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激荡年华 第277章

作者:皇家雇佣猫书名:重生之激荡年华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19/06/26 10:02:33字数:2494
  温晓光到首都的第一件事不是奔赴电视台,而是去见李科阳,作为最早也是最大的投资人,有机会就要交流本是题中应有之义。

  况且优客最近搞出了一些动静,大概是大家都有一些想法。

  丁莹在旅客出口专门等他近一个小时,不是温晓光耍脾气,而是飞机的时刻表仅用来参考。

  “温总,欢迎来到北金!”丁莹着ol正装,夏天来临,丝袜上身,头发应该是新烫,当她偏头微笑,充满着自信与热情。

  已经不算第一次见面了,甚至偶尔还会发发短信什么的。

  “谢谢,久等了。”

  丁莹身后还跟了一个西服男人,应该是司机之类的,接过温晓光的行李箱。

  两人并排离开机场。

  路上,丁莹开始说:“李总已经嘱咐我了,我也很开心您这几天的在京行程由我为您服务,酒店、用车我都已经准备好了,不过…”

  她笑了一声,“不过我还没拿到您的行程表…”

  温晓光没想到李科阳这么客气,派了自己用最顺手的人。

  “行程表在我这儿,我们先去酒店。”

  毕竟带着行李,总得先放下才能到处跑。

  此时北金的天已经黑了,他的行程在明天,只是做事情力求绝不出错所以才今晚过来。

  万一明天下暴雨航班延误或者其他什么情况导致错过和央视约定的时间,那就比较恶心了。

  也别说不可能,这年头太多事事后你会发现很多可能性自己没想到。

  吃过亏,就知道得稳一手。

  车里头。

  丁莹欣喜道:“恭喜温总,这次举报事件的公关危机处理真的是令人叹为观止,新系列发布也非常成功。”

  温晓光能闻到她身上扑鼻的香水味道,那是多年泡下来腌入味的感觉。

  “谢谢。”温晓光翘着二郎腿,“不过,大多数也都在我的预料之中。”

  “也包括陈年的举报?”

  他立即道:“当然不是,我哪理解得了神经病的思维模式。”

  “噗哈…”丁莹暼出一点笑意。

  “对了。”温晓光问:“你到我这边来,那李总怎么办?”

  “李总的意思是您对北金毕竟不熟悉,更需要我。”

  温晓光一想也对,虽然来过一次,但一出门还是路痴。

  “那你一天的费用…李总是给你多少?”

  丁莹哈哈轻笑,“不用,费用还是从李总那边走,包括酒店等等,您来了这儿就是客,这一点是应该的。”

  李科阳这一出手肯定不会是如家连锁。

  好嘛,温晓光从没想过有一天自己也有那些高级人员所有费用都能报销的待遇。

  “李总真是太客气了。”

  丁莹微微笑,没有再多说。就是这么回事,为什么规矩也不必解释过多。

  她很职业。

  助理不是一件简单的工作,因为老板们通常忍受错误的耐性不高,一个细心就可以让很多人望而却步。

  丁莹非常到位,到位到她甚至连补水品都给温晓光准备了。

  “北金的天气更干,又要面对镜头,可以给皮肤补一些水,这样效果会更好。”

  温晓光脱下外套,换了一件深蓝色的休闲西装,听她讲到这点开始信任她的职业能力了。

  “刚下飞机,我有些饿,有推荐的嘛?”

  姑娘微笑着,“当然有,我已经订好位置了,特意为您找的羡州菜,我现在打电话过去让他们开始做,到那边应该是正好。”

  “你都订好了?”温晓光有些没想到。

  “温总…我会让您体会到助理的方便之处的。”

  “太好了,对李总可不是好事,我会挖你的。”

  “谢谢您的夸奖,我就当这是夸奖了。”她双手交叉放在腹前,高跟鞋一蹬一蹬的踩响,“那您明天的工作是要接受电视专访,需要我和对方沟通台本嘛?”

  “不必了,东西倒是给我发了,没啥需要沟通的。”

  丁莹坚持道:“那我为您准备一些专业知识,作为备用,如何?”

  温晓光已经体会到了。

  放在优客,谁会为他想到这些。

  ……

  ……

  餐厅很高雅,有江南艺人拉着二胡演奏秦淮小调,纸窗花将每一个包间隔开,上面刻的花瓣颇为生动。

  “作为旁观者,你怎么看我这次和陈年的博弈。”坐下后,他端着小小的茶杯问道。

  “最开始是有些担心,后来是有些惊讶,现在么有些庆幸还有些疑惑。”

  “什么疑惑?”

  丁莹说:“我跟着李总接触过很多种这样的项目,供应链管理在理论上,很丰富,但要做到不容易。”

  温晓光托着腮,“没问题,你放心,也让李总放心。”

  姑娘有些不好意思,“对不起,温总,只是我个人…”

  “没关系,你的职责就是要为他多考虑。”

  随意改换门头的人才可怕。

  丁莹笑了笑,“我想我是多虑了,温总的才思敏捷,采访不需要担心太多。”

  “那也不是,我才19岁。”

  丁莹:“……”

  “您19岁,已经拥有很多人一辈子都拥有不了的东西了。”

  温晓光说:“那又怎样?”

  丁莹:“……”

  这怎么接?

  用力想了想才问:“我本人也是有些好奇……像温总这样的人,对待名和利是怎样的态度?”

  温晓光皱眉想了想,“我这样的人…应该揉碎名利。”

  “对于您来说,这已经不重要了是嘛吗?”丁莹双手抱胸。

  “重要,但我想表达的并非如此。”他摇头说:“很多事物的正确错误几乎都建立在一个特定的场景,因人而异,因事而异,也因时而异。”

  “就这个问题而言,如果你问两年前的我答案就会完全不同。”

  丁莹觉得有意思,她笑问,“那17岁的你会怎样回答?”

  温晓光一想,“那时候我会回答拥有名利。所谓厉害的人,就是有能力赚足够的钱,做喜欢的事,不为生活所迫,不在拥有名利的情况下揉碎名利,是拉着家人一起倒霉的耍流氓行为。”

  丁莹听完噗嗤一笑。

  有趣之中又觉得大为新鲜,他的确是十九岁,但这样深刻的认知显然超越了他的年龄。

  于是心中忍不住感叹,这样条件的男人竟然还不傻…真的是叫人难以自拔…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