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第30章 警花和丈母娘一起来

作者:边塞之翁书名:女总裁的特种保安 类别:都市言情更新时间:2016/12/28 00:49:28字数:3470
  郑小虎的话音刚落,另外三个小弟直接吓了一跳,江成也是诧异的看着郑小虎,心说你小子心挺狠啊!

  赵生眼神恐惧的看着郑小虎哆嗦道:“虎哥,那,那可是杀人啊!”

  郑小虎双目瞪着赵生:“你怕什么,到时候直接拿个袋子,用水泥一封,往大江里一扔,谁他妈知道,警察永远也别想查出来!”

  江成想了想,转身走到毛四身边,伸脚揣了他几下:“行了,别装了,我知道你醒着。”

  毛四被江成一说,忙一个骨碌就爬了起来,跪在地上哭丧着说道:“各位哥哥,各位爷爷,我求求你们千万别杀我。”说完便不停的磕头。

  江成制止了毛四的磕头:“好了,你也听到我兄弟说的话了,我现在给你个建议,如果你不听的话,我就叫我兄弟们准备水泥和袋子,你明白么?”

  毛四一听有活路,忙点头如捣蒜般的答应道:“明白,明白,不管什么条件,我都答应。”

  江成一把提起毛四的身体看着他:“我现在放你走,你马上去公安局自首,说是你放火烧的我的酒吧,事后心生愧疚,很害怕,于是主动找到我,并把自己的酒吧和车转给了我们当做赔偿,而且我们并没有对你做过任何出格的事,你看怎么样?”

  毛四听后心说这是要自己去坐牢啊,纵火烧人酒吧可不是小事,没个三五年甭想出来。

  想到这他苦着脸看着江成:“大哥,我这样去告诉警察,说我自首,他们会信么?”

  江成听完后马上就变了脸:“警察信不信我不知道,我只知道如果你不这样做的话,我就叫弟兄们去准备水泥袋子,正好那边就是工地,找这些东西方便的很啊!”说着便伸手指了指不远处一栋停工的大楼。

  毛四一听这话脸色马上就变了,立马就又跪在了地上,不停的磕头求饶:“别,哥哥,爷爷们,我这就去找警察自首,所有的事都是我弄出来的,伤也是我自己不小心摔的,酒吧和车子是我自愿赔你的,我求求你们千万不要杀我。”

  毛四心里想到:坐牢总比没命的好,不过是纵火而已,自己先去自首争取宽大处理,然后再找朋友操作一下,不用几年就能出来了,到时候又是一条好汉!

  江成看吓唬的差不多了,踢了毛四一脚:“带着你的女人滚吧!”

  毛四听了江成这话忙又一个骨碌就站了起来,扶着那个已经被吓的面无人色的二奶走了,刚刚两人躺在地上听到郑小虎想杀他们灭口,尿都吓出来了,直接尿在裤子上,这会被江风一吹,空气中弥漫着一股刺鼻的尿骚味。

  郑小虎看着毛四两人远去的背影,捂着鼻子朝江成说道:“大哥,为什么不做了他们,万一他要是反悔向警察告密怎么办?”

  江成看着郑小虎:“小虎,咱们如果真这样做的话那就真的是犯罪了,敲诈勒索搞好点还能出来,要是杀了毛四和这女的,就算是警察当时不知道,但总有一天会查清楚的,要知道纸是不可能包住火的!

  等警察发现了,找到你把你抓起来,那你就铁定要吃花生子,到时候你父母怎么办?你想过没有,为了一个社会渣仔而丢了自己的卿卿性命,不智!

  再说了,毛四他又不傻,只要他想活命,就一定不会告密的,你们就放心吧!”说完他便独自往马路上走去。

  郑小虎赵生四人看着江成的背影,不约而同的冒出一个想法:老大真的太厉害了,身手好,一个人能打几十个,又讲义气,郑小虎欠二十万高利贷,他二话不说就想办法拿了出来,而且这次还把毛四吃的死死的,敲诈了他还不用担心有麻烦。总之就是一个字:牛。

  郑小虎想着江成的话,心里想:如果没有老大在,在酒吧被烧以后自己会怎么办呢?也许自己可能会带着把开山刀去和毛四拼命,然后杀了毛四或自己被毛四反杀,但不管是哪种结果,自己都没有好下场,还是老大牛逼,几下就搞定了毛四,搞到了他的酒吧又拿了钱和车,还不用担心被警察抓。老大真牛!

  四人看见江成上了马路拦了出租车,忙从呆滞中反应过来一把追了上去…

  ……

  江成在村子巷口和郑小虎几人告了别,约定明天去银行取钱,顺便把毛四的车弄出来,自从上次宝马车被张强弄回去以后,江成出门都是打的,交通很不方便,想想毛四收拾完了就该轮到张强了!嗯,还有那个打了自己老爹的胖子,医药费都还没送来呢,什么时候也要再去一趟好好敲打敲打。

  转过弯正准备进家门口,发现门前停着一辆哈弗h6的警车,江成仔细一看:这不刚刚王雪开的那车么!

  江成愣了一下就反应过来了:肯定是王雪发现自己带走了毛四,这会过来家里拿人了。不过现在他可不怕,毛四那已经搞定了,就算王雪现在来抓他也不用怕了,想着这江成便直接大踏步的推开了自己院门。

  站在门口发现院子里还真不少人,有自己的父母,李诗雅,王雪和一名警察,还一个和李诗雅长的有几分面相的中年妇女。

  不过此时那妇女的脸色并不太好看,李诗雅也是满脸的愁色,老爸则蹲在地上不停的抽着烟,老妈也是在不停的抹泪,王雪和那名警察则面无表情的坐在凳子上。

  江成刚一进院,首先反应过来的就是李诗雅,只听得她大喊一声:“江成,快跑,警察要抓你,快跑啊!”

  老爸老妈也是跟着喊出了要江成快跑,王雪的反应更快,不过此刻想跑也来不及了,后面马上就有两位民警挡住了他的退路,再说江成此刻也没有逃跑的必要了,他笑了笑进了院子。

  “王警官,你怎么来我家了啊!该不会是来探望我们这个贫困户送温暖的吧?不过好像送温暖这种事好像不是你们公安局负责的哦!难道你是来关照我这个退伍军人的么!”

  王雪没有理会江成的笑话,面无表情的朝江成说道:“我问你,刚才带走毛智辉的人是不是你?”

  江成装作一头雾水的问道:“毛智辉是谁啊?我不认识他啊!”

  王雪被他的狡辩差点给气结,平息了一下呼吸继续说道:“毛智辉就是毛四,我问你,你到底把他带哪去了?别跟我说你不知道,我亲眼看见你个几个人扛着他出了小区,你这种行为涉嫌绑架知道么?。”

  江成继续狡辩道:“那个毛四现在我也不知道在哪,至于你看到我扛着他出了小区,请问你有证据么?再说了,毛四他纵火烧了酒吧,也许这会毛四已经去自首,或者被你们警察抓住了正在公安局喝茶呢!”

  说完他便不在理会王雪,走到了老妈面前蹲着身子问道:“妈,你这是怎么了?谁欺负了你了,跟儿子说,我给您出气去!”

  老妈看着江成没有说话,只是用眼神瞟了瞟了李诗雅和她身边的妇女。江成一看便明白了,搞不好就是那中年妇女整的自己母亲的哭的。

  …………

  李诗雅今天看着江成已经能够下地活动了,本来心情挺好的,可是江成接了个电话就急匆匆的出了家门,害得她担心的要死。

  本想在江家帮做好饭等着江成回家吃饭,可是江成还没回来,她妈到是来了。

  陈招娣最近发现女儿天天往外跑,而且每天都到晚上很晚才回来,还以为是不是工作忙,可是到医院打听才知道女儿根本没有去上班,医院的同事们还说女儿交了个什么男朋友,前几天男朋友受伤了,她也就请假回去照顾男朋友去了。

  这消息让陈招娣很是不高兴,心里对着突然冒出来的男朋友很少纳闷,心想到底是谁勾走了自己女儿的心。回到家里一打听才知道原来是江家的那个小混子,想不到他居然从部队回家了,陈招娣可是知道自己女儿和江家那小子在读书时就搞过早恋的,很是反对他们在一起,所以今天班也不上,气势汹汹的来江家问罪了!
上一章   返回目录   下一章
章节报错