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激荡年华 第302章 最后时刻(二)

作者:皇家雇佣猫书名:重生之激荡年华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19/07/07 18:20:00字数:2190
  将起未起之时最是变化剧烈,变化剧烈之时最适妖孽横行。

  直白点说温家姐弟在中海发了财了,年轻人或许面皮子薄,但家中余老可都是老油条了。

  本来就是一人得道鸡犬升天,我们骨子里就这么想的。

  温晓光现在看到陌生来电就要想着,不知又是哪儿冒出来的亲戚。然而他并非真正的温晓光,那些犄角嘎啦里面的人无法一一记全。

  好在就目前来说,还是第一代的亲戚联系他较多。

  在此前,沈梁才曾找过温晓晓,似乎没什么用,现在又来找他,混成人精的家伙们都不是好惹的。

  他知道打电话似乎效果不佳,所以干脆就跑到中海来了。

  地方总是好找的,毕竟优客良品这家公司不是国家秘密单位。

  所以当温晓光在外奔波时,忽然接到沈梁才的电话,说人在公司了,前台不让进,非得叫他打一个电话才相信。

  什么叫意料之外,情理之中,这就是了。

  只是所谓家丑不可外扬,这个瞬间,温晓光是有些生气的。但回过头来想,叫沈家人安安稳稳的也是不太可能。

  “她没有撒谎,我确实不在公司,你等我回去再说吧。”

  沈梁才说:“那要不这样吧,我不耽误你时间,但你晚上总是要吃饭的,我跑来中海也是事出有因,准备请几个老板,到时候你也来,咱兄弟俩喝两杯,你说怎么样?”

  这事换了温晓光干不出来,但从沈梁才的角度理解,大家都是活的不容易,有一点资源就想办法用用。

  若是以前真的老死不相往来,沈梁才一个带把儿的男子汉也就算了,可以前还是维持了基本的亲戚关系的,那他当然不会放过。

  不过温晓光想想也知道,这些人在外面干什么——吹嘘。

  你真的注意观察四十岁左右的男人,说来说去本质都是吹嘘,缺钱的吹钱多,没关系的吹关系硬,啥都没有的吹面子大,不吹的,一般要么性格老实,要么,是真的大佬,尤其穿中山装的。

  沈梁才极有可能在外面吹什么表弟衬了几个亿。这不仅仅是吹嘘,包工头缺现金,搞不好就拿着这一点去借钱。

  但一般聪明人也不会信,除非你把人带来……

  温晓光不感兴趣,于是说道:“你的朋友我插不上嘴,还是等饭后吧,饭后或者明天,怎样?”

  沈梁才不愿意,“有什么插不上嘴,朋友嘛,互相介绍介绍就都认识了。行,就这样,我把地址发给你,完了你六点来就好了。”

  认识你妹,有啥好认识的,我是搞技术的,你们是搞房地产的。

  但是沈梁才说完就把电话挂了,根本不给他否定的机会。

  欺负老实人,吃定人家肯定顾全大面子。

  温晓光心想滚犊子吧,德胜都不敢强买强卖,你跟我这玩软施压来了。

  我就不去,看你怎么着。

  这种事情,不能放纵,不然一次接一次,他永远吃你顾全大面子这个弱点,然后一点一点欺负你,非得头一回治他一次,他下次就不会了。就像有些不孝子,就不出钱,就吃定兄弟姐妹

  不会让老父母睡大马路。

  温晓光打电话回公司。

  “人走了吗?”

  “走了,温总。”

  “没闹出什么其他的事吧?”

  “没有,那温总,他真是您表哥吗?”

  “算是吧。”温晓光肯定了,然后吩咐,“这样,你们不要拦着他,他混工地的,脾气也不好,会胡来,所以如果晚上他再去公司找我,门让进,茶让喝,但任何事不给他办,他要愿意就坐在我办公室等着。万一大嗓门吵吵,就轰出去。”

  他是防止这家伙晚上找不到他,再惹出什么麻烦来。

  这边结束他又找自己的姐姐。

  温晓晓还在羡州没有回来。

  “姐,家里的事怎么样了?”

  温晓晓说:“去了姑姑家,梦洁可有意思了,二姑父让梦洁给我打电话,她却不敢。”

  “不敢?为什么不敢?”温晓光搞不明白。

  “不熟悉,而且她是很内向的人,冷不丁叫她给我打一电话,心里会有障碍。”

  内向的人会这样嘛?

  好吧。

  温晓光不去探求了,“那最后呢?”

  “最后二姑父打通了,让她跟我说的,我问了些她学校的情况,什么时候毕业,简单说两句。”

  温晓晓办完了这事,还不回来是因为一品良园的期房已经可以交付了,等个几天她就拿钥匙。

  还有就是收房租,这活儿她乐意干。

  温晓光说起刚刚的事,“梦洁还不好意思给你打电话,我这边沈梁才都冲到我公司里来了。”

  “啥?”温晓晓那小暴脾气,“那不要脸的去干嘛?”

  “不知道,叫我晚上去吃饭,我不会去的。我有安排了,而且是很重要的安排。”

  “那你就不去。”

  “嗯。”温晓光开玩笑说,“我总感觉,咱妈会打死我们两个。太偏心了。”

  其实温妈也是不讲理的人。

  这么说可能不太好………但是吧,记忆给温晓光的感觉就是这样,这样的女人也不是没有,要不说都姓沈呢。

  去浦东这么一路,都一下子出好几件事,当了老板真的就是忙。

  不过第二次同孙茂继的见面还是挺顺畅的,没有哪个不长眼的在这个时候给他找麻烦。

  孙董选的见面地点在浦东,露天的咖啡吧台,望下去就是楼宇林立、一条江水蜿蜒入海的磅礴景象。

  五月的傍晚还算凉爽,温晓光穿上西装,第二次同孙茂继握手。

  旁边有模特在位某个杂志取景拍摄,丝绸跨肩,身段婀娜,靠着栏杆,入景繁华,远处的夕阳渐红,一派高端的都市精致风。

  温晓光忽然看到那边金灿灿的住房,回想起前世在网上常常看到被人提及的字眼,正事没谈先问孙茂继,“汤臣一品的住房现在多少钱?”

  这问题触及到了孙茂继的盲区,“你还真问到我了,我不在这个城市生活,对于房地产也没有那么多的兴趣,地产行业的朋友都不多,所以还真不知道。”

  温晓光讲:“我以前一直想象住在里面的会是什么人,我以为孙董会是。”

  孙茂继笑了笑,“我的企业并不是我的,只是代人民管理,从个人资产上来说,比你们差太多了,只是人脉相对优势一些,所以如果你感兴趣,我可以托人帮你问问,但肯定得排队,没有现房。”

  “我也就是看到了提一嘴,”温晓光摆摆手,“我现在也买不起。”

  “但你可以买的起。”孙茂继继续发扬自己直接了当的作风,“我把现金的比例提高到了8个亿,我不知道田总是什么意思,但既然你还来见我,就说明她还没有和你达成协议。”

  “货比三家是惯例。”

  温晓光心说搞的自己那么胸有成竹的样子,有本事别从6亿提高到8亿啊。

  “理解,德胜也不怕比较,”孙茂继大手摊开来,“咱们也不是第一见了,相互的底线试探都结束了,那时候我不确定你会不会卖,你不知道我会不会买,现在都不是问题了,温总,你有什么要求都可以提,包括价格。”

  “您一下子还掉我3亿美元太多了,”

  孙茂继说:“那是你的价格,你值那么多。”

  这像是夸奖,但生意归生意,不是两句好听话就行了的。

  “如果您真要还我那么价,至少也要和田总的方式相同。”

  孙茂继顿了顿。

  他也怀疑,他只是怕万一。

  但他不会问,问了就是告诉别人你心虚。

  他转而从另一个角度提醒,“温总,老实说,能像德胜一样以这样的现金比例、这样的支付方式的企业,国内不多了。”

  这威胁的温晓光很奇怪,“被收购是我在我的选项里,但不是唯一的选项,即使没有任何一家公司愿意,那么我也可以选择继续把优客做大。”

  “如果孙董接触过创业者就一定知道,我们心里都是有一个蓝图的,否则我们就不会开始。”

  孙茂继皱了皱眉,他的意思是价格不合适,那就干脆不卖了,这样还是不要的好,价格问题总比意愿问题要好办。

  他确定温晓光是个难缠的且会耍嘴皮子的对手,再纠缠下去也没结果,不如来个快刀斩乱麻。

  于是想了想,他咬着牙硬声说:“10亿+2亿股票。”

  温晓光说:“可以,那现金部分我也退一步,但加的部分得加3亿。”

  “12亿最多了!”他忽然敲起了桌子,声音虽然压抑,但音量有所提高,像是要吃人一样。

  这一敲引起来周围其他人的注意,周围是一对男女,不远处是正在拍摄广告的模特。

  路人的异样目光干扰不到温晓光,他第一次碰到这样的谈判对手,最后以激烈的个人情绪作为施压的手段。

  但你喊什么,12亿这数字还是敏感的。

  温晓光不躲避他的眼神,很强势、不容置疑的眼神。

  时间静默,滴答滴啊,一秒、两秒、三秒……

  打破沉默的是温晓光的电话声,又是沈梁才。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