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激荡年华 第20章 不是说,贫困家庭嘛?

作者:皇家雇佣猫书名:重生之激荡年华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19/02/19 04:27:48字数:3835
  上线三天,没有出现一天卖个10份、20份的盛况,

  时间还早,等到有些好评了,一搜这个东西,他这边就能吸引到人。

  当然也没有出现一整天都没有。

  学渣的数量在那。

  但到手的现金其实就1050块,其他的还在等待确认收货中。

  这两天,温晓光哼歌的调门都不太一样,还干起了家务活。

  温晓晓也觉得奇怪,这弟弟勤快的不能行,家里拖得干干净净的,高兴得都不像他了。

  “姐,你脚让让,”

  温晓晓含着大棒棒糖,吸得呲溜呲溜的,奇怪道:“你这遇上什么喜事了?”

  “不是喜事,”温晓光笑着道:“是生活就要笑口常开,不能一天到晚愁眉苦脸的。”

  温晓晓心想我又不笨,这借口忽悠谁呢。

  她一边用小舌头舔着棒棒糖,一边用怀疑的颜色观察自己弟弟,忽然一个想法进入她的逻辑内,“你是……谈恋爱了吧?!”

  温晓军弯着腰,身形一顿。

  然后起身把拖把递到她面前。

  温晓晓接了过来,“干嘛?”

  “你自己拖吧。”温晓光面无表情,说完就走,

  娘的,自发拖地还拖出麻烦来了,可真有意思。

  “嘿!你这臭小子……”

  回到校园后,挣到钱后的第一件事就是偿还自己的巨额债务,把10块钱塞在费信的手里,另外还请他吃了一碗鱼香肉丝盖浇饭。

  羡州有一家很有名的连锁餐馆,叫小杨盖饭,口味非常独特,甜中带咸,滑而不腻,入口感受极佳,原来是小饭馆,现在都整了六七家分店了。

  简单的一碗鱼香肉丝盖浇饭,还挺贵,要16块,对于费信这样的穷学生来说,是吃得起,但是钱花的会难受。

  就像3000块一晚,付得起的人多了去了,可花过的人不多,

  所以温晓光要请他,他开心坏了,

  “好吃吗?”温晓光问。

  “好吃,感觉比平时更好吃!”

  是他妈的自己不花钱吧?

  温晓光摇头发笑,不懂事的年头里开心真像鸡儿一样简单,“多好吃啊?”

  “这么说吧,就是我爸在这儿,我都不让给他哪怕一口!”

  温晓光听完抬头,连咀嚼的动作都变慢了,瞧着他关心道:“后爸呀?”

  “噗……”费信一口饭差点没喷出来,硬忍着还呛到了自己。

  “咳咳,滚!”

  温晓光也没在意,心里头则是想到了另外一空间的父母,这次离家不过20来天,但性质却变了。忽然间心情就有些沉重了,失去孩子的那种沉痛,也不知道他们该怎么承受。

  费信这傻子也觉察不到他忽然的忧愁,自顾自的吃着贼开心,完事还拿拳头锤胸,“噎着了,噎着了。”

  “老板,给我们两瓶果粒橙。”

  费信更开心了,还问道:“晓晓姐给你发钱了还怎么回事?”

  温晓光道:“赶紧吃吧,问那么多,吃完回去上晚自习。”

  结果这小子抹了抹嘴讲:“和你说个事。”

  “什么?”

  “晓晓姐,找过我。”

  温晓光一愣,“找你?找你干什么?”

  “请我和奶茶阿,我之前不是请了你么,顺便……也问我给你写情书的姑娘,你俩之间那什么,你懂的。”

  “我不懂!”温晓光发现这小子精明了一回,“可以啊,费信你不废了,这吃好喝好,完了跟我说事情?”

  费信:“吃饱了才有力气说啊。”

  我,

  我忍,

  “那你怎么说的?”

  费信讲,“我就如实说啊。”

  “我在学校认真学习?”

  “没有,我说不知道。”

  温晓光无语,“记住了兄弟,不知道这个答案是兄弟之间最烂的掩护词了。”

  废信乐呵的点头,也不知道进没进心里,“哎,你饭都请了,不如再送我一张卡卡的海报?”

  刚过去的2007年是卡卡之年,足球迷经不住他的魅力诱惑。

  滚,温晓光甚至想把鱼香肉丝盖浇饭从他的肚子里掏出来,还卡卡。

  回到教室的时候晚读课已经开始,为了吃这一顿饭,还耽误了点时间,结果没想到是这么个结果。

  还比较奇怪的是他的桌上放上了一瓶饮料,脉动。

  也不知道小孩子是怎么想的,买这个能追上帅哥?

  戴唯毅最近下巴起了个痘,这会儿正龇牙咧嘴的挤呢,温晓光走过来问:“这谁的?”

  戴唯毅因为嘟着嘴挤痘,声音都有些萌萌哒,“不日道啊……当时我不债。”

  温晓光觉得是裴小白,

  顺道又想起家里那封情书,署名‘小白’,按道理来说应该不是这个人,她也从未提到相关的事,

  可叫这名字,如果不是她,会是谁?

  他的眼珠子瞥向戴唯毅,往前一动,意思就是问是不是她,

  戴唯毅摇头,“应该不是。”

  坐下来拿起这瓶脉动,没什么特别的,感觉扔在垃圾桶有些侮辱人,于是就放在桌子上。

  已经是晚上七点半,外面乌漆麻黑的,只有几盏路灯吐着昏暗的黄色暖光,偶尔有一辆白色或者黑色的轿车从路角转弯过来,大概是不用值班的回家老师。

  因为第一笔小钱到手,温晓光的心稳多了,也少了好多焦躁。大家都在幻想年少有为,他也想,但这个事情急不来。

  他也曾想过,假如时光倒流,还能做些什么,

  说是不留遗憾,这是口号,怎么过都会有遗憾,

  说是不浪费一分一秒,那也是口号,再说你有钱才能浪费,没钱还不抓紧时间上班?

  不过,毕竟重生了,总有些改变,和以前走一模一样的路,真的没啥乐趣,

  考名校,高学历,这些算个啥?

  温晓光的确是更想做另外一件事,也是得益于一些先知,

  比如说实现财务自由,

  上辈子因为缺钱,世界很多地儿,他没去过,很多风景没看过,所有的时间都在谋生,

  可是外面还是很精彩的,有很多人,只在视频里见到过,很多真相,屁民们一概不知。

  就算是现场看一次维密秀也好,现场看一次超级碗都行,起码那是一种全新的旅程。

  总不至于下次重生时还像现在一样,除了学习好、懂的多、理论知识娴熟又应用的好,外加脑子聪明还乐于助人以外,就特么剩下帅气了。

  眼前的经济困局一旦有被解决的迹象,温晓光的思考自然也更进一步,

  一周前,欠着10块钱外债的时候,想这些不合适,

  现在,这个七点半的安静晚间,他忍不住做了些设想,就算性格偏静,也忍不住会因为对未来的精彩多了些畅想而有些激动,

  这其中当然不包括帮戴唯毅讲题,他对数字的确是有些不敏感,有一些女生在理科面前的特征。

  倒是英语还不错,教8班英语的是一个二十多岁的年轻小姑娘,刚刚毕业还不到两年,姓陈,叫陈静。

  陈老师会在晚读课出现,督促同学们念一念英语。

  当然语文也不是不可以,只是稍微微不可以。

  陈老师算不上美女老师,她的皮肤略黑,鼻子微塌,嘴巴略大,戴上眼镜后没什么女人魅力,只是爱笑,牙齿整齐还白,性格相当不错,还有些可爱,比如会唱一些英文歌。

  陈老师成天蹦蹦跳跳,除了批改作业,几乎不会在讲台上干坐,晚读课的时候教室里的两排空档就是她的地盘,

  陈老师还会听同学的读音,你要是读的很随意,她可是会纠正你的,

  所以温晓光也习惯了陈静在旁边绕,

  不过今天倒是在戴唯毅这边停了下来,蹲下来说:“我想起一件事儿,班里要订英语报纸,回头你帮我收一下钱,每人180块。”

  到了高中之后,练习题都不是正常的了,像英语,做的是印在报纸上的题。

  戴唯毅点点头把事情记下,他比较有经验,老师放心给他。

  陈老师还瞧了温晓光一眼,眼里止不住的对颜值的惊叹和一些忧虑,“晓光,晓光,这次的稍微为有些贵,不过一学期就这一次,这话也要回家带给你姐姐。”

  温晓光眨了眨眼睛,“……谢谢陈老师,其实你不必担心,我能交上。”

  都当他是经济弱势群体了,真是叫做坏事传千里,

  其实那些嫉妒他的人,他是不管不问的,倒是这种会关心他的,应该让人家少点担心。

  从裤子口袋里掏出钱包来,就算掩着,但离的那么近还是能看到有十张那么多,于学生来说,不算少了,即便是大学生,好多身上也就几百块钱,

  因为父母也只给一个月1000-2000,同时也不会一下子都拿出来带在身上。

  对于高中生来说就更多了,那会儿口袋里多少钱自己没数嘛,

  戴唯毅讶异了一下。

  温晓光抽了两张给他。

  陈静也挺意外的,但是涉及贫困这一类,大体是有些敏感,孩子自尊心又强,她便没有多说,只开心的讲:“能交上就好,能交上就好。”

  待到老师走了,戴唯毅才放开自己,追着他询问:“我靠,你怎么那么多零花钱?”

  胡丽雅八卦询问,“什么零花钱?”

  戴唯毅说:“他啊,至少一千块零花钱。”

  “这么多?!”胡丽雅有些不信,穷学生,穷学生,那不是说着玩的。

  她看向温晓光寻求答案,只是后者不愿多做解释,也不好解释,只默默的把写好的作业折叠好。

  至于裴小白,此时看着他的眼神诧异连连,疑惑满满。

  她自己包括所有的朋友,除非过年且在保住了压岁钱的情况下,否则也不会这样子,

  所以不是说……贫困家庭的嘛?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