重生之激荡年华 第241章 半人半鬼

作者:皇家雇佣猫书名:重生之激荡年华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19/06/04 17:25:56字数:13
  (上一章有个小错误,在章末,是‘爷爷’而非‘爸爸’,已修改)

  何雅婷在中午休息时给温晓光发了条信息,一般来说培训机构的舞蹈老师上班时间比较尬,和家教有点类似,简单来说就是别人上班上课你休息,别人下班下课你该干活了,晚上、周末等。

  看起来是挺好,但你干过一段时间就会发现,你原来的小伙伴都消失了,因为他们无法在空闲时间找到你。

  正规学校里的舞蹈老师就相对正常一点,他们的授课时间就是全白天,如果你愿意挣外快,晚上也是可以加班的。何雅婷就属于这种。

  短信息的内容说的是什么时候拿他的快递。

  温晓光在下车的时候看到信息。

  远望是自下而上的白色阶梯,微风和煦,行人寥寥无几,黎慕文捧过鲜花。

  “走吧。跟我看看照片去。”

  温晓光肚子叫了一声,上完课去医院,到现在午饭还没有吃,还好早上多吃了点。

  他跟在一旁,顺便回了信息:今晚下班吧。

  何雅婷脑门上绑了白色的松紧带,留着高马尾,紧身裤、衣,额头有细汗,身材很惹火。

  她编辑短信:好。

  随后又发一条:今晚,你不会还加班吧?

  温:应该不会,昨晚是突发情况。

  何:忘了问你,你的房子租了多少钱?是不是二房东啊?

  温:什么意思?

  何:前两天有个同事租了南国公馆的一个单间,她以为自己是从房东手里租的,实际上那是个二房东,交了三个月的租金和押金,结果没过多久大房东出现了,说没收到房租,叫她要么付钱,要么搬走,她去找二房东,可这个人已经不见了。

  温晓光瞄了一眼,牛批,用别人的房子挣租金。

  何:他们说好多刚毕业的学生会掉这个坑,我就提醒一下你。

  温:谢谢。

  何雅婷放下手机,没有再发了,她感觉到温晓光应该是在忙,而她说的同事正在哭。

  她拍了拍舞蹈房的地板,“雪仪,坐过来这边,怎么样?老大同意预付薪水了没?”

  “……没有。”小姑娘梨花带雨的,“其实同意也没有用,我就只有5200的工资,也不够付的。”

  何雅婷掏出自己的银行卡,“我……也没有存钱的习惯,刚刚付掉三个月的房租,现在就只剩3000块……你看……”

  她本人生活是没问题的,因为马上又要发工资了,房租的大头也拿掉,只不过要帮助到同事就显得力不从心了。

  雪仪干脆趴在地板上哭了起来,一抽一抽的叫何雅婷不知道该怎么办。

  在大城市生活就是这样的压力,大多数人不是缺吃少喝,而是几乎没有一点点承受风险和意外的能力,不说意外了,就是这个月多几个朋友结婚那都受不了。

  何雅婷也没有好办法,因为这就是中海啊。

  女孩子还可以相对轻松一些,她再想到温晓光,那个加班的强度,还不就是为了多挣一些薪水么,虽然大家都不说,可大家都懂。

  ……

  ……

  “你猜我妈妈的脾气好,还是不好?”黎慕文问身边的人。

  “我觉得应该挺好的吧。”

  姑娘摇头,“不好,爸爸读书迟,他和孟姨是同学,但年纪差距很大,你没疑惑过吗?”

  “这有什么好疑惑的,那个年代能读上书就不错了,有很多人都是读两年,回家带两年弟弟或者妹妹,然后再上学。”

  家庭隐秘,肯定是不好的缘由耽误上学,知道就行了,没事瞎问什么。

  黎慕文奇怪,“你和我一样大,为什么那些年代的事我不知道,你会知道?”

  “这和年龄无关,这和智商有染。”

  黎慕文给怼的没有话说。

  只能继续:“爸爸比妈妈大好多岁,特别会宠人,他的脾气好,从来不打我,但他总是很忙。妈妈很漂亮,很有气质,但是脾气很急,小时候我不听话常常被她打。那时候我期待春节,爸爸会回来,有他在妈妈打我他会拦着,会给我带好吃的,所以我喜欢爸爸,不喜欢妈妈。直到有一次妈妈骑自行车和我出去玩,一不小心摔倒了。”

  “然后呢?”

  “她用胳膊给我的脑袋当了垫子,我们摔倒的地方是很不平坦的石子路,走在上面都不舒服,更别说摔倒了。再后来,我喜欢妈妈,不喜欢爸爸。”

  就这么一路聊着,温晓光见到了那张照片。

  黎慕文问:“像吗?”

  温晓光摇头:“不像。”

  不是假话,是真的没什么相似。

  “那看来这束花,不是她给的。”

  确实有一束白色菊花,缠绕的丝带静静悬挂。

  温晓光也献上了花,“我没有见过你母亲,但其实很想见她。”

  黎慕文说:“是因为从孟姨和爸爸那里听来的文留香,很完美吗?”

  “你说她脾气不好,我觉得很真实。至于完美,我从不奢望别人完美。”温晓光缓缓说。

  黎慕文有些没大听懂。

  她弯腰擦了擦那张被灰尘吹染的照片,问道:“你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别对任何人抱有道德抑或行为洁癖的期望,这世上所有的灵魂都半人半鬼。”

  黎慕文白了他一眼,“怪不得孟姨和我爸都喜欢你,你就爱跟他们说一样的话。”

  温晓光微笑着,“等你长大了就知道了。等你知道了,你就会体谅你的父亲。”

  “你跟我一样大好不好!”黎慕文强调着。

  温晓光也不反驳,“我走远点,不偷听你讲话。”

  “你不跟我讲讲那个叫文留书的人吗?说不定我妈想听。”

  他选择拒绝了,大约过了十几分钟,黎慕文大概是说完了,然后跟着他一起出了公墓。

  “刚刚有一句话我说谎了,孟姨和我爸喜欢你,是因为你能赚很多钱。”

  “有一部分这个原因,”温晓光不可置否,“不过你没说谎,我跟他们说一样的话也是重要原因,相互之间可以沟通,所以才能狼狈为奸。”

  黎慕文噗嗤一声笑了出来,“哎,我问你,钱就那么重要吗?要是我,我肯定不把钱看的那么重,每天就工作工作工作的。”

  温晓光说:“人们对我们这些相对有钱的人有误解,尤其是你们这些慢慢开始长大的人,老觉得我们是把钱看得最重的人,但拥有多少和是否看重是两个概念,它们容易混淆且常常被人混淆。实际上,我们反而不那么看重金钱,因为我们拥有,真正看重它,视它如命的,是一部分没有钱和有些小钱的人,它们需要金钱来证明他们更优秀。”

  “胡说八道。”黎慕文翻了个白眼。

  “是不是胡说八道你以后会知道,举个例子,如果有人给一百万,让人跪下叫爸爸,我敢保证一定有人愿意,而且很多,但你觉得我愿意叫吗?所以你说这是看重还是不看重呢?”

  黎慕文陷入了混乱之中,“成年人的世界好复杂。”

  “本来也不简单。”

  “你厉害,我承认你可以当我爸爸的领导!”

  温晓光无语,好像你不承认有用似的。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