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2008的重来盛年 第618章 女人花钱真的狠

作者:皇家雇佣猫书名:自2008的重来盛年 类别:女生频道更新时间:2020/03/26 14:28:18字数:25739
 
 今 天 婚 礼 的 程 序 没 什 么 特 别 大 的 不 同 , 便 是 西 式 婚 礼 上 的 新 娘 入 场 , 证 婚 人 不 知 道 他 们 找 的 谁 , 但 伴 郎 是 温 晓 光 。 
 在 许 多 约 定 俗 成 的 规 矩 中 , 伴 郎 必 须 是 未 婚 这 一 点 被 很 广 泛 的 接 受 , 对 于 陈 北 来 说 , 固 然 有 很 多 从 小 玩 到 大 的 、 认 识 十 几 年 的 朋 友 或 是 兄 弟 , 但 这 个 岁 数 还 依 然 保 持 光 荣 单 身 的 就 不 多 了 。 
 温 晓 光 作 为 伴 郎 也 非 常 有 面 子 , 能 请 来 就 是 代 表 主 人 的 身 份 。 伴 郎 要 做 很 的 就 是 要 帮 新 郎 把 新 娘 ‘ 抢 ’ 到 手 。 
 这 次 经 历 对 于 温 晓 光 来 说 是 个 新 鲜 , 一 通 玩 下 来 还 是 蛮 开 心 的 , 通 常 来 说 , 有 许 多 需 要 处 理 的 小 状 况 , 但 这 些 都 有 伴 郎 团 里 的 其 他 人 代 劳 , 他 不 怎 么 喝 酒 , 陈 北 自 然 就 不 会 叫 他 代 酒 。 
 规 矩 始 终 是 死 的 。 
 酒 店 里 的 事 情 无 非 就 是 吃 顿 饭 , 属 于 年 轻 人 自 己 的 庆 祝 最 后 还 是 在 陈 北 够 买 的 中 海 的 豪 宅 里 。 
 温 晓 光 在 这 里 见 到 了 一 个 许 久 未 见 的 故 友 , 那 是 褚 秋 晨 的 表 妹 , 最 早 认 识 温 晓 光 的 葛 瑶 儿 , 
 她 在 中 海 没 有 达 到 目 的 之 后 , 没 有 顶 住 压 力 回 去 继 承 家 业 去 了 。 
 大 多 数 时 候 , 温 晓 光 与 她 没 什 么 联 系 , 这 次 在 豪 宅 后 的 花 园 里 相 见 , 算 是 特 别 的 缘 分 。 
 0 9 年 毕 业 , 3 年 工 作 , 让 这 姑 娘 看 着 成 熟 了 很 多 , 而 成 年 人 于 过 往 的 种 种 总 是 能 够 云 淡 风 轻 的 一 笑 而 过 , 即 便 那 是 装 的 。 
 “ 现 在 在 广 州 ? ” 温 晓 光 和 她 面 对 面 的 交 流 。 
 “ 嗯 , 家 里 的 生 意 总 是 需 要 人 打 理 。 ” 
 “ 还 记 得 w o r d r o p 第 一 原 理 吗 ? ” 
 “ 噗 嗤 … … ” 葛 瑶 儿 一 下 笑 喷 , “ 别 说 考 研 题 目 了 , 我 真 怕 。 ” 
 当 初 , 他 们 就 是 因 为 考 研 而 相 识 。 
 这 样 的 玩 笑 , 能 让 气 氛 不 那 么 尴 尬 , 算 是 一 个 特 别 的 调 节 手 段 。 
 “ 你 们 家 主 要 做 的 什 么 ? ” 
 葛 瑶 儿 穿 着 伴 娘 礼 服 , 已 经 和 当 初 那 个 大 学 生 的 模 样 天 差 地 别 , “ 表 姐 家 是 酒 店 嘛 。 我 们 家 是 跟 在 后 面 做 配 套 , 当 然 也 几 家 酒 店 , 但 主 要 做 一 些 房 间 装 饰 品 供 应 , 我 开 始 接 触 生 意 以 后 也 有 尝 试 去 做 一 些 旅 游 景 区 的 民 宿 , 反 正 就 小 打 小 闹 , 能 赚 赚 点 呗 。 ” 
 “ 其 实 做 小 生 意 才 比 较 舒 服 。 ” 温 晓 光 不 禁 和 马 云 产 生 了 同 样 的 感 慨 , “ 你 以 为 我 们 就 风 光 啊 , 表 面 上 看 着 是 这 样 而 已 。 ” 
 “ 温 总 。 ” 
 花 园 草 坪 的 松 树 阴 影 下 , 李 一 丹 冲 他 喊 , 温 晓 光 转 过 身 , 看 她 身 边 还 有 一 位 成 熟 的 女 性 , “ 什 么 事 ? ” 
 李 一 丹 眼 神 示 意 了 身 后 的 人 , 大 概 就 是 说 她 , “ 褚 大 姐 的 朋 友 , 一 个 电 视 台 的 主 持 人 , 跟 我 谈 采 访 的 事 , 你 觉 得 如 何 ? ” 
 “ 采 访 我 ? ” 
 “ 不 是 , 采 访 我 。 ” 
 温 晓 光 乐 了 , “ 混 的 不 错 啊 。 这 事 不 用 请 示 我 , 看 你 自 己 意 愿 。 ” 
 葛 瑶 儿 对 这 个 女 人 也 有 印 象 , 那 是 开 着 布 加 迪 威 龙 过 来 的 女 人 , 跟 人 打 听 的 时 候 才 知 道 , 她 家 里 也 是 有 名 的 商 人 来 的 , 
 不 过 和 自 己 不 同 , 人 家 念 的 是 世 界 名 校 , 出 来 走 在 的 华 尔 街 , 她 没 能 有 好 的 成 绩 , 考 研 也 没 考 上 , 最 后 只 能 回 去 当 一 个 小 富 二 代 。 
 一 个 月 的 营 业 额 也 就 抵 上 人 家 一 辆 车 。 
 见 了 世 面 , 才 知 道 这 世 界 大 的 很 。 
 李 一 丹 同 葛 瑶 儿 点 点 头 , 算 是 打 招 呼 , “ 那 你 们 聊 。 ” 
 “ 你 现 在 是 不 是 不 好 采 访 了 ? 我 在 网 络 上 好 久 没 看 到 你 。 ” 葛 瑶 儿 开 着 玩 笑 说 。 
 “ 有 一 点 这 方 面 的 原 因 , 不 过 主 要 是 因 为 一 丹 现 在 是 移 动 互 联 网 流 量 女 王 , 她 能 决 定 很 多 创 业 者 的 生 死 的 。 ” 
 在 微 拓 , 并 不 是 所 有 的 风 头 都 要 归 于 温 晓 光 , 
 其 他 人 多 少 也 因 特 别 的 需 求 登 上 媒 体 , 比 如 说 朋 友 之 间 的 邀 请 , 比 如 说 在 行 业 大 会 上 做 些 演 讲 , 这 些 其 他 人 都 有 过 , 
 只 不 过 相 比 于 温 晓 光 的 出 镜 , 他 们 会 非 常 少 , 理 由 也 很 简 单 , 不 会 讲 、 讲 的 不 如 温 晓 光 精 彩 、 性 格 不 太 愿 意 去 做 这 种 事 。 
 李 一 丹 同 这 位 主 持 人 越 了 时 间 , 2 0 1 2 年 1 0 月 1 4 号 , 微 拓 投 资 部 经 理 也 面 对 了 镜 头 , 媒 体 给 她 取 的 称 号 正 是 温 晓 光 说 的 投 资 女 王 。 
 婚 礼 之 后 的 日 子 又 归 于 平 常 , 微 拓 发 生 的 特 别 的 事 , 一 个 是 确 定 了 新 总 部 的 设 计 方 案 , 初 步 预 算 1 2 . 8 亿 人 民 币 , 建 房 子 倒 还 是 其 次 , 主 要 里 面 用 了 很 多 高 科 技 的 设 备 。 
 温 晓 光 借 此 引 导 A I 概 念 进 入 公 司 内 部 , 这 在 2 0 1 2 年 还 只 是 概 念 。 
 1 2 . 8 亿 人 民 币 看 起 来 很 贵 , 但 现 在 是 2 0 1 2 年 , 等 到 七 八 年 后 再 回 看 这 栋 建 筑 , 没 有 5 0 亿 人 民 币 谈 都 不 要 谈 。 
 微 拓 就 是 做 的 再 失 败 , 这 栋 大 楼 都 不 会 很 差 劲 。 
 就 像 搜 狐 , 现 在 最 值 钱 就 是 它 在 北 京 的 那 座 总 部 大 楼 。 
 第 二 个 特 别 的 事 , 便 是 李 一 丹 带 着 主 持 人 和 摄 像 师 楼 上 楼 下 的 跑 , 因 为 人 家 提 出 请 求 , 可 不 可 以 拍 一 下 微 拓 内 部 的 工 作 场 景 , 她 同 意 了 。 
 主 持 人 跟 随 , 借 此 提 出 一 个 问 题 说 : “ 像 这 种 事 不 需 要 向 温 总 请 示 吗 ? ” 
 “ 嗯 … … 这 不 太 需 要 , ” 李 一 丹 回 答 的 很 干 脆 , “ 又 没 什 么 不 能 看 的 , 如 果 这 种 事 要 去 汇 报 , 老 板 反 而 很 恼 火 , 因 为 那 需 要 和 她 报 告 的 事 情 太 多 了 。 ” 
 “ 微 拓 的 企 业 文 化 并 不 强 调 有 多 么 严 苛 的 等 级 观 念 。 ” 
 “ 是 特 意 这 样 倡 导 的 吗 ? ” 
 “ 也 没 有 特 意 倡 导 。 和 领 导 人 有 关 。 ” 李 一 丹 走 的 稍 微 靠 前 , 引 导 他 们 行 走 , “ 因 为 我 们 温 总 年 纪 很 小 , 他 是 商 业 上 的 奇 才 , 但 从 某 种 程 度 上 来 说 也 是 小 男 孩 , 不 那 么 严 肃 的 时 候 就 会 和 大 家 打 成 一 片 , 久 而 久 之 , 我 们 也 就 习 惯 了 。 ” 
 “ 你 比 他 大 多 少 ? ” 
 李 一 丹 摇 着 头 感 慨 , “ 整 整 一 轮 。 ” 
 “ 也 还 好 , 你 还 是 特 别 的 年 轻 , 特 别 有 魅 力 。 ” 
 “ 谢 谢 。 到 这 边 坐 吧 , 我 们 公 司 有 一 些 休 息 区 。 ” 
 到 了 相 对 人 少 的 地 方 , 主 持 人 会 问 一 些 特 别 的 问 题 , 不 算 不 友 好 , 但 比 较 难 回 答 , 其 中 有 一 些 是 绕 不 开 温 晓 光 的 。 
 “ 在 一 个 比 年 小 这 么 多 的 人 手 下 工 作 , 和 以 前 的 经 历 有 什 么 不 同 吗 ? 他 有 没 有 一 些 奇 怪 的 地 方 就 是 叫 人 不 能 理 解 。 ” 
 这 个 就 不 能 乱 说 , 指 责 老 板 不 到 位 的 地 方 肯 定 是 不 行 的 。 
 李 一 丹 翘 着 二 郎 腿 , 右 腿 放 于 左 腿 上 方 , “ 我 觉 得 是 会 有 趣 一 点 。 我 之 前 是 在 美 国 工 作 , 而 且 不 是 这 个 行 业 , 你 知 道 美 国 老 板 骂 人 骂 的 很 凶 , 到 微 拓 之 后 的 感 觉 给 我 特 别 的 自 由 随 意 , 后 来 我 知 道 是 互 联 网 公 司 , 全 球 主 要 的 互 联 网 公 司 都 不 会 在 形 式 主 义 上 浪 费 太 多 的 管 理 资 源 , 他 们 都 会 更 倾 向 于 创 造 令 员 工 舒 适 的 环 境 。 ” 
 “ 有 很 多 方 面 的 原 因 , 互 联 网 需 要 一 些 想 象 力 、 对 创 新 绝 对 崇 拜 , 创 新 不 止 是 技 术 , 还 有 管 理 、 还 有 很 大 一 部 分 和 科 技 人 的 理 想 有 关 , 他 多 数 创 业 者 更 关 注 产 品 、 理 想 。 ” 
 主 持 人 问 : “ 是 轻 松 了 吗 ? ” 
 “ 喔 , 可 不 是 轻 松 。 ” 李 一 丹 忍 不 住 苦 笑 起 来 , “ 互 联 网 公 司 加 班 很 严 重 , 竞 争 非 常 激 烈 , 因 为 大 家 都 是 通 过 脑 子 、 代 码 , 颠 覆 成 本 低 , 而 变 革 的 速 度 又 快 , 所 以 压 力 其 实 非 常 大 , 我 是 说 工 作 的 方 式 很 有 趣 。 ” 
 “ 当 初 是 因 为 这 些 加 入 公 司 的 吗 ? ” 
 “ 不 是 。 ” 李 一 丹 直 接 摇 头 , “ 如 果 我 是 为 了 在 工 作 环 境 上 享 受 , 对 于 来 说 这 事 不 难 , 因 为 我 爸 爸 其 实 也 是 商 人 。 主 要 还 是 因 为 我 是 一 个 有 企 图 心 的 人 。 ” 
 “ 野 心 。 ” 主 持 人 用 了 更 为 露 骨 的 词 。 
 “ 对 。 这 事 是 这 样 的 , 没 有 野 心 的 高 管 , 对 自 己 的 现 状 会 满 足 的 高 管 , 在 任 何 一 家 公 司 都 是 会 被 开 除 的 那 一 个 。 ” 
 “ 那 你 觉 得 你 的 野 心 是 是 什 么 , 是 当 这 个 移 动 互 联 网 女 王 吗 ? 如 果 不 是 , 那 你 的 野 心 又 是 什 么 ? ” 
 “ 这 个 是 媒 体 乱 写 的 。 ” 李 一 丹 说 : “ 我 主 要 负 责 的 是 投 资 事 宜 , 但 我 并 非 互 联 网 出 身 , 所 以 大 部 分 的 投 资 决 策 还 是 温 总 做 的 , 他 对 于 行 业 的 认 识 远 远 超 过 我 们 。 但 是 他 不 太 擅 长 去 推 进 投 资 之 后 的 事 。 ” 
 “ 微 拓 所 投 资 的 企 业 都 是 互 相 合 作 的 , 我 们 不 是 金 融 公 司 , 赚 一 笔 就 走 , 或 者 说 我 们 投 资 的 目 的 就 不 是 赚 钱 , 而 是 希 望 不 断 给 微 信 用 户 更 好 更 多 的 服 务 , 所 以 后 续 的 事 情 都 是 我 来 做 。 ” 
 “ 至 于 我 的 野 心 , 我 一 直 是 希 望 能 亲 身 参 与 一 家 伟 大 企 业 的 成 长 过 程 。 我 不 是 很 缺 钱 , 也 不 缺 好 的 工 作 机 会 , 作 为 人 来 讲 , 我 需 要 一 样 东 西 来 满 足 我 自 己 对 自 己 的 价 值 认 同 , 所 以 我 一 直 寻 求 加 入 一 家 特 别 的 公 司 , 我 们 一 起 做 一 些 与 众 不 同 的 事 , 为 社 会 给 出 我 们 的 价 值 。 ” 
 主 持 人 也 很 懂 , “ 这 个 追 求 … … 我 不 知 道 世 俗 概 念 中 的 , 将 公 司 做 到 全 球 5 0 0 强 , 类 似 这 种 目 标 , 在 心 里 也 很 重 要 吗 ? ” 
 李 一 丹 笑 了 笑 , 换 了 一 种 方 式 回 答 , “ 如 果 有 那 么 一 天 , 微 拓 能 在 世 界 上 崭 露 头 角 , 我 会 更 满 足 。 ” 
 其 实 采 访 者 的 问 题 都 不 错 , 切 中 要 点 。 
 听 她 这 么 讲 , 便 又 问 道 : “ 既 然 你 有 这 样 的 梦 想 , 为 什 么 不 去 自 己 创 业 呢 ? 自 己 去 引 领 一 家 伟 大 的 公 司 。 ” 
 “ 这 是 个 误 区 。 人 的 价 值 并 非 是 一 定 要 作 为 一 把 手 才 能 实 现 , 创 业 是 一 种 实 现 自 己 梦 想 的 途 径 , 但 不 是 唯 一 方 式 。 而 且 这 也 与 我 从 小 的 生 活 环 境 有 关 , 我 不 知 道 你 有 没 有 这 个 经 历 , 父 母 在 回 家 的 时 候 会 说 很 多 ‘ 我 工 作 怎 么 怎 么 不 容 易 ’ 。 ” 
 主 持 笑 着 应 对 , “ 这 当 然 有 。 ” 
 “ 所 以 我 听 到 的 就 是 我 爸 爸 说 的 ‘ 都 以 为 我 是 老 板 , 我 也 很 难 办 ’ 这 种 话 , 因 为 我 爸 爸 的 公 司 和 我 一 样 , 是 慢 慢 长 大 的 , 成 长 的 过 程 中 经 历 了 很 多 痛 苦 , 我 有 时 候 心 疼 我 爸 爸 就 会 说 , 要 不 就 别 做 这 事 了 , 谁 乐 意 当 给 他 当 去 。 所 以 这 是 小 时 候 的 一 个 潜 意 识 吧 , 当 最 大 的 老 板 很 难 受 。 ” 
 主 持 人 一 针 见 血 , “ 但 你 也 说 这 是 潜 意 识 , 那 事 实 呢 , 真 的 是 这 样 吗 ? ” 
 “ 一 半 一 半 吧 , 有 好 有 不 好 。 但 是 对 于 我 来 说 , 那 些 好 对 于 我 来 说 不 够 有 吸 引 力 , 但 坏 的 部 分 我 比 较 讨 厌 。 ” 
 “ 最 好 和 最 坏 分 别 是 什 么 ? ” 
 “ 最 好 的 你 能 按 照 自 己 的 想 法 控 制 这 家 公 司 的 方 向 , 最 坏 的 是 , 一 旦 方 向 错 了 , 你 就 是 最 大 的 罪 人 。 ” 
 “ 最 后 一 个 问 题 , 你 觉 得 温 总 能 有 这 个 成 就 , 是 因 为 什 么 ? ” 
 李 一 丹 想 了 想 , “ 他 的 宽 广 的 胸 怀 让 他 从 不 挡 着 其 他 人 发 光 。 ” 
 是 的 , 
 在 这 段 电 视 节 目 的 最 后 用 微 拓 公 司 其 他 这 两 年 冒 出 头 的 高 管 为 例 对 这 句 话 做 了 评 述 。 
 甚 至 于 微 信 所 采 取 的 经 营 策 略 , 也 是 让 其 他 公 司 发 光 发 热 。 
 这 大 概 是 温 晓 光 的 一 种 理 念 , 也 许 不 是 绝 对 正 确 , 但 看 起 来 比 较 适 合 微 信 。 
 现 在 还 有 一 家 公 司 想 要 加 入 这 个 生 态 , 享 受 这 样 的 红 利 — — 京 东 。 
 继 上 次 和 刘 强 东 见 过 之 后 , 
 隔 了 个 把 月 , 两 人 又 凑 到 一 起 。 
 … … 
 而 在 意 大 利 , 
 文 留 书 离 开 拉 福 塔 城 堡 , 在 都 灵 登 上 飞 往 英 格 兰 西 北 部 城 市 利 物 浦 的 飞 机 , 这 座 刚 刚 超 过 5 0 万 人 口 的 城 市 是 英 格 兰 八 大 核 心 城 市 之 一 , 也 是 默 西 塞 德 郡 的 首 府 , 更 是 披 头 士 的 故 乡 。 
 城 市 内 共 有 2 5 0 0 座 知 名 建 筑 , 其 中 大 部 分 建 与 1 8 世 纪 晚 期 , 很 有 历 史 风 味 。 
 利 物 浦 的 主 场 是 安 菲 尔 德 球 场 , 大 概 是 因 为 利 物 浦 总 是 上 演 逆 转 好 戏 , 所 以 安 菲 尔 德 的 主 场 氛 围 非 常 浓 重 , 可 以 称 得 上 ‘ 魔 鬼 主 场 ’ 。 
 1 0 月 2 0 日 , 英 超 联 赛 第 8 轮 将 在 这 里 上 演 , 利 物 浦 坐 镇 安 菲 尔 德 迎 战 雷 丁 。 
 利 物 浦 俱 乐 部 成 立 于 1 8 9 2 年 , 拥 有 非 常 悠 久 的 历 史 , 是 拿 过 5 次 欧 洲 冠 军 联 赛 冠 军 的 足 球 界 豪 门 , 安 菲 尔 德 球 场 更 是 足 球 迷 的 圣 地 。 
 它 最 近 一 次 辉 煌 是 0 4 - 0 9 年 。 
 然 而 自 0 9 年 之 后 利 物 浦 俱 乐 部 陷 入 低 谷 , 2 0 1 0 年 更 是 处 于 财 政 破 产 边 缘 , 也 是 那 一 年 芬 威 体 育 的 约 翰 · 亨 利 花 费 约 3 . 2 亿 英 镑 成 为 红 军 的 新 东 家 。 
 成 为 新 老 板 之 后 , 2 0 1 1 年 至 2 0 1 2 年 利 物 浦 球 队 在 转 会 市 场 上 买 了 一 些 人 , 花 费 数 千 万 资 金 , 但 效 果 一 般 , 2 0 1 2 年 5 月 , 耐 心 耗 尽 的 老 板 送 走 了 主 教 练 达 格 利 什 , 并 找 到 新 的 少 帅 布 伦 丹 · 罗 杰 斯 , 而 他 只 有 三 十 九 岁 。 
 文 留 书 来 到 利 物 浦 , 为 的 是 看 一 场 主 场 比 赛 , 她 没 有 坐 在 V I P 包 厢 里 , 而 是 在 露 天 下 , 感 受 了 一 下 这 里 的 氛 围 , 并 做 主 要 买 下 球 队 。 
 因 为 温 晓 光 和 她 说 过 这 个 决 定 , 并 讲 过 会 在 之 后 不 久 来 到 欧 洲 , 意 大 利 、 英 格 兰 都 是 他 要 去 的 地 方 。 
 她 没 有 在 都 灵 等 待 , 而 是 事 先 来 到 了 利 物 浦 这 座 城 市 , 她 要 亲 自 见 一 下 亨 利 。 
 身 边 的 秘 书 告 诉 她 , 亨 利 可 能 会 接 受 投 资 , 因 为 利 物 浦 正 在 建 设 期 , 需 要 资 金 , 但 亨 利 不 会 卖 掉 利 物 浦 , 因 为 他 打 造 利 物 浦 的 旅 途 刚 刚 开 始 , 还 没 有 看 到 果 实 。 
 文 留 书 带 着 帽 子 坐 在 看 台 上 , 其 实 这 无 聊 的 比 赛 她 没 什 么 兴 趣 , 迄 今 为 止 才 由 主 队 利 物 浦 进 了 一 个 球 , 但 她 就 是 要 买 。 
 她 对 助 理 说 : “ 他 买 下 这 支 球 队 花 了 3 亿 多 英 镑 , 现 在 还 没 什 么 起 色 , 将 他 买 球 员 的 几 千 万 投 入 一 并 算 进 去 , 你 去 报 价 就 说 我 们 4 亿 英 镑 接 手 , 4 亿 不 同 意 就 5 亿 , 5 亿 不 同 意 就 6 亿 … … 你 懂 我 的 意 思 了 么 ? 依 此 类 推 , 6 亿 不 同 意 就 7 亿 。 ” 
 “ 我 明 白 , 但 我 很 抱 歉 的 提 醒 您 , 文 女 士 , 爱 醇 酒 业 并 没 有 那 么 多 的 资 金 。 ” 
 “ 我 有 。 你 去 报 价 就 好 了 , 钱 的 事 我 来 解 决 。 ” 
 “ 可 这 是 为 什 么 ? 没 有 人 会 这 样 做 生 意 , 就 算 把 这 家 古 老 的 俱 乐 部 的 每 一 寸 土 都 翻 出 来 卖 掉 , 它 也 不 值 这 么 多 钱 , 我 们 会 很 亏 ! ” 
 文 留 书 不 理 会 助 理 的 焦 急 , 她 显 得 很 轻 松 , “ 你 说 的 对 , 没 人 会 这 样 做 生 意 , 因 为 它 不 是 生 意 , 里 奥 , 去 吧 。 ” 
 “ 好 吧 , 那 么 如 果 7 亿 英 镑 还 是 买 不 到 利 物 浦 球 队 呢 ? ” 
 文 留 书 说 : “ 芬 威 集 团 是 上 市 公 司 , 在 体 育 界 是 专 业 的 , 但 论 绝 对 财 富 它 差 的 蛮 多 。 如 果 依 然 不 行 , 那 我 们 就 去 收 购 芬 威 。 ” 
 其 实 没 有 道 理 报 价 高 出 那 么 多 还 不 行 , 亨 利 是 老 板 , 但 身 边 也 有 其 他 股 东 , 他 不 同 意 , 就 去 接 触 其 他 股 东 , 只 要 能 有 5 0 % 的 利 润 , 他 们 就 会 闹 着 要 亨 利 同 意 卖 出 。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