异空之三国灵将 第二百六十一章再谋马邑

作者:执笔道春秋书名:异空之三国灵将 类别:网游动漫更新时间:2017/04/18 19:07:33字数:3957
  强阴虽然被牧云歌占领,他却现眼下的情况,更加不利已方,甚至可以说比强阴城更艰难。Δ 』 』』前方的平成可不易攻取啊,真是第二个强阴。

  平城位于桑干水支流玉水西岸,北方便是累头山脉与白登山脉交汇,汉长城的内城便在两山之间,其府县之中关卡林立,可阻北方敌人与平成之外。

  眼下欲要攻打平城,便要突破汉长城关塞,平城三塞以青龙、御夷、白登闻名,三座关塞,可以说非常的难攻,其地势险要不次于强阴城。

  再加上三座关塞自东向西排列,距离非常的近,便形成掎角之势,若是攻打一塞,便会遭到其他两塞的援手,凭借牧云歌手中的兵力,还真不敢轻举妄动。

  而且上官天龙已经做好一切的准备,三塞玩家足有数十万人,势必要在这里阻击敌军,让黄昏公会无法向前一步。光凭这数十万人的玩家,就让牧云歌有些傻眼,没想到雁门的玩家,竟然数量这么多?

  此时牧云歌也看着地图皱眉,不得不说这一次攻打雁门郡,乃是他第一次觉得辣手,也被这北方重郡的防守之强,所深深的震撼了。

  造成雁门如此防守紧密,也要从白登之围说起。当年韩王信在平城地区叛乱,并勾结匈奴企图攻打太原郡。汉高祖刘邦亲自率领三十万大军,北出迎击匈奴,先在铜辊告捷,后来又乘胜追击,直至楼烦一带。

  时值寒冬天气,天降大雪,刘邦不顾前哨探军劝解阻拦,轻敌冒进,追到平城,结果中了匈奴诱兵之计。刘邦和他的先头部队,被围困于平城白登山,达七天七夜,完全和主力部队断绝了联系。

  后来,刘邦采用陈平的计谋,向冒顿单于的阏氏行贿,才得脱险。白登之围后,刘邦认识到仅以武力手段,解决与匈奴的争端不可取,因此在以后的相当一段时期里,采取了和亲政策,成功的笼络了匈奴、维护边境安宁的主要手段。

  而同时刘邦更是修缮长城,使得赵、秦、燕等长城得以相连,构成了内与外长城相互环绕之势,更大量建造关塞,迁徙了大量的汉人入北。这样一来算是把北方,打造如同铁桶一般,为以后北伐匈奴,奠定了良好的基础。

  时至今日,汉帝刘宏虽然不理朝政,但是这雁门郡依然深受朝廷重视,成为拱卫并州北方第一道防线,故此关卡要塞星罗密布,乃是并州北方郡府之中,最多的一郡了。

  对于牧云歌来说,这无疑是雪上加霜,甚至让他对此次的决定,是不是真的做错了?

  强阴主城府中,所有成员凝视着牧云歌,出兵三万,因为攻打强阴,已经损失了一万余人。而眼下想要攻破任一关塞,伤亡的结果都是无法想象的数额。众人的心中也是十分凝重,毕竟这次郡战若是失败,是令人无法接受的结果。

  郭嘉看着一脸苦b的主公,虽然脸上带着凝重,但是心中已经乐开花了。对于眼下的结果,作为鬼谋的他,怎能不事先预料?甚至心中早已有了谋策。

  只所以此时没有说出,他就是想让自己的主公,清醒的看清整个全局,真实的评估敌我双方的力量,不会过大的估算已方,造成眼下的困境。

  “主公,怎么了?没头绪了?”

  看到牧云歌脸上越来越紧,其他成员也是露出秃废之感,郭嘉知道不能再装了,再装下去,估计己方士气全无,那便会影响全军将士的士气了。

  “奉孝,你又在藏着掖着了,苦煞了我。”牧云歌看到郭嘉嘴角的笑容,怎能不知道对方,这又是给自己上了一堂课,看来当初自己不顾对方劝阻,还是让对方心存不满。

  “呵呵,主公,臣只能帮得了你一时,却帮不了一世。臣,只想让主公放眼全局,而不是因心中一时之快,而错估自己的实力,那样将是无法想象的结果。”

  郭嘉见到牧云歌的脸色,便知道这位主公想什么了,急忙把话挑明,也好让对方彻底明白。

  “哎,奉孝,我知错了。”牧云歌仔细思量,还真是如同郭嘉所言,自己的确是因为心中的气愤,而导致此次的决定孤注一掷。

  “主公明白就好,主公请看。”郭嘉上前,直接走到桌案前方,伸手一指御夷塞。

  御夷塞处于累头山脉最东方,与中心点的青龙塞很近,再往东面便是白登塞,而青龙塞与平城最近,依靠平城为后盾,攻打任一关塞,都会令三方得以调动,牧云歌还是未能明白,郭嘉到底什么意思?

  “沿累头山向西南而去。”郭嘉手指画了一个斜线,手指一点落在马邑,轻轻的点了点一点。

  “马邑?若是马邑出兵,在累头山峰口阻击,我等将会全军覆灭,军师慎重。”站在一旁的朱恒,直接开口冲着郭嘉道。

  扫了一眼其他诸将,也是脸上十分惊诧,郭嘉微微一笑开口道:“不错,若是没有攻占强阴之前,我也需要拼着损伤一万有余,才可行暗度陈仓之际,可是现在?马邑戳手可得,我等只不过在这,吸引迷惑敌人而已。”

  “嘶”众人倒吸了一口冷气,怎么现这位与牧云歌一样,骨子里散出的自信,让旁人根本无法理解。

  “故此,我等要做的便是兵进御夷塞,让敌人误以为我们择选此关进攻,不过虽然我们可进马邑,但是这强阴却需要一人防守,而且需要有极佳的辨识,只要敌人一旦撤军回援雁门郡,便要死死的拖住敌军。”

  “谁可去往马邑?”看着郭嘉眼中的自行,牧云歌直接开口问道。

  “主公自当前往,非他人可替。不过需要一人随行。”

  “好,谁与我同行?”

  “张泛。”

  “喏,军师,下官自当效力。”张泛并不惊讶,显然早已与郭嘉说好,直接走出站在牧云歌身边,微微一笑点头道。

  “谁可驻守强阴?”

  “郭缊,自是郭太守了,嗯,王晨辅助。”

  “喏,军师。”王晨点了点头道。

  “我自当愿意,可是这太守莫要说了?现在郭缊只是一介布衣。”郭缊有些疑惑的看了看张泛,还真不知道此人有何能力?能为云中王打开马邑城门?难道这位藏拙,有些能力并未让自己知晓?

  “倾世佳人。”

  “呃,在,郭,军师。”牧佳未曾想到对方呼唤自己,一愣急忙开口道。

  “你帅朱恒、阴夔二人,帅五千兵士驻守强阴城,等到大军西下,望尔遵从郭缊之令,务必拖住敌军。”

  “不论伤亡?”这次牧佳也聪明了,先问了一句道。

  “嗯。诸位与我攻打御夷塞,为主公吸引视线,不过这一次,做做样子就好,勿要损失太大的伤亡。”

  众人一阵无语,想到强阴一战,这位主的心真是狠啊?一万兵士就是为了吸引视线,便轻易葬身在强阴城外,这一次可千万不要再如此损耗了,若不然真是消耗不起啊。

  各部军马自有将领调动,缓缓的向御夷塞出兵,站在城头看到牧云歌只带张泛一人,匆匆向西而去,虽然知道赵云、高顺、张角三将,肯定随行,但牧佳还是有所担忧,更是眉头紧皱,猜不透郭嘉的计谋到底如何?

  “太守,张泛便出自马邑,马邑张姓乃是大族,若是张家从中策应,取马邑可如举手之间。”见到郭缊也迷惑,身边的王晨微微一笑,冲着郭缊提醒道。

  “呃,我还真忘了马邑张家。可是聂那张泛是张辽的亲人吧?”

  “依臣下的猜测,正是。”

  “我去,早知道我就去看看了,哼,可恨的郭嘉,干嘛要把我留在这里啊?他是故意的气我,一定是这样。”

  牧佳气的嘴一嘟,心中对于郭嘉更是觉得可恨,不过这想法也就是想想,也知道自己在这里的重要性。再想到五千兵士,将会在自己的率领冲锋陷阵,一时间大感良好,对于张辽也不在意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