未来天王 第470章 管住嘴

作者:陈词懒调书名:未来天王 类别:其他类型更新时间:2019/08/29 00:30:32字数:1160
接下来几天,方召大部分时间都在艺术中心这边,与学员们之间的交流也越来越多。

参与排练的学员们也发现,这位年轻的艺术家,还真不简单,网上报道的那些新闻一点没夸大。从枪炮机甲到艺术考试,甭管他们说什么,方召都能接上话。

一开始古芒还担心方召压制不住这帮年轻学员们,这些小娃娃们可都是在隐星出生长大的,从小接触的环境不同,排练过程中总会出现一些小摩擦,处理不好的话,说不定就能打起来。

尤其是那几个爱挑事儿的,古芒打算着私底下找他们谈谈话。但观察了两天发现,他准备的那些谈话内容压根没派上用场。

在排练场晃悠一圈,古芒闲着没事去找其他教导员说会儿话。

艺术中心的休息室。

“古芒,我怎么感觉你最近很闲啊?”有人问。

“那边用不着我啊,有方召就够了。我也就只能过来跟你们说说话。”古芒挑了张椅子坐下。

坐在边上的一名教导员眉毛一挑:“整个乐团的指挥就方召一个?你们没派人过去协助工作?”

“派啦!但也分担不了什么事情,大部分还是得方召亲自处理,乐谱上的细节都是他写出来,排练的时候他还得亲自上场指挥,减少演奏过程中的瑕疵。”

“这些别人都不能分担?咱这里也有专业的音乐家啊。”

“不一样,论对所选作品的理解,还是比不上方召。”

那名教导员目光微闪,凑过来问:“那帮小家伙们就没闹点事?”

“乖着呢!”古芒道。

“嘁,古芒你这话跟外面的人说说就算了,当着咱们的面还玩这些虚的,那帮小家伙们什么性子咱能不知道?”

“哎,这次我可真是实话实说,不信你们随便挑什么时候过去看。”古芒大笑道。

几个教导员心里还真不信,也不另挑时间了,起身就一起过去青少年乐团那边瞧了瞧,回来时都一脸惊奇的样子。

“少见啊,难得看到他们这么听话,转性子了?叛逆期过了?成熟稳重了?”

古芒想到什么,吭哧吭哧笑了好一会儿,才说道:“当然没那么容易。就昨天,单排的时候一个重机的小子表现不太好,方召找他谈话。”

其他几个教导员露出了然的笑。

军事演习或者遇到战事的时候,重型机甲一般都会冲在前线,够勇猛。相关专业培养出来的人才或多或少性格受到影响。

但也就是太勇猛了,显得攻击性太强,不是随便来个人就能管得住的。

那帮小孩儿真这么好教?

年轻气盛,平时谁也不服谁,怎么可能老老实实地接受一个外人的指挥?

面对方召,重机的那名学员就是打头阵的。

“他干嘛了?”那教导员问。

“他跟方召呛声,说‘你行你上!’”

“然后呢?”

“然后方召就真上了啊。”

其他教导员:“哈??”

“是斗琴还是……”一名教导员做了个握拳挥舞的姿势。

“都有。要乐器比乐器,要武力比武力,不得不说啊,方召那真是个人才!”

“那不是将那小子打击的够呛?”

“没啊,方召还是很照顾他们情绪的。据我观察,心理阴影不至于,但排练的时候乖多了。”

“要我说,就得找人治治那帮小的们!动不动就斗琴,真以为自己是琴圣?

年少不知天高地厚,总得让他们知道人外有人,时时刻刻提醒他们一山还比一山高!

瞧瞧这次,被方召找过去‘谈话’,回来不就安分多了?现在这么乖也是人家方召压制得住!”

说着说着,那名教导员笑容收敛,“话说回来,我刚看到那边的计划表,不比咱们平时的标准训练强度低,方召一个人扛那么多事,我瞧着都累,太拼了,身体撑得住吗?”

他以前看过权威媒体报道方召的不少事迹,相比起其他艺术家,方召的体质肯定是强一些的,但,“毕竟是搞艺术的,没法跟这些从小接受军事化训练的小子们比。”

“对啊,我瞧着其他受邀而来的艺术家们都带帮手了,人家那助理能文能武,能帮分担不少工作呢。方召带助理了吗?”

古芒面色复杂:“带了,不过他让助理照顾狗去了。他那助理就算不去遛狗,也帮不上忙,又不是专业人才,对音乐也不怎么了解。”

一名老教导员轻轻摇头感慨:“方召还是太年轻没经验呐!他就该多带个用得上的帮手,我看人家的助理都是可以协助统筹的,他家的助理竟然忙着带狗?”

“一个助理两个保镖,都被他打发过去带狗了,不知道他咋想的。理解不了现在的年轻人的想法。”古芒说道。

“狗奴啊他这是!”

“听说他那狗值钱着呢!”

古芒叹了口气,“谁知道呢,我在那边的时候就发现他每隔一两小时就看一次信息,休息时候还通个话,都是问狗呢。”

此时,被众教导员议论的中心人物,方召正跟南风通话。

现在是排练的休息时间,方召抽空了解一下卷毛的状况。

今天一大早,隐星空港那边的缉私队就过来找方召,说让卷毛去他们空港走一圈,最近空港的工作犬们正逢阶段考试,让卷毛也过去试试,也跟隐星的工作犬们切磋交流一下。

阶段考试什么的,方召不担心,他担心的是卷毛一激动起来管不住自己的嘴。他将南风三人全部派过去盯着,也不能放下心,让南风每半小时发一条信息过来。

南风开着视频跟方召通话,“喂,老板,我们现在还在空港呢,一切安好!”

空港并不是哪里都能随意开视频通话的,连摄像头都不准开,想接视频电话得到指定区域。

南风现在就是在那里跟方召通话,四面都是墙,没任何涉及个人隐私和军事机密的东西,连桌椅灯具饮水机都是大众款。

“空港那边的工作犬阶段测试还没进行?”方召问。

“没呢,好像是矿场那边有点事,临时出任务去了,半小时前刚回来。”南风跟方召说了下这边的情况。

“隐星这边的工作犬大部分都是大型犬,只有两条中型犬,没有小型犬,卷毛在这里是最小的了。不过咱卷卷不怕它们!还上去打招呼了呢!”

南风一想到当时的情形就觉得面上有光,“老板你知道吗,卷毛在那些看起来很神气的隐星犬面前不落下风,真是为咱长脸了!”

方召语气微妙:“……它做什么了?”

正沉浸在喜悦与自豪中的南风并未察觉到方召的变化。

“没啥,卷毛就是上去跟那些隐星犬们打了个招呼。”

“它怎么打的?”方召问。

“它就是过去闻了闻,然后舔了领头的那条狗一下。放心吧老板,没打架,真就只是舔了舔。”

“被舔的狗什么反应?”方召又问。

“像是被吓到了,夹着尾巴缩回去还大声吠叫,之后看到卷毛就避开。”南风说起当时的情形还有些得意,“咱家小卷就是厉害!”

在南风看来,一切都挺正常的,有些大狗工作能力是很强,但胆子未必大啊,有些还怕小狗呢。

方召眼角一跳,也没跟南风多说,而是道:“让卷毛过来,我跟它说两句。”

“好嘞!来卷毛,老板要跟你说话。”南风将通讯器的摄像头对准卷毛。

卷毛垂着尾巴走过来,一副心虚的样子,哼哼哼的。

方召盯着卷毛看,看到它耳朵都耷拉下去的时候才出声。只说了两句。

第一句:“要乖。”

第二句:“管住嘴。”

看似很平和的两句,听在南风耳朵里却忍不住肝胆一颤。

可怕!

毫无疑问,卷毛又挨训了!指不定回去还得面壁!

对于卷毛挨训这事,南风茫然。

老板干嘛对一条狗要求这么严?

不就是舔了一下?

“它做错了什么?”南风小声问旁边的左俞。

“没有吧?”左俞说道。

狗舔狗有什么错?

没错啊!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