。

  卷毛正听着周围的动静,察觉到两人的视线,那双清澈无辜的狗眼充满疑惑地回视。

  “谁费这么大力要弄死卷毛?”左俞疑惑。

  “卷毛测试成绩太优秀了,比安检仪都管用,能让隐星空港的人都花心思弄狗崽,肯定也会引来不怀好意的人。安检仪不是什么地方都会装备,但卷毛是很多地方都可以遛去的,动手的人是因为感受到威胁了吧,不解决掉卷毛,很多人不会安心。”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杀狗要动用机甲!”左俞想不明白。

  “因为卷毛跑得太快?很难追上?又或者,这次杀狗行动只是对方临时起意,准备仓促。”

  不管动手的人是如何打算的,琢磨那些也没意义了,现在的情形就是对方要关起门来打狗!

  他们根本退无可退!

  真正的孤立无援!

  想留个遗言都难!

  在这地方面对火力强劲的突击机甲还能活吗?露面就能被轰成渣!

  “隐星反应很快的,援兵可能已经到了,咱们只要再拖延一点时间……”

  严彪咬牙,“只能拼一把了!至少要等到援兵过来!”

  卷毛守在仓门口,鼻腔里发出急促的哼哼声,看看严左二人,又看向仓门。

  “瞧小卷毛还舍不得我们呢。”

  严彪将卷毛抱起来离仓门远一些,放下,摸了摸卷毛的头。

  “知道你聪明,自己先找个角落躲起来啊,待会一定要藏好,等门被破开,交火的时候自己找空隙逃跑,知道了吗?”

  严彪虽然并不认为卷毛能躲过突击机甲制造的强火力杀网,也不认为卷毛会聪明到听懂所有话语的程度,他只能寄希望于运气。希望卷毛运气好一点,能找准空隙逃出去。

  卷毛依旧哼哼的,哼声更急促了。

  “终于知道怕了?”严彪叹息,“谁让你能力强呢?竟然能引来这样的追杀。”

  “卷毛还是值得保护的吧?”左俞突然笑道。

  这种时候,两人早已经对当前形势做过分析,认清了,他们两人逃不掉的,只能给卷毛制造更多的活命机会。

  在严彪和左俞计划着如何应对时,他们没发现,卷毛狗脖子上戴着的狗项圈,少了个东西,卷毛已经开始躁动。

  里间仓门的门外,一个圆形的小型个人终端静静躺在外间仓门与里间仓门的中间位置,这是刚才严彪抱着卷毛匆忙后撤的时候掉落的。

  这么一点小东西根本引不来半点儿注意。

  突击机甲其中一只宽大厚重的机械足踩在上面。

  咔!

  碎裂声在机动装甲的脚步中显得微乎其微。

  直直盯着里仓门口的卷毛,垂着的狗耳朵猛地一抖,整条狗愣在那里,每一根狗毛都僵住,狗眼呆滞,仿佛遭受了巨大刺激。

  严彪只当卷毛是害怕,将傻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卷毛赶紧挪到角落里去。

  严彪检查枪,深呼吸,对左俞道:“咸鱼一号战友?”

  左俞面上带着感慨的苦笑:“咸鱼二号战友。”

  “终于不咸鱼了。”

  轰——

  里仓的加厚的仓门也终于被轰开。

  然而,不等左俞和严彪行动,一道身影从库房里间飞射出去,瞬间膨大,金属的寒光晃得人眼晕。

  穿甲激光炮制造的热浪之下,无数不规则蹿动的气流带着锋利与冰冷感强势冲开。

  哐哐!

  咯吱——嘣!

  金属断裂的刺耳声和硬甲撞地的震动令人心颤。

  火星四射,碎屑飞溅。

  场面极其凶暴。

  被炮轰过的残缺的里仓门两侧,慷慨赴死的严左二人挂着三观崩塌的震惊脸,齐齐缩回正打算迈出去的腿,不约而同降低自己的存在感。

  咸鱼二人组内心——

  啊啊啊啊啊!!!

  我老板的狗它变身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