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激荡年华 第498章 只在人情反覆间

作者:皇家雇佣猫书名:重生之激荡年华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19/10/25 12:12:53字数:931

“……数据是像燃料一样的资源,通过我们的技术与算法能力,再结合这些数据资源,可以挖掘客户群体的标签大类、用户/行业分析指标,目的呢,是帮助企业实现深度用户洞察,实时业务决策和持续业务增长。”

付与萱听着眼前这个还算大男孩的男人一通乱侃,人都晕了。

她马上说:“你不要用销售的那一套来和我说,你就直接具体的讲,能做什么?”

这个年轻人姓蒋,名凡,春节的时候就有人和温晓光提过可以关注这家叫做友盟的数据服务商,温晓光记着了,主要原因是这家伙是后俩淘宝天猫双总裁。

“这样说吧,我们一个主要业务是移动统计,面向的是APP开发者像是付总您这样的公司,提供的是APP智能监测与分析,能做到实时统计、整体趋势分析、渠道分析,简单的说根据不同的评价指标将用户进行分群,什么样的人每天打开APP的时间有多长,年龄、性别、收入……”

“有什么用?”付与萱直接问。

蒋凡说了个最简单的:“企业都讲要研究自己的用户,了解自己的用户,但怎么了解?譬如使用微信的究竟是哪些人?使用微信支付的究竟是哪些人?他们有什么特点?他们看重app哪些功能?这些问题坐在办公室里是不知道的,我们每个人接触到的人最多上百个,可微信的用户有上亿,从概率学上来说这种抽样是没有价值的。必须从全域数据去分析,用数据画出用户图像,这才叫了解自己的用户。”

“反过来问,全中国还有10几亿人没有使用微信,那他们有什么特点,为什么不用?”

像是这样的对话在会场的很多个角落都在进行。

其实这个时间点难说大数据或者讲云有什么前途。

实际上,马画藤在公开演讲中声称大数据是现在投资到他们孙子辈才能看到有产出的东西,毫无希望也毫无价值。

李彦洪不客气的说大数据就是新瓶装旧酒,零几年美国就一直有这个词,但搞了这几年毛都没有。

马芸也是没办法,公司的性质决定了阿狸像依赖空气一样依赖着IoE,即IBM服务器提供商,oracle数据库提供商以及EMC存储设备提供商。这些东西不但贵,而且没那么好用,阿狸整个系统的用户规模在08、09年激增,数亿的人数已经超过了国外人的想象,整个西方发达国家加起来都没中国人多,所以他只能孤注一掷构建自己的系统来满足阿狸庞大的计算任务。

付与萱不懂数据,学习了之后还是一知半解,但是她的老板在这一点上似乎又和马爸爸取得了共识,撺掇撺掇的就想往数据这俩字上靠。

蒋凡有些期待的看着他眼前的,虽说它与微拓是两家独立的公司,但外界还是习惯性的将她与微信支付理解为是温晓光团队中的一部门。

现在这也是个大客户了,除了钱之外,微信及其下游公司所构成的整个平台所产生的数据……应该是最有价值的资源之一。

“老实说蒋总,我大概能听懂您要做什么,只是我不明白这中间的算法或是如何利用数据这类东西……”

蒋凡笑道:“可以理解,这其中扯上了非常多的数学,付总不是这个专业出身,不过都没关系,专业的事就交给专业的人。”

“嗯,我会给您安排时间,在北金吧,温总很乐意与你会面。”

年轻人食指一抖,心中狂喜,连连道谢,“好!好!谢谢您付总!我一定赶到北金去!”

付与萱给了个官方的笑容。

她还不知道,她脑海里的那个互联网上的银行,必须得靠着这些玩意儿,在实现秒级放贷的同时还要降低不良贷款率,不靠技术又能靠谁?

也许微拓现在还不需要,但是当她们想象力展开,忽然想到汇集大量小额资金的微信在线支付其实就具备了某种银行性质之后……会发现这一切也只能停留在想象之上,没有云,就没有起飞的基石。

温晓光数次和她强调过重要性,甚至还说,如果微拓需要B轮融资,一定是他觉得到时候要在大数据上下注了。

但是下注就有可能输掉赌注。

这是温晓光需要下的决心,是他躲不过去的冒险。

阿狸做了,也成了,换个人来也能做成?这其中恐怕是没什么必然联系。

……

……

另一边的分会场。

如果你能了解微拓人即将要做的事情的难度,就一定不会觉得温晓光是在矫情。

“……我们的确是走了一点运,但这个过程远比大家想象的要艰难,痛苦远比大家想象的要多,大家都觉得,啊,你功成名就了,你还那么年轻,你那么有钱……”温晓光拿着话筒停顿,“其实实话是我自己反倒觉得是成立微信之前更加舒适,现在……难言轻松。”

杨宇雄问:“我问过很多企业家一个问题,做企业是越做越意气风发,还是越做越战战兢兢?”

“越做越战战兢兢。”温晓光毫不犹豫的说,“最初的时候就我们几个人,我那时候想着失败了就失败了,失败了我了不起给每人发一笔钱,反正我又有钱,大家照样开开心心的,但是现在公司做大了,就不是几个兄弟的事,就这几天我们又招聘200人,而且还有关联公司的员工,还有像惜惜这样不属于微拓员工,但依赖微拓这个平台而生活的诸多个人创业者,每个人的背后就是一个家庭。”

……

“每个人的背后就是一个家庭。”温晓光又重复了一句这个话,“大家能想象这种压力吗?这些压力驱使着,就算我想放松,想休息也不行,说句实在话,我这个年纪谁不想玩游戏、谁不想谈恋爱?好多人羡慕我,可你再认真想一想,你真愿意在自己20岁的时候过我这样的生活吗?也就是有一点点钱而已。”

理解是最奢侈的东西。

听他这么讲的人都觉得这家伙在装逼。

有钱就行了好么!

“惜惜有什么想问的吗?”杨宇雄想要让她也开开口。

小姑娘问:“嗯……我就问问这其中最难的是什么?”

“最难的……”温晓光揉了揉鼻子,“其实公司往哪里带,我们有团队在努力所以稍微好一点。最难的,我想白居易的那句话说的很对……行路难,不在山不在水,只在人情反覆间。”

妙书屋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