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天王 第471章 不想做咸鱼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未来天王 类别:其他类型更新时间:2019/08/29 00:30:33字数:1013
南风三人都认为方召小题大做,夸张了。也有人给方召打上了“狗奴”标签。

方召不管别人怎么想他,他得让人看着卷毛,时刻盯防。一个人不够,三个人还是提心吊胆。

要知道,在自然界,某些野生动物在食物面前六亲不认。

卷毛虽然是家养的,但谁也不能确定它激动起来会做出什么事……也可能只是一口的事。

今天卷毛能舔那条狗一下,明天它就能直接将那条狗吞了。

不是方召凡事都往坏的方向想,这些都是有可能的事情,得防患于未然。

在卷毛眼里,空港的工作犬那是同类吗?

不是!

那是食物!

于是当天,方召结束排练回房之后,将缩在角落里装睡的卷毛拎过来谈话。

“你今天舔空港的狗了?说说,当时是不是想直接吞了?”

“我没想吃它!”卷毛必须要为自己辩解,“它们去矿场出任务,回来时身上沾了些矿渣,我就舔了一下它身上的矿渣!”

“真没想?”方召盯着卷毛的狗眼问。

卷毛避开方召的视线,狗头微垂,狗眼躲闪:“也……也就只有……一点点想吃。”

它倒是想直接将那条狗,不,应该是那整支狗队都吞了,可惜方召不让,它也就只能在心里想想,只能舔舔矿渣。

说着卷毛还回味似的舔了舔嘴巴。矿渣真好吃。

矿石一定更好吃!

就是可惜,那些狗胆子太小,总躲着,南风又告状太快,它才舔了一条狗,就被方知道了。

接下来两小时,卷毛接受了方召软硬兼施的训话。

最后,方召严肃着一张脸,“我希望你在做出行动之前,多想一想你狗脖子上戴的东西。下次再乱舔,我就将终端收回!”

卷毛使劲缩起脖子,像是要将戴着的狗牌式终端遮挡起来。

“不乱舔!保证不乱舔!”

还没用过呢,怎么能被收回去?

“我什么时候才能用终端?”卷毛问。

“等这边的演出结束,回家就能用了。快了。”

——

方召训狗的时候,接待处另一边的楼内。

助理和保镖并没分在一处,受邀艺术家们带来的保镖统一安排,左俞和严彪住在一处,与南风不在同一楼层。

此时,严彪正在跟左俞说自己的想法。

“我想换个工作。”严彪道。

“为嘛?这工作不好吗?”左俞诧异,“事少工资又高,这样的工作打哪儿找去?”

“那留着还能干什么?当咸鱼?每天遛狗?”严彪自嘲地苦笑。

左俞挑眉问:“你觉得遛狗屈才?”

严彪摇头:“也不能这么说。我就是觉得,整天不干正事还拿那么高的工资,我心里不得劲。说是保镖,其实咱们平时过的是什么生活?谁家保镖是我们这样的?成天遛狗还拿那么高的工资,烫手不?脸热不?”

左俞不语。

严彪继续:“南风当助理,做了不少事,成天忙着,就算偶尔遛狗也很开心,那就是他想走的路,他过得很充实!可咱们呢?咸鱼二人组?”

左俞的笑容变得苦涩。严彪的意思他明白,其实他自己也一样,心里哪能真不在意?

严彪深吸一口气,“以前的就不说了,就说现在,来隐星之后,我看着隐星的那些人,突然就想明白了。”

在全民皆兵的隐星,严彪每次出门都能听到很多军事相关的讨论。一场军事演习他们这些外来者只有资格看个视频截取,仅仅只是这些,就已经让严彪提前做出了决定。

他有些怀念在白暨星服役的时候,那种热血沸腾,每天筋骨齐鸣的感觉。

“刚到白暨星服役的时候,梦想成就一番大事业,后来,渐渐地就习惯了那种生活,直到方召在白暨星发现矿藏。”

服役那么多年,却在白暨星正崛起的时候,只能当一个旁观者。

“如果你没有受伤,也能继续留在白暨星,成就大事业。”左俞道。

“要说不甘心,肯定是有的,不过都过去了,我也很感谢方召在我最困难的时候帮我一把。但现在,我觉得自己像是被扶贫,被同情了。看隐星的那些人,也有很多装义肢还没退役的。我还是青壮年,我觉得我还可以回战场再战五十年!”

左俞明白,严彪这是受刺激了。其实不只是严彪,他自己也有同样的感受。

一时间,各种感慨涌上左俞心头。

他也不想真当咸鱼啊,在以前的同事战友们面前都不好意思谈工作。

别人问:平时干嘛呢?忙不忙?

回一句“忙着遛狗”?

不要面子的啊?

“像我们这种咸鱼,”刚说出口左俞就觉得不对,立马更正,“像我们这种保镖,确实少见。”

严彪听到“咸鱼”这词又笑了笑,笑容中带着复杂的情绪。

“退伍之后,我从未放松过训练,时刻都能上战场。保护方召,我二话不说冲前面,没任何怨言!然而,他只让我遛狗。

左俞,现在就咱俩,我说句实话,我确实认为一身本事毫无用武之地。方召他比咱俩加起来还能打,一般情况下压根用不着咱们出手,咱俩就是摆设。平时工作,十天里就有九天要帮着带狗,剩下一天当背景板。

我不懂音乐,游戏也打不好,夸张点说,可能连卷毛都比不过!

方召总说让我们别忘了自我提升。自我提升?说得好听,其实就是自我催眠!就是我告诉自己,在就职期间,我考证、报班、训练、遛狗,我是个尽职尽责的好保镖??

我有种碌碌无为的空虚感!!

我没多大本事,仅有的那点本事,在方召这里也使不上力,还不如去能使力的地方。

我就想着,我之后的人生,不一定要轰轰烈烈,也不求平步青云,怎么也得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吧?别看我平时瞧着没事,其实我现在的状态很不好,提不起劲,毫无斗志,亢奋不起来,感觉提前过上了养老的生活,混吃等死。明明我还很年轻。

体现不了自己的价值,我人生的意义在哪里?”

左俞沉默了好一会儿,才道:“你是想申请归队?”

“没错!”严彪点头。

“申请能批吗?”

“不知道。就算不能归队,我也想换个工作,也许累一些,工资低一些,但至少拿钱时心里会踏实。我只是想做点实事,对得起工资的实实在在的事情!”

左俞听得出来,严彪真的是很冷静在思考,并非冲动之下的决定,甚至,可能已经思考很久了,只是来到隐星之后,所见所感促使他做下最后决定。

“这只是我的想法,现在也不会跟方召提出来,得等文艺汇演结束再说。我也会给他推荐几个品行端正的人替代我的位置。”严彪叹道,“我不想做咸鱼了,我需要重新燃起斗志。”

“我也得好好想想。”左俞低语。

“是该好好想想了。”

临睡前,严彪做出决定——

“嗯,就这么定了,等隐星的演出结束了,回去就跟方召提辞职!”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