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天王 第474章 你不要乱来!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未来天王 类别:其他类型更新时间:2019/09/18 18:18:37字数:2715
  方召改编版的《传奇》是年轻的,充满冲劲的。

  哄爆全场,让人震撼的并非是惊天动地的鼓点,而是藏于音乐之中的力量感!

  每一种音色,每一个音符,都似乎藏着数不尽的情感!

  仔细聆听,乐音里有耐心,也有浮躁,但更多的是惊喜。正如舞台上演奏的这群年轻人,虽然没有专业演奏家的完美技法,却能奏出让人感慨万千、热泪盈眶的乐章。

  “心脏都随着大地跳动的感觉!”

  “这跟我上次追剧时听的原版《传奇》很不一样,不过依然大气!”

  “两个版本都很喜欢,但我个人更喜欢方召这个版本,不是不尊重莫琅大师,而是我觉得,方召的这个版本更适合我们隐星人!”一名观众目光火热。

  “对!隐星人才能体会到的那种别样的情绪!”

  “方召版本的《传奇》少了些历史的沉重,多了些振奋和工业感。”

  与这些纯观众理性的分析不同,跑来捧场的家长们激动了。

  他们未必能听出这首《传奇》里的深意,但演奏好坏是能听出来的,而且,周围人都在夸呢!

  大家都说好,那肯定就是真的好!

  没丢咱隐星的脸!

  家长们拿起通讯器跟那些没能看演出的人发信息。

  吹!

  狂吹!

  必须将刚才的节目、自家孩子的表现跟同事亲友们吹个遍!!

  对!还有母星那边的亲戚,必须让他们也知道!虽然照片不能发出去视频也不能给他们看,但听咱口头描述就可以了嘛。

  乐团演奏节目结束之后,学员们强撑着鞠躬行礼才退下去。

  走到后台,不少学员已近乎虚脱,脚都在打颤。

  极致的投入,短时凝聚的爆发,骤然放松下来,精神像是脱力了一般。

  一名学员差点栽倒在地,幸好旁边的人扶住他。等彻底放松下来,众学员围在一起,看刚才的录像。

  “我竟然拉得这么好!”一名学员被自己的琴技感动哭了。

  “超水平发挥啊!超水平!”旁边长笛吹奏者一脸惊喜,对自己刚才的表现非常满意。

  “这哪是你几个人的功劳,这是咱全体的功劳,有一个人出错都奏不出这效果!完美!!”又有人说道。

  “不行,我要问问主办方能不能提取音频,我要保存下来单曲循环!”

  “我要视频,我申请把刚才那段截出来,就咱刚才那段演奏,我至少还能吹十年!”

  年纪稍小些的学员们更是激动得语无伦次,尤其是刚才收到家长红包的,差点尖叫出来。

  一名年纪稍小的学员麻溜地收着各个长辈发过来的电子红包,嘴里说着:“这种演出再多来几次就好了。”虽然排练辛苦,但收获还是非常丰富的。

  “对了,召哥呢?我想问问他下次什么时候再过来。”

  “是一年一次吗?还是几年一次?”

  “他被艺术团的人叫走了。”

  节目结束之后的方召,刚回到后台就被艺术团的人叫过去了,受邀的艺术家们聚在一起,节目已经过去的人要放松很多,见方召过来,一名老艺术家笑着拍了拍他的肩膀。

  “不错不错!老莫对你的表现肯定很满意!”

  “难怪莫琅点名让你去改,不让其他人插手。”

  原本他们以为莫琅嘴上说着让方召独立改编,私下里肯定出手帮忙了,但刚才听了改编版的《传奇》,他们就听出来,莫琅即便出手帮忙了,也没帮多少,这里面没有多少莫琅的影子,能听出是《传奇》,但风格表现完全不同了,莫琅使了多大力他们心里有数。

  也正因为看明白了,才会感叹方召的实力。

  很多年轻人在面对前辈的名作时,改编起来束手束脚,瞻前顾后,犹犹豫豫的,最后改出来都没眼看。方召属于成功例子。

  方召陪着几位老艺术家聊天,他们这边都是节目已过的人,心情比较放松,还聊着等隐星这边的演出结束,回去了大家什么时候聚一聚,好好交流一下,隐星这边还是限制太多,话都不敢多说。

  正说着呢,休息室的门突然打开,一个身影冲进来直奔沙发上的包。

  “哎?梅耶,东西丢了?”一名老艺术家问。

  刚才冲进来的就是同行的艺术团中的舞蹈大师梅耶女士。

  看看时间,梅耶的节目还有不到十五分钟就开始了。

  “我手链找不到了!明明早上我还确认过就跟演出服放在一起的!刚才正打算换演出服才发现手链找不到了!这个袋子也没有!”

  梅耶的手链是根据她要表演的节目定制的,会增强演出效果。只是没想到,到关键时候怎么都找不到手链。

  “还没找到?是不是落在舞蹈室了?”一名老艺术家问。

  “我再去找找……”

  梅耶翻行李包时急得都恨不得将包撕了,但还是找不到,她只能再去舞蹈室看看,早晨她确实去过舞蹈室一趟。

  “你助理呢?”有人问。

  “别提了,衣服有个扣子出了点小问题,我助理去修改了。舞蹈室也不远,我再去找找……”

  “我去吧。”方召起身说道,“我去舞蹈室看看。”

  其他人也赞同道:“对,让小方去舞蹈室找找,他们年轻人跑得快,梅耶你快去换衣服,再想办法找一条别的手链代替,作两手准备。”

  “好好好!小方谢谢啊!”

  梅耶将舞蹈室的位置告诉方召,门禁卡也递给他。方召不再耽搁,跑着去舞蹈室。

  平时排练的地方与演出会场并不在一处,演出会场里三层外三层的安保防卫,方召出来时过安检又耗了点时间,才到达梅耶说的舞蹈室,只是,他并没有在这里发现梅耶的手链。

  开通讯器跟梅耶将这边的事说了下,通讯器那边的梅耶语气充满了焦急和沮丧。找不到原来的手链,梅耶就只能临时换一条替代,但演出就存在缺憾了,达不到梅耶自己要求的效果。就像一个小提琴家换了把不称手的琴弓,总不如原来的好。

  作为一个经验丰富的舞蹈家,梅耶不可能将重要的物品随意放置,疏忽大意这种情况很少在她身上发生。估计梅耶现在心里想着是谁不声不响坑了她一把。

  学员恶作剧戏弄老师的情况也是有的,但这里是隐星,平时排练时可能会开个玩笑,这种关键时候哪个学员敢去耍这种手段?隐星的惩罚可是相当重的。

  断开通讯之后,方召就要离开舞蹈室,只是,在离开前,他回头看了看,视线在舞蹈室两扇打开的窗户上扫过,打算去关上。

  有脚步声从电梯那边传来。

  “召哥!”

  袁征抱着个盒子,匆匆跑过来。

  得知方召离开会场来到这边后,袁征就觉得这是个送礼物的好时机!

  方召跑得太快,袁征就担心碰不到人,还好赶上了。

  这次袁征没带上安保人员,离开演出会场的时候压根没让安保人员知道,他还有很多话想跟方召说,可不想说半句就被打断。

  “你怎么知道我在这里?”方召眼神一沉,“负责你安全的士兵呢?!”

  对上方召严厉的视线,袁征准备好的话全都憋回去了,张张嘴,正准备说什么,突然被方召大力拉向一边。

  砰!

  一颗子弹穿透袁征身后的墙。

  方召在极短时间内拉着袁征闪身避开并寻找掩体。

  袁征被这突然的变故弄懵了,再看看墙上的弹痕,如果没有方召拉他那一下,他大概没了半个脑袋。

  “召哥……”

  袁征看着方召衣服上染开的血,面色苍白,声音都在打颤,快要哭出来。

  狙击手有两个,刚才有两颗子弹,一颗避开了,打在墙上。另一颗被方召挡住了。

  方召做了个“嘘”的手势,示意袁征不要出声也不要动。

  警报没响,很显然有人提早就动了手脚,但隐星方面肯定还有其他探查手段,很快会有人赶来这边。

  舞蹈室的窗户是单向可视的,从外面并不能看到里面的情况,透视仪也不能。

  这么看来,有人想要袁征的命,而且计划很久了。

  方召脑中快速分析着,看了看身上的伤。

  被挡在后面的袁征此时后悔万分,他不该自己一个人跑来的,虽然总被人耳提面命要注意安全、出行要带人,但因为一直没出过事,他也就放松了警惕。按了手里的紧急呼叫键,没有回应。被屏蔽了。

  袁征也很担心方召的伤势,伤在腹部,不知道内脏受伤程度怎样。得尽快医治!

  正担忧着,袁征就见方召眉头微皱,直接徒手将伤口的子弹取了出来。

  袁征:“!!!”

  大哥!你不要乱来啊!!

  袁征辅修过枪械方面的专业知识,年轻的男孩子们喜欢枪,袁征自己在中二时期曾想过体验中弹的感觉,还偷偷做了个实验尝试。

  穿着武装到头发丝的防弹衣被一颗普通子弹打中胸口之后,瞬间倒地,因为肾上腺激素变化腿还一直抽痛,感觉肋骨都被射断几根,疼得躺了好久。

  虽然事后知道都是错觉,只是疼而已,但身体痛苦是其次,造成的心理恐慌持续了好长一段时间,好不容易在心理医生的帮助下走出阴影,他就钻进实验室研究发动机了,之后对枪械依旧感兴趣,自由支配时间会去研究各种枪械,但真人枪战游戏他是不会去玩的。同龄人去玩彩弹游戏他也不去,中二时期的心理阴影时刻提醒他子弹打身上的痛苦。

  现在,看到面前这个徒手抠子弹的狠人,袁征被惊得差点跳起来。

  疼痛是一方面,千万别加重伤势!

  然而,紧接着,袁征看到了方召从伤口抠出来的弹头。

  尖头的弹头已经开裂变形,变成弹“花”。

  看到这个弹花,袁征脑中有瞬间的空白,但很快思维又转动起来。

  如果没有看错,这种子弹他前不久还研究过。特制弹头,穿透力强,别说只有一个人,就算三五个人都叠起来挡前面,依旧能轻松穿透。

  普通轻型装甲都挡不住,更何况人?

  看看刚才打穿墙面的那个弹孔就知道穿透力如何。

  他们这些被保护的核心工程师,平时外出身上穿着至少三层纳米防弹衣,今天出来看演出袁征也穿着,只要不打头,现有的七成以上的爆能枪和实弹枪的冲击基本能挡下,不会给他们造成致命伤害。

  再加上隐星严格的管理环境,想在隐星暗杀一个被重重保护的核心工程师,难度相当大。对方既然能在这时候成功出手,显然是经过周密的计划,肯定会将他们身上穿的防弹衣计算在内,不可能用一般的子弹。

  但是!

  眼前!

  方召一个人挡住了一颗子弹!

  一个人!!

  袁征心中恐慌,方召的伤势……

  伤势?

  方召衣服上染开的血迹,好像停止扩散了?

  没流血了?

  再看看方召,呼吸虽轻但平稳,面色正常,如果不是衣服上的那片血迹,还真看不出是刚才中弹的人。这么一比,袁征这个面上血色尽褪的人更像是中弹的那个。

  袁征怀疑自己产生了幻觉。

  他研究过各种子弹对人体的破坏效果,研究过弹头结构形状质量速度,脑子里,对方召伤势的担忧,对眼前所见的怀疑,对理论知识实验数据的回忆,等等多种情绪冲击之下——

  袁征……袁征已经没有智商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