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人类消失开始 第四十四章 我愿肩挑日月!

作者:何时秋风悲画扇书名:从人类消失开始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19/10/12 04:26:15字数:1983
  李凤栖沉默了很久。

  久到连修道之人的灰袍道人也有些不耐时,他才缓缓憋出两个字:“不敢。”

  别开玩笑了。

  道理我都懂,但为什么是我。

  我一个小小的剑修,天选之子中谁都能碾压我,连食铁兽的天赋都比我高,怎么会轮到我和陈树去封印太阳里的那座八荒牢狱。

  灰袍道人并不意外。

  这些事情,就是讲给九州的那些修士听,一时半会也无法接受,何况是李凤栖这种因为灵气灭绝而断了修行路的狱卒后裔。

  李凤栖又道:“还有一点不太明白,为何道长会看重我。”

  灰袍道人沉吟着道:“知道陈树去九州,见的第一个人是谁吗?”

  “谁?”

  “贫道。”

  “所以?”

  “陈树说过两句话,一句话很儒家,他说,达者兼济天下,还有一句话,则是佛家言语,我不入地狱谁入地狱。”

  “道长被说服了?”

  灰袍道人颔首,“虽千万人吾往矣,是以贫道虽知此次封印一事,极有可能身死道消,亦无所畏惧的前来主持封印一事。”

  李凤栖沉默许久,略为钦佩,“修行一事上,道长是达者,自能兼济天下,而我只是个小小的走上了断头路的剑修,是穷者,独善其身尚难,何德何能兼济天下。”

  灰袍道人心中一声叹息。

  愚子。

  还不开窍!

  大袖一挥,“此刻我们已不在山河社稷图中,你且再去人间走一遭,届时,若你依然不能开窍,贫道便遂你愿,由你自己抉择前路。”

  李凤栖只觉清风拂面,下一刻,便出现在了地球。

  熟悉的城市。

  置身于家乡小城的公园广场。

  车水马龙的现代都市里,已经入夜,灯火辉煌中热闹依旧,一切都有条不紊,和谐而幸福的演绎着世界的普通一天。

  李凤栖站在街头,发现没人注意自己。

  似乎……

  灰袍道人是让自己的灵魂或者意识回的地球。

  不经意间,一个骑着平衡车的小男孩从他身体里穿过,走远时回头望着一脸溺爱的年轻父母,咯咯咯的笑。

  笑容烂漫。

  年轻的母亲心惊胆跳的跑过去,急声说着别急别急,你慢慢来。

  年轻的父亲看似胸有成竹,眼眸里却透着担忧。

  李凤栖笑了笑。

  久违的感觉。

  在一个人孤独了这么多年后,忽然看见这一幕,他觉得自己又活了过来。

  信步而走。

  漫步看着这座熟悉而陌生的城市。

  行人匆匆,店铺繁华。

  十字路口,抢行的路人丝毫不在意喇叭滴滴响个不停,起步之后却又被逼得停下来的小车,大爷一样慢悠悠的过着街口。

  司机在车里无奈怒骂。

  电瓶车和三轮车在街巷两畔蚂蚁一样涌动,间或有电瓶车和三轮车抢行到机动车道。

  速度极快的出租车擦肩而过。

  家电商场和手机卖场的音响震耳欲聋,放着网红歌曲。

  逛街的妇女和小姑娘们在销售员热情的目光中试了一件又一件,最后嘀咕了几句缺点放下衣服,出门进入下一家,销售员在她们离开后往往会无奈的啐骂几句。

  ……

  这个美丽又充斥着六情七绪的世界,这个美好中又充斥着低俗的世界,一切如昔。

  不知不觉,李凤栖来到了家。

  竟然穿门而入。

  父母坐在沙发上,看着抗日剧津津有味,不时评价几句。

  “妈,我明天要穿的衬衣洗了没?”

  李凤栖泪眼婆娑。

  正欲开口时,却听见自己的房间里传来熟悉的声音,旋即看见“李凤栖”探出个头,“要是没洗就算了,明天那场相亲,我是真的不想去。”

  沙发上的母亲一脸狡黠,“都洗了都洗了,等下我去收了给你叠好,明天可得好好表现,那姑娘文凭、收入都不比你差,虽然矮了点,但姑娘懂事、性格好。”

  看电视的父亲抬头冒了一句“关键一看就好生养”,惹来母亲一顿白眼。

  “李凤栖”一脸头疼的缩了回去。

  李凤栖哭笑不得。

  这就是天选之子在天选中被杀了也不会死的原因吧。

  天选输了,则从山河社稷图中回归正常世界,取代“傀儡”重新做一个正常的普通人类。

  父亲放下遥控板,推了推母亲,“明天你请一天假,去盯着点这小子,别到时候他又忽悠那姑娘去看电影,自己却借口溜了。”

  母亲点头深以为然。

  父亲又乐道:“去削点水果撒,该补充维生素了,最近老是口干舌燥。”

  母亲啐道:“越老越怕死,你自己不去削。”

  父亲:“……”

  李凤栖看着这一幕,不知道为何,眼泪忍不住滂沱而下,如果可以,李凤栖真想当初第一次相亲就不忽悠那姑娘,直接结婚抱娃。

  父母也不会一直遗憾。

  擦干眼泪,抬起头望向星空,轻声唤了句:“道长。”

  便有清风起。

  周围天地变幻,李凤栖眼前一亮,重归在月球之上的肉身,看着身畔面无表情的灰袍道人,叹道:“道长,如果封印失败,会有什么后果。”

  灰袍道人轻声道:“首先可以笃定一点,九州九圣人不会亲自前来,实际上因为这片天地的特殊性,他们来了,和贫道一样,皆被压制在同一个境界,也是九死一生的局面。”

  “为什么?”

  灰袍道人:“小狐狸告诉过你,你出生的那颗星辰是某个人的秘境自成的天地,实际上这个秘境不止包括那颗星辰,还包括我们脚下这颗,以及……嗯,就是围绕着太阳的所有星辰和空间,这一个小星系,都是那个人的秘境。”

  又道:“而那个人,境界和实力,犹在圣人之上,这几座牢狱,也是那个人的手笔,所以这处天地存在着不可破解的天道压制,圣人亦蝼蚁。”

  李凤栖懂了。

  问道:“那个人是盘古吗?”

  灰袍道人摇头,“你们那颗星辰的神话中,有些是真实存在的,有些却是杜撰的。”

  李凤栖回到正题,“如果封印失败会怎么样?”

  灰袍道人思索半晌,“首先,你们星辰上的六道牢狱全部大开,无数的荒兽在星辰之上肆虐;其后,脚下这颗星辰的古老存在苏醒,会将幸存的人类尽数吞噬,须知一点,七丈牢狱里被封印的存在,悬名于《山海经》中;最后,则是太阳上八荒牢狱里那位不比圣人弱的大罪之人苏醒,届时这片星系里,没有任何一个生灵能活下来。”

  一字一句的道:“包括你父母,和所有你珍惜的人。”

  李凤栖不语了。

  许久,才自嘲的笑道:“人生啊,真是个寂寞如大雪崩,想不到我李凤栖,也会遇到这种事。”

  正色。

  正身。

  正衣襟。

  对着灰袍道人行礼,“道长,先前你问我,是否敢和你们一起,肩挑这颗星辰的日月,我本不敢。”

  “但是现在,不敢也敢。”

  “我,李凤栖,愿意肩挑日月。”

  我还没那么伟大。

  我只是想让父母依然在看电视的时候吵嘴,只是想让父母尽快抱上孙儿,让父母能够幸福而安稳的度过这一生。

  这就是我,小人物李凤栖的小小愿望。

  仅此而已。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