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激荡年华 第8章 在挣钱道路上勇往直前

作者:皇家雇佣猫书名:重生之激荡年华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19/02/12 18:38:56字数:2595
  老鸟温晓光对于考研论坛相当熟悉,所以找几份真题对他不是问题。

  这事情说起来难,是因为学渣们既想要整理好的历年真题,最好还有要特别工整规范的答案详解,再好点儿能有过来人的学习笔记,如果再能提供一些练习题就更好了。

  当然了,最最好的是,以上这些都可以免费。

  考大学的时候不知道花了多少钱,到了考研收集这么重要资料的时候,那些孩子第一句就问:亲,包邮吗?

  想到这些当年的梗,温晓光就乐,

  一边乐一边把事情搞定。虽说U盘是借的温晓晓的,钱是借的废信的,但仿佛已经赚了钱了。

  走路都有些飘。

  至于怎么解释这钱,他不担心,编个理由忽悠家里的笨蛋还能比赚钱难不成。

  刚过12.40,他从网吧出来,到外面的打印店打印好十份真题试卷,又买了十几张A4纸,随后回到教室。

  上午的课,数学、英语和物理因为第一天都是很轻松的,大概讲了一些东西,重在疏理结构,提一些浅显的概念性东西,打捞一下同学们的记忆。

  比如说路永华就系统的讲了一些高一数学的集合、基本的初等函数,又特别强调了高中数学中的恒成立问题。

  同学们大多还在假期里没缓过来,还有些小姑娘陷进了温晓光这里,课堂气氛很是一般。

  尽管今天天气很好,但每个人的脸上都挂着不情愿。

  只有温晓光很舒服,

  他坐在最后排的角落里,靠着窗,打开一点点还能吹到风,这样的课堂节奏他是很熟悉的,也并不讨厌,

  毕竟……作为从小到大的学霸,吊打别人的感觉,

  这么说可能不太好,

  但真的……还蛮舒服的。

  中午他也没有午休的习惯,趁着这会儿功夫,便可以把那些试卷上的题目写一写,十份试卷而已,尽管有些题目比较刁钻,但对他来说倒也不难,当然,一些时间还是需要的。

  而且要抓紧,因为12月底是每年考研的时候,这会儿专业课已经要复习起来了,换句话说,不少想要考取江南理工大学的大四学生这会儿正嗷嗷待哺呢。

  钱,正等着他去捡。

  温晓光要在几天之内把东西搞好。

  搞到钱,就是逃离魔女掌心的第一步。

  戴唯毅已经趴下午休,他则把东西拿了出来:2002年江南理工大学硕士研究生入学考试试题。

  课桌左边放好卷子,右边是A4纸,水笔已备好。

  第一题相对简单,简答题,列举交通分布模型,阐述原理和适用条件,这是可以靠记忆的。

  这一部分是本专业重点,肯定会考,大致可以理解为一个方法分四个阶段实施,每个阶段各有各种模型。

  这一题就是考察其中一个阶段。

  回答从重力模型入手。

  温晓光的脑子里早就刻满了这些东西,他的字很好看,为了易于辨认,写得还不带潦草,横平竖直的正楷字,像是打印体一样:重力模型是城市交通中应用最多的一种出行分布模型,主要原理是模型假定两区间内的出行生成同出发区的出行产生成正比,同两区间的交通阻抗的某一乘方数成反比。公式表达为:Xij=k·Ti·Uj/tij。

  相关字母的含义自是要解释一番。

  接下来可以谈适用范围。

  以上大概就能告诉改卷人,你对这玩意儿是了解的。

  但这都是记忆内容,就好像诗词,你会背了,没什么牛的,让你解释一下含义,你傻了。

  这一题想要满分,还可以告诉改卷人这个模型我会用。

  比如模型中的相关参数在解决实际问题是如何取值的,温晓光自然是写下来:式中的k参数可以取自类似城市已有模型,据此计算得出出行分布曲线,同起讫点调查所得的现状出行时间分布曲线进行比较,继而得出修正系数,并逐次迭代。

  这是其中一种方法,还可以说这种标定的工作量大,但考虑的因素比增常系数法更加全面,后者的参数标定过于简单粗暴巴拉巴拉一大堆……

  问题是,模型的公式千万不要写错,一个指数都不能写错。

  那些字母是乘是除是加是减,都是有道理的,你一旦写错了,就说明你根本不理解其中的逻辑关系。

  你说我笔误,可以,没问题,回头等阅卷人改试卷的时候你给他打个电话解释一下就行。

  这其实已经是最简单的题了,因为答案的一半可以背诵,

  接下来就没那么好了,给你题目计算,从简单的Dijkstra算法,再到稍微需要一点实力的Beckmann交通平衡模型,从ue到so,再到两者之间的区别,

  甚至有几年还有最优化理论的基础题,别看是基础题,对于本科的学生来说要求是非常高的。

  总之一句话……

  这是好看的姑娘相亲,这是专业课压分,自己掂量一下再来考,

  午休时刻,整个教室里还抬着头的人不多,一排排的孩子都把头埋在书堆里,就算为了不学习也要趴一会儿。

  温晓光算是比较少的能发出写字声音的,另外还有一个前排的小姑娘也在一直在吭哧吭哧做作业。

  他比较专心,所以倒没太在意。

  但人家转头看了他几眼。

  临近1点50的时候,学校打了铃,戴唯毅迷迷糊糊的抬起头,额头上都是红印,一看就睡的香。

  温晓光和他搭了话,“醒了?”

  老戴满脸皱巴巴的,“啊,你没睡?”

  “我不困。”

  “真有精神,”戴唯毅撇了一眼他正在写的东西,问道:“这什么作业?中午老师过来发的?”

  温晓光:……

  不想在这上面纠缠太多,他只说道:“你流口水了。”

  嘴角和纸被一根晶丝相连,本子上的口水勾勒出了一个爱心形状。

  这小子,到底梦到了什么。

  戴唯毅嘿嘿的笑了笑,赶紧拿纸擦了擦。

  此时,温晓光也画下某道题答案的最后一个句号,东西收拾好放在书桌肚里。

  按课表来说,一会儿上的是物理课,

  中学物理很简单,只是时间长了,忘了许多,题目也很少练,所以大致需要听一下,仅仅是大致而已。

  以前读初三的时候,他就被称为理科三百五,意思是数学一百五,物理一百,化学一百,总分350.

  唯一可能麻烦的是英语,毕竟说的好,不代表考的好。

  放好书,刚要去上厕所,坐在他们前面的姑娘转过头来,拿着数学资料书,“温晓光,有个题我看不懂,你帮我看下行吗?”

  稍微一愣,

  姑娘,为什么我隐隐记得上午的数学课你在打盹呢?

  难道是我误会了,其实你很热爱学习是么?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